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按照诗歌行事,向永恒的春天逃避   

2016-03-31 12:44: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环球人物》 杂志专栏)

就像农业重金属往往成为热门彩铃一样,矫情句子也会插上翅膀,飞入我们眼眶。“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这段近来走红的歌词,来自高晓松,一个洒水车样的视频演讲者,一个如用了大半的肥皂般被磨掉棱角的艺术家。


歌手周云蓬按住高晓松的鼻子就打:“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歌者的苟且。心灵鸡汤押上韵,主语换上少年青年老年,就可以唱三段了……歌曲最终还是很诚实的,就是苟且。”


周云蓬的批评可以成立,但还不到位。我曾经读到克莱斯特的诗句,与前引歌词略有相似之处,但不知道比它高到哪里去了:“一下子擦干了这些纯洁的眼泪,真正的人一定要远远离开人类!”


克莱斯特的诗句,即使不能说是正确的,也仍是动人的,因为它新奇而真诚。高晓松这歌却让我反感,因为它充斥着将现实与诗截然分开的矫情,不入流的沾沾自喜,莫名其妙的居高临下,还有轻飘飘的犬儒姿态(当代语义上的犬儒,非古希腊犬儒)。


被优越感爆棚者视作的苟且,有时却恰好就是诗的来源。我最近读到一则新闻,说一个男子大白天坐在高速路中间发呆,直到被警察带离。男子称,自己曾经整日生活在机器轰鸣中,如今失业了,突然怀念从前,就来到高速路中,想感受下久违的轰鸣。


赫士列特说,人是诗的动物。我们之中有许多人不研究诗歌原理,却终生按照它行事。坐在高速公路中的打工者,那一刻就是按照诗歌来行事。


人为什么会按照诗歌来行事?因为他洋溢着不得不表达的思想、回忆及情感,这些均关乎现实。我们为了一朵凋谢的花、一颗星或者一个陷阱、一条杂草丛生的老街、一颗头颅样被砍掉的太阳而成为诗人,为了在我们内心中若隐若现的故人、那些粉碎了命运或被命运粉碎的人而成为诗人,也为了淤血般诅咒暴君灭亡的人、野狼样啃吃世间不公平与忧伤的人而成为诗人。


成为诗人,按照诗歌行事,我们就活在我们创造的世界里,而这个世界与现实仍保持着若即若离又千丝万缕的关系。


眼前苟且与美好远方,同是诗人踏足之处。眼前苟且的根源,不是人们小市民,而是利维坦的阴影无所不在。不能正视苟且的根源,诗就是伪作,远方也只是塞壬幻境。使命要求我们不仅快乐,还要自我发展;诗与远方是自我发展的结果,而非起因。只有自由,更准确地说,政治自由,才是我们最有力、最有效的自我发展的手段。


贡斯当在著名演讲《古代人与现代人的自由》中说:“古代自由的危险在于,由于人们仅仅考虑维护他们在社会权力中的份额,他们可能轻视个人权利与享受的价值。现代自由的危险在于,由于我们沉湎于享受个人的独立以及追求各自的利益,我们可能过分容易地放弃分享政治权力的权利”。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既没有完全的古代自由,也没有充分的现代自由,却在同时提防古代自由与现代自由的危险,这与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有何区别?不从眼前的苟且中争自由,而欲遁往诗与远方,这与掩耳盗铃者有何不同?


“诗歌在风暴中冒险,正因为如此,它才更美、更强有力。当我们以某种方式来感受诗歌的时候,我们情愿它居于山巅和废墟之上,屹立于雪崩之中,筑巢在狂风里,而不愿它向永恒的春天逃避”。雨果《<秋叶集>序》中的这段话准确而优美,我愿以此结束拙文。

  评论这张
 
阅读(5699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