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再见,再也不见   

2015-12-29 19:23:26|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皮娃有个口头禅:再见,再也不见咯。


他是在跟再见赌气。当他不愿离别却又不得不离别时,就会这么说。


而我的好朋友雷蒙·钱德勒则说,告别就是死亡一点点,因为告别让人发生损毁。


现在,我也要告诉大家,石无忌惮视频版,就要跟朋友们再见咯。


不过音频还在,不听不散。


石无忌惮视频至今共做了四个系列:第一个是空军抗战系列(全二集),很简单,中共当时没有空军,讲空军抗战,横店神迹对我无可奈何。第二个是日本战后复兴系列(全三集),讲这个与我们有千丝万缕关系的邻居,如何拥抱战败,完成现代政治、经济与社会转型。第三个是极简台湾史系列(全六集),从晚明讲到1990年代初,看亚细亚孤儿如何开出自由与繁荣之花。第四个就是晚明风月系列(全五集),看美人名士如何在大时代中跌落尘埃。


今天所推荐的,是晚明系列最后一集。这一集之后,石无忌惮视频将暂停。能否复出?何时复出?尚未知。


晚明风月最盛时,也是知识分子相对最自由时。东林、复社、几社等,以结社形式来完成对集权皇权的分权;书籍出版也异常发达,除了诗文集外,各类疏奏(包括留中不发,也就是不能公开的“国家机密”的疏奏)也结集出版;言论自由在晚明也为皇权时代一个顶峰,当时唤作言路,所谓“内阁所是,外论必以为非;内阁所非,外论必以为是”,也即对政府保持永远的警惕,并且对其进行自由大胆的批评。


可是到了清初,顺治九年清廷在天下府学前立卧碑,明令“军民一切利病,不许生员上书陈言;生员不许纠党多人立盟结社;所作文字不许妄行刊刻。”不许你妄议中央,不许你组党结社,不许你私刻文字,冻结了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出版自由这三大自由。


晚明士人,在鼎革之际,都必须面临一个重大问题:与新政权合作,还是不合作?不合作,则是当遗民独善其身,还是投身反抗运动?与名妓交好的名士,大多选择了合作。柳如是的钱谦益、顾媚的龚鼎孳、李香君的侯方域、卞玉京的吴梅村、寇白门的朱国弼,均降清。降清后他们也纠结,像侯方域就将自己的住所题为“壮悔堂”。只有与陈圆圆、董小宛交好的冒辟疆,保持遗民身份,征山林隐逸及博学鸿词均不就。至于与马湘兰交好的王百谷,死得早,倒是没面临抉择问题。


在明清鼎革之后,不论合作还是不合作,知识分子都难逃整风、洗澡运动。清初三大案:通海案、奏销案、科场案,均主要针对前朝士大夫。


通海案是防止你联合海外势力反攻大陆,涉通海案往往遭重刑,犹如今日的煽动颠覆或颠覆罪。


奏销案则是打击士绅。明代江南士绅常常联合起来抗税或争取免税,朝廷一般也容忍。彼此相安无事。但到了清初,由于新政权各种战争经费、基建费用,必须向富庶江南下手。而江南士绅还想和明代一样,少交甚至不交,那清廷就不客气了。从顺治十八年直到康熙初期,大搞奏销案,就是说历年拖欠的钱粮赋税,你都必须给我交过来,由此也展开了对前朝知识分子和有功名士绅的镇压。这镇压是很严厉的,所谓“探花不值一文钱”的故事,即可见一斑。


科场案则是对试图进入新政权体制内的知识分子的一个规训,有点近似于反右,但途径不同。科场案是利用严惩科考舞弊来震慑士子,你到我碗里来,你就得听我的!羞辱、迫害乃至镇压知识分子,是不少政权在建政初期都爱干的事情,从秦始皇焚书坑儒,到明太祖文字狱,到清初三大案及康雍乾三朝文字狱,还有1950年代的若干运动,莫不如是。


还是回到晚明风月谈吧,除了勾勒明清鼎革变迁,更主要还是讲述大时代下那些传奇女性的故事。重点是陈圆圆、董小宛、顾媚、柳如是四人。她们的故事广为流传,但以讹传讹的太多,我很花费了些心力,力求还原她们真实的历史人生。而通过这些传奇女性的故事,“江山有代谢”(孟浩然)、“世代如落叶”(荷马)的历史感也油然而生。用余怀的那段锦绣文字来收尾是再好不过了:


“鼎革以来,时移物换;十年旧梦,依约扬州。一片欢场,鞠为茂草:红牙碧串,妙舞清歌,不可得而闻也;洞房绮疏,湘帘绣幕,不可得而见也;名花瑶草,锦瑟犀毗,不可得而赏也。间亦过之,蒿藜满眼,楼馆劫灰,美人尘土,盛衰感慨,岂复有过此者乎!”


大到海桑陵谷、历史变迁,小到人的一生,莫不有繁花似锦、烈火烹油的时分,也莫不有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时分。我们也许会想,如果能一直停留在繁花烈火之际,该多好!可是美的本质就是消逝。世界一直去,时间总是不肯停留,空间总是不可等候,这就是存在与虚无的悲剧所在。


不过,我一直很喜欢维特根斯坦的一段话,他说,如果我们不把永恒视作时间的无限延续,而是视作无时间性,那么此刻活着的我们,也就永远活着。


按照这个说法,此刻在看石无忌惮的朋友,也就永远在看着。哈哈。


感谢各位收看本期石无忌惮,88咯~~~~~~~


  评论这张
 
阅读(881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