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人体器官可以合法交易吗?  

2012-06-02 09:03:32|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石男 南方都市报个论专栏)


【我的主要观点:1、器官黑市交易必须打击;2、器官供需不足,就让病人等着,或通过加强信息中介和公益宣传等方式促进器官捐赠事业;3、器官买卖合法会鼓励器官交易。更多人被器官中介蛊惑,躺上手术台;4、合法化后,杀人或迫人取器官的犯罪行为更加猖獗,因为出售器官更加容易,而中国的执法监管者常又只是睡狮;5、器官交易有悖伦理,人是目的而非工具。


(小结见长围脖图片)


人体器官可以合法交易吗? - 宋石男 -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20125月,腾讯拍客山姆哥以卖肾者身份卧底杭州一非法肾源供养基地,记录下接头、体检、配型全过程。该“卖肾车间”的网络渗透全国,如流水线般高效运转。一颗肾的国内行价为3.5万元。

据报道,全国每年有近100万名依靠透析维持生命的肾病患者,但过去一年,国内合法的肾移植手术不足4000例。巨大供需缺口导致地下卖肾中介兴起,搭建非法网络,从中牟取暴利。

“卖肾车间”曝光后,人体器官交易是否可以合法,成为热门议题。其实,不止是中国,在全世界范围内,器官捐赠与器官移植之间都存在巨大缺口。研究者指出,2007年,全球有数百万人在痛苦中等待肾脏移植手术,但只有6.5万人可以遂愿。

鉴于此,十几年间关于器官交易合法化的呼声从未停息。美国学者格雷戈尔在不久前一篇专栏中说,“为什么器官买卖是非法的?我们通常会对血液、精子和卵子的捐献者和参加医疗试验的志愿者给予报酬,为什么对待器官就不能一视同仁呢”?他的结论是,“真正的人道应该允许人们自由保留或给出他们的器官,尤其事关生死——就算是为了金钱。千千万万的生命可以因此而被挽救。对公民自由的尊重才是最好的人道主义”。

格雷戈尔的意见并非不值一哂。器官交易合法化可以讨论,立法者也可以谨慎予以考虑。但合法化的充要条件是:供体真正自愿、风险充分告知且可控、伦理上不存在问题。可现实情况往往处于两难境地,一端是卖肾者的残破人生,一端是等待换肾者的垂危生命。不少人并非自愿卖肾,而是被生活胁迫或为他人引诱。卖肾可能是一根救命稻草,但更可能是一条不归路。

事实上,器官交易合法化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存在激烈争议,面临法律和伦理的双重挑战。在欧美,呼吁器官交易合法的声音存在很久,但大多数国家始终未予立法,因为立法必须综合考量各种因素,尤其是它可能导致的社会后果,譬如说,立法支持器官交易,可能会变相鼓励穷人出卖自己的器官。兰德式自由派认为只要合法化、市场化,器官交易就会比现在好,这是无法实证的一种逻辑推演。然而生活和社会的复杂性,远远超过简单的逻辑推演。休谟也早说过,“逻辑不能到达任何实在之物。我们接受这个现实世界,仅仅是出于一种信仰。”

兰德式自由派一厢情愿地以为,有法文保障的自由市场可以解决器官供需难题,可他们不明白(或是不肯承认),法律需要考虑伦理,自由也可能带来伤害——在实质法治尚未建立的中国,这种可能性被放得更大:越来越多的人被器官中介蛊惑,躺上手术台;器官移植市场的真相只是劫贫济富;杀人或迫人取器官的犯罪行为更加猖獗,因为出售器官更加容易,而执法监管者又常常只是睡狮一样的存在。

等待换肾者的健康和生命应该重视,但卖肾者的健康和生命难道就可以轻视?只因为后者更穷更贱?或是他们所谓的自愿?要知道,这种自愿,很多时候只是被诱、被骗或被迫。卖肾者面临的现实和潜在风险极大,而所获却又甚微。

一种惯常的自由主义说法是,你不能替他人考虑幸福,你必须给他们自由,他们可以理性决策,他们对自己的幸福最在行。可是,这种观点难道不是已经在替他人考虑幸福了吗?如果放弃考量人性的弱点、理性的局限、自由的重负,那么这种自由主义理念,只是天真的纸上谈兵,除了炫耀自由的立场外,又有多少现实意义呢?  

实际上,器官自由交易与“自愿为奴”在本质上很相似。诺齐克替“自愿为奴”辩护说,它意味着“任何个人都可以通过缔约建立对自己的任何约束,所以也就可以用这一自愿结构缔约使自己摆脱它”。如果诺齐克的说法成立,那么人们可以用同样的理由为器官自由交易辩护。可是,我们不但在情感上不能接受“自愿为奴”,在理性上也得拒绝“自愿为奴”。关键在于,“自愿为奴”虽不违背自由契约原则,却违背以康德的绝对命令为源头的自由主义原则——奴隶只是主人的工具,不是与主人平等的人。

某种意义上,自愿出卖器官的人,也只是他人的工具,而不是与之平等的人。有论者将肾脏买卖双方称为“商品化亲属”关系。买方对售卖肾脏的穷人心存感激,却不会同情他们的处境,付款后即与之再无关联。道理很简单,如果你从市场上购买了一个产品,那么它仅仅是件商品而已。即便它拯救了你的生命,依然只是一件商品。捐赠则不同,它建立在个人利他心之上,捐者与受者之间是一种善的伦理关系,而且你很难证明这种善是伪善。

进言之,禁止器官交易,实质上禁的不是卖,而是买。极端点说,“人可以卖器官,但是你必须亲自割下器官,因为他人无权割下你健康的器官,即使得到你的许可(因为社会不许可);器官的买卖是无效交易:你承认器官是身体的一部分,才能对它拥有所有权和出售权,但他人无权拥有你身体的一部分,这相当于奴役你。社会不禁止你自愿被奴役,但禁止他人奴役另一个人。因此,器官移植的前提,只能是供体死去并且事先声明死后捐赠,或者出于利他之心而在生前无偿捐赠。”(引言来自 @星河舰队 )

或有人要说,问题总要解决,现实情况是,捐赠无法满足需求,那些需要器官移植的人就只能等死或忍受病痛折磨吗?我的回答是:也许只能如此。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解决,更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用一揽子方案立即解决,如果这么做,只是在计划建立一种早被波普尔批驳得体无完肤的“乌托邦社会工程”。就器官移植问题而言,打击残酷的黑市交易势在必行,但试图以交易合法化来解决这个问题,却很可能是“莽撞的善良”和“抽象的聪明”。

如果我们承认生命无价,就必须承认无法再生的人体器官无价,因为它是生命不可分割的组成。我们应当考虑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的利益,但不能将之置于出卖器官的人的利益之上。极端点说,你不能杀一个人来救另一个人。在目前的情况下,人体器官交易不宜合法,我们只能倡导和鼓励个人基于利他动机的捐赠行为(全美接受器官捐赠的等候名单上每年排了大约 8 万人,可用的肾脏只有 2 万个,缺口仍不小,但比例远低于中国,就是因为其捐赠事业相对发达),或者期待医学进步,人造可替代器官(并非克隆器官)有朝一日出现。


【附录】
 
1、自由市场当然是好东西,但不是总能排序第一:1,西方禁止器官交易,主要是宗教原因、伦理问题与保守主义立场。2,在中国,我们更不能支持器官交易合法,一是伦理问题,二是现实政治——一合法,政府必然垄断交易。一些人呼喊的自由市场,决不可能出现。
 

 
 2、答邓新华
人体器官可以合法交易吗? - 宋石男 -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评论这张
 
阅读(33144)| 评论(1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