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在吊桥上  

2011-06-07 08:36:3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石男 看天下专栏 5月28日出街)


五通桥有过很多座桥。

灯笼架子桥像游侠腕上燃烧的手链;老石拱桥配得上任何一个董源、巨然;旧虹桥也许是美人不小心落下的一道微笑;吊桥悬着两岸青山对茫溪河的向往;浮桥吞下40条小舟,成为穿过水心的百姓的仆人。

如今它们都不再是老模样。不合时宜的灯笼架子桥在上世纪50年代被拆毁;老石拱桥老死了,代替它的是一条平直石桥;旧虹桥的残片,三五成群,静静停在河心;浮桥死于1998年特大洪水,近年重建。吊桥2001年因“危害公共安全”被干掉,至今人们走过旧址,眺望河上,眼里和心里都空空荡荡。

吊桥始建于1968年,悬索斜拉,木板桥面,只供行人和非机动车通过。走上吊桥,晃晃悠悠,像妈妈跟你开玩笑,将你摇来摇去。桥头有朱德老总题字“群英桥”,少年时代我总认为她应该叫“群莺桥”,尤其是读到邱迟的名句之后:“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群莺乱飞”。吊桥特别适合少女行走,桥面晃动得有韵律,走在其上,少女像在跳舞一样。那些漂亮的少女,带着此地山水赋予的灵气,像黄莺,像蝴蝶,像花儿飞过桥面。不过吊桥也有沉甸甸的时候。1990年代有次看龙舟会,我行上吊桥,被包裹在数百人的洪流中,身不由己往前涌动。因负重太多,吊桥中部狠狠下沉,若远望去,像是巨大的耐克标志。那是我第一次在吊桥上觉得恐惧,担心它断掉,我摔到河里,不是淹死,却是被另外掉下来的胖子砸死。

当然,吊桥带给我的记忆主要不是恐惧,而是欢乐。读高中时,我们几个兄弟伙跟一个小混混在吊桥上打架。我们拦住他刚要揍他,谁知道他从挎包里拔出砍刀来就砍我们,有一刀差点砍到我,刀锋掠过面门,擦着肩头,砍在空中,把空气砍出“霍”的一声。我吓坏了,赶紧开跑。有兄弟伙比我勇敢,抽下皮带跟他对打,还令人惊喜地打掉了他的砍刀。这下子我就赶紧往回跑,几个人七手八脚把他按住,捏紧皮橐,照着他脑袋猛击。忽然他捂住左眼,乱叫不停:“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然后在地上到处摸索。我们惊呆了,以为把他打瞎了,仔细一看,却原来他是独眼,假眼被我们打出来,滚不知道哪里去了。我们放开他,帮着在桥上找眼睛,找半天都没找到,可能是漏过木板缝隙,掉河里了。我们只好自认倒霉,每人凑了些钱,赔他去买只新的眼睛。

这只是吊桥的小插曲,不是主旋律。吊桥的主旋律是跳水。这里曾是跳水者的天堂,一到夏日傍晚,精赤着上身的青少年,三三两两来到吊桥,爬上栏杆,有些人朴实无华地跳下去,有些家伙还要掺点“花子”,转两圈再跳,或者高高鱼跃而起,急速俯冲扑下,斜着身子如匕首样劈开水面。

这里水性好的人太多了,五通桥也有全国“游泳之乡”之称。乡人认定,全国有七大“游泳之乡”,五通桥正是其中之一。我用谷歌一搜,才发现这是过去式。五通桥连续入选前七届,但最新的第八届有19家,五通桥不在其中。我将这看成是吊桥的报复。没了吊桥的五通桥,没了跳水的平台,也没了人与水亲密的灵肉相溶。

关于跳水,我认识一个大人物,是我初中同学,叫秋桃。上世纪90年代初,她在当地体校练跳水,后来进了省队,再后又进了国家二队,《乐山日报》还兴高采烈地发过消息。秋桃的眉眼我已不大能想起,只记得她秀气干净,笑起来嘴是扁的,最厉害的是有双笔直、劲道、光滑的长腿。跳水的姑娘,似乎腿都修长,这样在空中才能划出美妙的弧线。腿短的姑娘只能做其他体育项目,如果邓亚萍去跳水,肯定是一场悲剧。

秋桃的仰慕者不少,有两个最死心塌地,小马和小洪。直到秋桃选进省队,不在五通桥了,他俩还继续争风吃醋,甚至决斗。

不是文斗,也不是武斗,是秀斗——用秀来决斗。夏日黄昏,小马、小洪相约去吊桥比跳水,谁跳得好,谁就可以继续追求秋桃,跳得差的则自动放弃,滚出爱情斗兽场。评委团由几个女同学组成,她们会像欣赏劲霸男装一样欣赏这场秀斗。

小马先跳,传统体位——炸弹式,头上脚下,但是略有新意——从吊桥往下跳的瞬间,他收起两脚在半空中来了个梯云纵,接着才老实巴交地放好双腿,垂直入水,插得水花乱溅。

小洪后跳,一离开吊桥的边沿女生就开始尖叫,因为他竟然选择了花式跳水,两手往前一扑,头下脚上直奔水面。半空中受风力影响,姿势出现偏差,他的手开始上扬而脚开始回落。入水瞬间,他基本是平端着身子砸下去的。“嘭”的一声,并不响亮,有点儿闷,就像茫溪河捂着鼻子的叹息。叹息声中,水花四向飙落,它们是被入水瞬间小洪的肝胆肺腑击散的。

人们奔下吊桥,小洪已游上岸,站在那发呆。有女生问:“你有没事,要不要上医院”?小洪却只问,“你们说谁跳得更好”?“你,当然是你”。小洪一听笑了,跟着就吐了口血,事实上不是吐,而是半喷,和着水汽,在夕阳的照耀下,那些血丝如初恋般纯洁,如理想般强大。


【延伸阅读】



一生(点击可入)


五小中年饮酒记(点击可入)


盐厂那些事儿(点击可入)


小镇林黛玉之死(点击可入)


关心政治的魏伯伦(点击可入)


在浮桥上(点击可入)


王浩儿码头风云(点击可入)


救命(母亲)(点击可入)


官大脑壳(点击可入)


大黄桷树(点击可入)

电影最残忍(点击可入)

消失的名伶(点击可入)

蓝线客(点击可入)




  评论这张
 
阅读(1957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