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残酷时代的隐逸力量  

2011-05-10 11:57:4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宋石男 刊于《南方航空》)


莎士比亚说,人生如痴人说梦,充满着喧哗与躁动。在今天,情况也许还要更糟一点,人生不止充满着喧哗与躁动,还有绝望与暴戾。人们在咆哮中宣泄,在孤独中自焚,用肉身塞住车轮,用石头将罪人砸得血淋淋,而扔石头的人,谁又能说自己是无罪的?

在这个残酷的时代,我们要么变得冲动、易怒,好走极端,要么变得冷漠、犬儒、麻木不仁。难道就没有第三条道路吗?不,我们需要找到这么一条路,在这条路上,我们可以直立行走,彼此分享分担。人的生命无法复制也无法替代,人一旦降临世间就注定要有一段奇遇,创造一些不大不小的奇迹。作为普通人,我们应强调也应坚信,我们有这么一份权利,享受现实的而非纸上的有尊严的生活,用一种闪耀着人性光亮的尽可能完满的方式享受人生:遇到过美好的人,做过美好的事,去过美好的地方,也抵抗或至少反对过让这一切不那么美好的邪恶。

这一切不应该是在痛苦的状态下完成,处在今世,人很容易充满愤怒,也因而悲观失望。但仅仅愤怒是没有用的,愤怒如果缺乏理性支撑,只能通向戾气。悲观就更等而下之,在今日中国,悲观是一种缺德。失望亦然。失望只能制造更多的失望,就如暴力只能制造更多的暴力。在这种时候,回头看看历史上处于黑暗时期的人是怎么做的,或会有些许帮助。

中国历史上,凡黑暗时期,则隐逸大行其道,不论是战国隐士、魏晋文士、中晚唐逸士还是南宋、明末两代遗民。隐逸哲学可上溯到中国思想的发生期。儒家说“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用之则行,舍之则藏”,“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已经暗藏隐逸哲学。当然庄子更进一步,孔子甚至老子都有强烈的帝王师倾向,只有庄子舍弃得彻底。庄子说“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热”,“于无何有之乡,广莫之野,彷徨乎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可说是中国两千多年来隐逸传统的最纯粹之音。由此出发,则有两大类隐逸,一类是消极的隐逸,如竹林七贤中穷途痛哭的阮籍,一类是积极的隐逸,其中又分两种,一种是反抗的隐逸,如与阮籍齐名的临刑犹奏广陵散的嵇康,一种是争上游的隐逸,如南朝梁代的山中宰相陶弘景、唐代的终南捷径卢藏用。对上述两大类隐逸,中国人又有句老话概括:“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这一语道破隐逸的本质:独善其身隐于野只是小隐,万人如海一身藏隐于市只是中隐,大的隐士,不一定在庙堂,但始终有对庙堂的期许或反抗。

不过,大隐隐于朝的主线,在中国并没有那么清晰,反而是在西方隐逸中跳脱而出。

19世纪的美国作家梭罗,在瓦尔登湖隐居而闻名。我曾去过他的故居,见到了那三把椅子,当时有种不可言说的感动,因为我记得他在《瓦尔登湖》中的话:“我屋里有三把椅子,一把为独处,两把为友情,三把为交往”。隐逸的力量,在梭罗这里却是交往的力量。这看上去矛盾,其实不然,因为只有孤独的人,才能找到内心的纯粹安宁,在此之上,才有超越世俗功利、觥筹交错的自由交往。更重要的是,梭罗在交往中发明或传承了一种叫“公民不服从”的东西。因为不能苟同支持奴隶制的政府,梭罗在隐居中拒绝交税,因此短暂入狱,后来他姑妈代他交税才得以出狱。梭罗因此意识到,如果可以唤起大众,引起足够多的人效仿,以非暴力的形式反抗不义的法律,那政府机器——法庭和监狱——就会因人满为患而瘫痪。后来的甘地和路德·金证明了梭罗所揭示的非暴力不合作,是可行和有效的。直到今天,梭罗那段话听起来仍掷地有声、引人共鸣:“除非国家能够承认个人是独立于它的,比它拥有更高的权力,承认它的权力与权威都是来自个人,并因此以相应的态度对待他们,否则,这个国家永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与开明”。

关于隐逸的力量,19世纪隐居撒哈拉沙漠的法国思想家富科尔表达得更加完整。富科尔在沙漠隐居多年,最后却为了保护当地农民而修筑抵抗赛努西军队的要塞,并因此被射杀。他修筑要塞是向武力者关门,却是向弱者打开大门。他说,隐士不只不应该筑起藩篱,让外面的世界无法侵入,反而应该勇于突破藩篱,为增进自己与外在世界的相互理解而努力。这段动人的话在真正有力量的隐逸们中当可得到共鸣。1960年代,放浪形骸、离经叛道的生活方式在西方甚嚣尘上,法国思想者莫顿却在隐居中发出警告:人的自由,并非单单通过抛开一切约束和社会责任、生活在离群与自恋中就可以获得,相反,这样做只能让人类发挥自由和实现真我的能力受到完全的破坏。他将自己的隐士生活称作“一种反抗”,因为“在我森林的屋子里,我反抗战争,反抗一切”。他渴望与世隔绝,潜心于自己真正想做且应该做的事,但他也承诺,“在有必要的时候,我会从那里出来,帮助别人”,正如他的前辈圣安东尼,后者隐居沙漠20年后重回世界,帮助那些需要他的人;又好比帕拉马斯的格拉高利,他大部分人生在孤独中度过,但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却重回城市,出任塞萨洛尼基的大主教,为对抗社会的不义而战斗。

一棵树能够献上最大的荣耀,就是活得像一棵树。以一棵树的角度指向天空,就是隐逸的力量。如果一定要分解,可以用两个元素概括隐逸的力量:羞耻感与正义感——羞耻感让他们无为,正义感让他们无不为。请允许我用一个精妙的古希腊神话来结束此文吧:宙斯派赫尔墨斯将两件礼物带给人类:一件是羞耻感,一件是正义感。赫尔墨斯问宙斯,是否应该将这两件礼物只分配给其中一些人,就像木匠或商人的才能一样?宙斯的回答是不,因为一个社会只需要一部分人是木匠或商人,但却需要每个人都有羞耻感和正义感,否则这个社会注定是维持不下去的。因此,应该把羞耻感和正义感分配给所有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9961)|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