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富姑娘、穷姑娘,爱美没商量  

2010-05-27 12:27:28|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都风尚周报专栏 宋石男)

 

十几年前,我读到《简·爱》中的一段话,至今难忘:“你以为,因为我穷、低微、不美、矮小,我就没有灵魂没有心么?你想错了!我的灵魂跟你的一样,我的心也跟你的完全一样!要是上帝赐我财富和美貌,我一定要让你难以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以离开你。我现在与你说话,是我的精神与你的精神说话,就像我们两个都经历了坟墓,站在上帝脚跟前,是平等的,因为我们是平等的。

 

在我看来,最能体现平等的行为之一,就是女子对美的追求。无论贫穷还是富贵,无论天生丽质还是粗头乱服,都不能阻挡女子与美的伟大友谊。下面,我就讲讲明代女子的妆容故事。

 

明代女子以细眉为美,颇近时下习气。当时有风流客作《新编百妓评品》(差不多相当于嫖妓指南),记述了一个浓眉之妓,她“春山两座如屏障”,结果“刀剃了又长,线界了又长,萋萋芳草”。什么意思呢?就是说那个妓女眉毛太浓,不断要用刀剃,用线绞,否则就要被看成是眉骨上长了一堆乱草,生意也会凄凉如荒野。

 

明代的富家女,常有专为其服务的修眉师。修眉师不但技艺非凡,手脚温柔如婴儿,伶俐如庖丁,其修眉工具也精巧无匹,有小钳子、小刀、小剪、眉线等,方之现代化妆师的工具亦不多让。明代的穷家女就没那么奢侈了,常得自己来干,用剪刀或手,有时也用粗线。有些穷家女也不修眉,就保持原生态的浓眉大眼,只要神态灼灼,顾盼生辉,同样能赢得村子里壮小伙的欢喜。

 

明代女子也打腮红,比较流行的是“桃花妆”与“酒晕妆”,前者比较淡一点,后者比较浓。脸蛋上若长有麻子,还得弄些“花子”类的装饰以掩盖。这就不比现代,女孩子有点雀斑似乎更生动。当时,南京的长江出产一种名贵的鲥鱼,曾为贡品,其鱼鳞色泽如银,贵妇常贴在脸蛋上作“花子”以掩盖麻子。现在想起还是有点“核突”,死鱼鳞贴脸蛋,冬天还罢了,夏天则很可能会有味道。想想看,你若是情郎,当亲吻意中人脸蛋时,忽然闻到一股不新鲜的鱼腥味,哎哟,要吐那是亵渎,不吐可又不快,真是情何以堪!

 

既然说到腮红,忍不住要介绍一下明代的胭脂种类。李时珍在《本草纲目》“燕脂”一条中,将当时的胭脂分为四种:一种是红蓝花粉染胡粉而成,一种是山燕脂花汁染粉而成,一种是山榴花汁制成,还有一种是紫矿染棉而成。其中第四种乃是上品,第二种也不赖,富家女常用。至于红花和山榴花汁染成的胭脂,就要便宜一些,但也不是每个家庭都能买得起。在明代,山东等地常有人用红花的渣滓制成胭脂,称作“紫粉”,价格很便宜,乡村里买不起正版脂粉的穷姑娘,也可以用它来染红双颊,增添妩媚。

 

明代没有香水,但姑娘们要除掉异味,或者增加香味,也有办法。《本草纲目》“水银”一条中,就记载了明代女子用水银、胡粉等,和上面脂,频繁涂抹以去体味。在明代的同时期,欧洲妇女也喜欢广用水银,不过是拿来治疗梅毒,呵呵。去除体味之外,姑娘们若想香喷喷,主要是使用香囊。实际上,香囊这东西至少在宋代已有了,秦观就有词云:“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而在明代,香囊里常添塞的是兰草,制作者于夏天取下兰草叶子,用酒浸泡后晒干,添些舶来香料,充实在布囊或丝囊中。明末余怀《板桥杂记》曾记,南京秦淮河教坊旧院的市场上常有香囊出售,属于奢侈品系列,好比现在的香奈儿,一般专属富家女。

 

穷家女就无计可香了吗?非也。刘侗《帝京景物略》记载,明代北京城隍庙市上,常能买到一种“香串”,也能香身,不过比香囊便宜多了,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国产香水。城市里的穷姑娘,就常常使用“香串”,以使隔壁小伙子闻到,心襟荡漾。在乡下,穷姑娘们则用勤沐浴来“天然香”。其实,就体味而言,穷姑娘较之富姑娘更有天生优势。前者多不缠足,因此没有裹脚布气味的难堪,又常于山野中享受清风掠过,那山花旷草的美妙味道,自然附体。明代文人笔记中常有惊艳村姑的记载,可见贫穷决不能剥夺女子的艳丽人权。

 

明代的姑娘们也涂红指甲,明末屈大均《广东新语》记载当时歌谣:“指甲花连指甲草,大家染得春笋好”,说的就是女子用凤仙花染指甲的风俗。除了凤仙花,当时常用的还有金凤花,又名“指甲桃”——你看那时的女子真有风情,起个名儿都这么慵懒而生动——叶小如豆,花分四瓣,层层相对,染指甲的效果不让凤仙花。这个就不分贫富,都能享受了。而乡间的穷家女,甚至更有优势——她们的自家院落里,多半就怒放着一丛指甲花,带着朝露摘下,新鲜清香,宛若处子,涂抹于甲,十指葱葱,明亮不可方物。

 

实际上,染指甲的习俗可上溯到唐宋。明代黄一正《事物绀珠》说唐代宫人喜欢用凤仙花染红指甲,没事时常斗艳争奇。宋代周密《癸辛杂志》也记载,北宋汴梁的回回妇人多爱染红指甲。这么看来,染红指甲的习俗或许是从西域传入,也未可知。

 

不过,这些妆容风尚究竟是起于本土还是西域,并不重要,因为天下女子对美的追求是共通的,譬如现在东方的姑娘常追捧西方张扬个性、性感冷艳的妆容,而西方的姑娘,也有不少欣羡东方妆容的纯净、娇羞与神秘。无论什么时代,无论什么地域,我们对美的追求,总会找到共鸣,也总是没有止境。

 

 

  评论这张
 
阅读(42361)|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