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下层人先知西洋人  

2010-01-04 09:46:53|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晶报》专栏)

 

杨天石《晚清史事》,开篇即记第一次鸦片战争的三则故事,堪称奇谈。一是老将杨芳的马桶阵。此人并非废柴,在嘉道间参与平定川、楚白莲教及河南天理教起义,屡建战功。但他内战内行,外战外行,一遇到洋人就不行了。他觉得洋人的坚船利炮是妖术,就要保甲收集大量妇女使用过的马桶,载木筏上,一字排开,欲以克敌。结果自然相当的不美妙。二是浙江道台宋国经,姓宋,怀念宋朝,想到那时有大将狄青披长发、戴青铜面具作战,便派人在市面上糊了几百个纸面具,要自己的飞虎队戴上,准备如果打不死洋人,就把对方吓死。结果自然同样的不美妙。三是吏部尚书奕经,率兵反攻英军,途径杭州在关老爷庙得一签,说虎头人是吉祥物,遂用“五虎”克敌。前四虎是虚的,传统中寅属虎,他就选壬寅年、壬寅月、戌寅日、甲寅时出兵,又找属虎的总兵段永福率其中一路兵马。结果自然还是极不美妙。


由此三则故事,可以看出当时的清朝官僚,无论文武,对洋人的了解都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猪油不但蒙了他们的心,也蒙了他们的眼睛。实际上,此种naive在鸦片战争之前即早深种。且不说乾隆时期英使马戛尔尼与嘉庆时期英使阿美士德因为与清方“无效沟通”而导致的两次倒霉访华经历,就在鸦片战争前夕,涉及洋务的官僚,对西方也是蒙昧如幼童。


民国时期许地山编校的《达衷集》,收录了不少鸦片战争前中英交涉史料,是他在牛津大学留学期间,从该校馆藏的清朝与英国交涉史料中辑录而出。此书既有中英双方的交涉公函,也有私人函件,读来颇有意味。


英国船主胡夏米很有点文化,似乎能读中国传统文集。他对苏松太道在官书中称英人为夷很冒火,致信说:“苏东坡老师曾说,夷狄不可以中国之法治,就像禽兽。现在你丫叫我们夷,是把我们看成禽兽吗?”苏松太道不以为然,回信说:“你哥子情感太细腻了,其实咱们大中华自古都有这说法,南方的叫蛮,东方的叫夷,西方的叫戎,北方的叫狄。这只是习惯,没有种族歧视的意思。舜与文王都是大圣人吧?可孟子老师就叫舜东夷,文王西戎。这不是坏话,是昵称,你丫多疑了。”胡夏米没吃这一套,反驳说:“贵国的老古董们称朝鲜为东夷,但大英国在你们西方,不是啥夷。再说了,大英的属地遍布全世界,在你们东西南北各方皆有。最后,你们称的夷狄蛮貊,都是你们属地或周边诸小国,这么称呼大英国,当然是一种蔑视与凌辱,小心老子们记仇!”苏松太道最后支支吾吾,又打了一圈太极拳了事。


相比之下,当时的底层士子倒是更了解洋人。有一个叫“三山举人”的家伙,是不是举人不太清楚,总之很穷,想从洋人身上揩油。他曾多次写信给胡夏米,先是要送“内河水图”,接着又通报说清方抚台在埋伏火炮,要把胡夏米干成胡虾米,最后干脆开口要钱,说:“大英乃大富大贵之国,大清乃贫国,福建乃贫省。你国富有千万之财,船主乃是富豪之士”,接着就大讲可怜可怜,给点小钱云云。“三山举人”的奴颜婢膝令人生厌,但他的精明却远在上述那些马桶将军、面具道台、恋虎尚书,以及打太极拳的苏松太道之上。他已经敏锐地感觉到当时中西方国力的悬殊,也准确地道出了西富中贫之势。


近人陈登原在笔记里记载了“三山举人”的信,并感慨说,当鸦片战争之际,中国上层人物,一般对洋人皆是昧然不知,但滨海居民,已有人欲以媚外求财,当是震于洋人之富。


而在我看来,这下等人“震于洋人之富”的心理,虽然不无可鄙,却实在应早点塞入所谓上层人物的脑子中去呢。


  评论这张
 
阅读(4401)|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