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懒慢成都(内有丰满动物慎入)  

2010-01-26 10:36:2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于《东方文化周刊》


 懒慢成都 - 四一 -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17岁来到成都,如今已在这个城市生活了15年。我喜欢这里的懒与慢。

成都的懒,懒在骨子里。李白曾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我们不妨改一改——成都懒,懒于上青天。成都人不是上不了青天,而是懒得上青天,他们压根儿就没想过要插上机械,换上机心,去攻占青天。他们只想享受尘世的生活,懒懒地、慢慢地享受。

大熊猫样地躺在竹椅上,让阳光打在侧脸,任掏耳朵的师傅用一大把专业工具:镊子、小钳子、钩子、钎子等,慢慢对付自己的耳朵,是成都人惯常的享受之一。掏耳朵是一种散文化的劳动,它蕴藏着内在的节奏与章法,揉、拨、抠、钻、弄、撩、挠、撑……一个好的掏耳朵师傅,就是一个好的散文作家,他最高的文字成就,则是一坨黄灿灿、油爆爆的带着体温的耳垢。人一生中要听那么多的废话、坏话、蠢话,随着耳垢的掏出,这些废话、坏话、蠢话似乎也一起被掏出来了。于是落得个耳根清净。

约三五个朋友,在河边茶铺里要上几碗盖碗茶,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话,说说影帝,谈谈道具,侃侃股票,骂骂庄家。时间就这样慢慢被枪毙在茶水中,而友情的温暖、世事的练达也自茶碗冉冉升起。说来成都的茶馆密度,可能是中国最高的。昔人云“有井水处,就有人歌柳永词”,而在老成都,则是有井水处即有人开茶馆。成都又称“陆海”,地下水极其发达,通常不用两米就可打井出水。有这么便利的水,这么密的茶馆,加上蜀中自古出好茶,成都怎能不盛产茶客呢?“一碗惟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肤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我总疑心写这诗的卢仝,是在向成都致敬呢。

吃火锅,整冷啖杯,点家常川菜,完了再去打几小时麻将。这就是多数成都人的周末生活。或者开车去郊外农家乐,带上你的妻子,你的孩子,甚至还有可怕的丈母娘。但是在农家乐,即使再可怕的丈母娘,也会变得笑容可掬,特别是当你们在三圣乡的万丛花海中倘佯,或者于微雨中漫步千亩荷塘的时候。这时候人会忘掉勾心斗角,浮沉跌宕,眼中所见,只有自然,心头涌动,惟余悠闲。陶渊明没来过当代成都,他要来,估计还会写出好诗千首,佳句万斛。

成都人也有不懒慢的时候,那就是去唱歌跳舞。休闲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近年的各种选秀,不论歌或舞,成都伙子妹子均是一时之选,甚至接近寡头垄断的托拉斯。这是因为成都的群众基础太扎实了:在任何一个KTV包厢里,都可能藏着一个民间歌后,正在飙海豚音;在任何一个洞洞舞厅里,都可能藏着一个民间舞王,跟靓女“沙”得正欢。(“沙舞”,成都土特产。详情请去谷歌百度,此处姑不赘述。

成都之懒,懒且慢。这懒的背后,藏着慢。这慢,有两层意思,一是从容之慢,以抵抗现代社会中充斥的令人作呕的快速,一是温和的傲慢,所谓“玉皇招我做女婿,山远路迢不肯去”。真正的骄傲不是争取,而是放弃。

昆德拉以为,“速度是技术革命送给人的礼物”。但这礼物或许也是一个恶作剧。如今,人们都在渴望“秒杀”些什么,于是生命就在一段又一段“秒杀”中消逝。事物的妙处不及品味就匆匆奔向下一处,不停地得到,又不停地失去,最终只是空虚。我们追赶着一切,但是我们被我们扔在身后了。一个膜拜快的人生,终究也会被浪费得飞快。

在这种时候,成都的懒散或可为浮躁社会充当镇静剂,为肤浅而匆忙的世界祛魅。“彷徨无为其侧,逍遥乎寝卧其下。不夭斤斧,物无害者。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这是庄子的无为哲学,也是成都的懒慢哲学。此种哲学,以两字概之曰:安逸。

安逸一词,古作“安佚”。孟子说:“口之于味也,目之于色也,耳之于声也,鼻之于臭也,四肢之于安佚也,性也”。这么看来,安佚即是人之天性。庄子说:所苦者,身不得安逸,口不得厚味,形不得美服,目不得好色,耳不得音声。这么看来,不得安逸,不能完满天性,即是受苦。(我这是曲解,各位不可太当真。

安逸的成都人是聪明人,懒慢的成都是人性之城。朋友,如果你觉得耳昏目眩,如果你觉得彷徨茫然,不妨来成都懒一懒,慢一慢,享受生活,回归从容。还记得卓别林在《大独裁者》中的台词吗?就像是写给成都的颂歌:“贪婪把人的心灵毒害了,我们把自己禁锢在高速的进步里。机械令我们留在无限需求中,我们的聪明是严酷不仁的,思虑太多而感觉太少。我们需要的不只是机械,也需要爱,不只是伶俐,更要仁慈与懒慢。如果没有了这些元素,生命就会变得凶暴然后失去所有”。



  评论这张
 
阅读(14237)|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