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聊一聊那些诡异的乒乓球解说员  

2009-10-14 12:24:25|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的乒乓球女子世界杯决赛,又是中国娃大团圆,郭跃打刘诗雯。我很不喜欢郭跃,接发球的时候老是歪着脑袋,作思考状。刘诗雯还可以,看上去没那么苦大仇深,眼神也不太凶狠,还有点女孩的味道。这场比赛刘诗雯以总比分4:3赢下了。不知道为啥,在最后一局中,解说嘉宾刘伟与解说员蔡猛忽然说起了一段双口相声。

刘伟说,当年那届刘国正连救7个赛点而拯救中国的
男团半决赛中,金泽洙为啥在领先那么多次的情况下仍无法胜利?因为他面对的不是刘国正一个人,刘国正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背后站着强大的中国队,金泽洙在如此强大的中国队面前,会感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

蔡猛接了一句,很干脆,只有三个字:不敢赢。

当时我就喷了,干,金泽洙有啥不敢赢的啊?刘国正又不是瞪眼兵,能瞪人家70分钟,把人瞪得心里发毛,结果不敢赢。金泽洙也不是9月30日晚上对中国足球队的博茨瓦纳队员,后者收了拍贺寿片的出场费,当然不敢赢。可金泽洙有什么不敢赢的呢?他是点儿背输了,跟心理素质或运气有关,但跟敢不敢有个锤子的关系啊。

蔡猛和刘伟的相声,是典型的兲朝意淫大法。

刘诗雯拿下比赛后,蔡猛和刘伟短暂恭喜了小姑娘一下,立刻开始大讲中国乒乓球队的“整体优势”,并希望他们将这种动人的优势保持下去。

哎,中国不但是一个容易颠覆的国家(献血都可以涉嫌颠覆),还是一个容易颠倒的国家。我们总把应该是个体的东西搞成整体,譬如乒乓球,又把应该是整体的东西搞成个体,譬如足球。不止是体育,生活中亦然。我们小时候一到春天就被组织去集体给烈士扫墓,纪念革命先烈,揪着被他们鲜血染红的红领巾默哀。可是,纪念是一种非常私人的东西,怎么可以被整体化呢?长大后,我们又被老大哥不怀好意地教唆要“孝顺”,要“赡养”,甚至有两晦代表提议从年轻人的工资中扣出一部分为其父母交养老保险金。从情感而言,“孝顺”我认为是美德,但作为美德的“孝顺”毕竟不能替代作为制度的社会保障。养老问题是一个整体问题,却又被偷偷个人化了。

说回来,继续聊那些诡异的乒乓解说员。

蔡猛差不多算是现在乒乓解说员中的一哥,杨影则是一姐,两位合一起,则是一对活着的国宝,简称活宝。

话说活着的国宝蔡猛老师,特别喜欢算小学数学,比如这么样:“现在是5:5,**发球,如果他得两分,就是7:5,如果丢两分,就是5:7,如果得一分丢一分,就是6:6”。他有时也来点高级数论:“这是决胜局,现在10:10。前面的分数都作废了,决定比赛胜负的就这关键的两分。拿下两分就是新的世界冠军!谁能拿下这关键的两分呢”?他有时还化身战略家,比如假惺惺地问嘉宾:“我们都知道,决胜局的开局特别重要,能领先交换场地,在心理上会有极大优势,您看球员应该如何处理开局”?嘉宾如果是刘伟,就会这么回答:“主要还是心态,摆正了心态,就能打好开局”。然后继续说一堆废话,譬如“人说到底只有三种对手,一种是比自己高的,一种是比自己低的,一种是跟自己相当的。每种对手我们都要能对付”。哎哟喂呀,刘姨,您辩证法学得太好了,绝对不输《矛盾论》。

一姐杨影没有学过史丰收速算法,算比分上比蔡猛弱一点,但在拍马屁上,可真是耸人听闻。她一逮着机会就要猛拍蔡振华、刘国梁。“中国队现在的格局,全是蔡指导,蔡振华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助理奠定的。我们现在有这样的成绩,要感谢蔡指导”。吃屎不忘挖坑人(哎哟,这句太恶心了),影妹相当记情。而对刘国梁,她则常这么说:“刘国梁教练上任后的成绩有目共睹,他把中国队带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我们打球是要讲天赋的,刘国梁教练就是个天才”。最要命的是,她拍这些马屁的时候,完全不管比赛进行到如何的地步,只管死了都要拍,不愧是前国家队的好队员。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国特色的体育机制,有浓重的计划经济残留,而其中一以贯之的爱国主义教育、集体主义教育,更是充满毛时代的气息,譬如集体至上,个人荣誉第二位一类的洗脑,而臭名昭著的让球就在此种思维下得意洋洋地大行其道。现在让球虽然收敛了很多,但内部的家长制作风并没有变,前段时间蔡局助开恩,允许部分适龄球员谈恋爱,还被传为佳话。干,
恋爱是天赋人权,比起抽象的爱国而言,爱一个值得爱的人,对所有人性尚未泯灭的人来说都要更有价值。允许成人谈恋爱,有什么好“佳话”的?这不过是老流氓少耍了一些流氓而已。就像我们的流氓法律,曾经规定流氓罪,后来取消了,这是应该的,必须的,有什么好赞美的?“圣主如天万物春,小臣愚暗自伤身”,坡仙老写这个是在反讽,但不少人却将之当作赞美诗,并憋着尿将这种动人的思维保持下去,

一姐的脑黄金搭档是王涛。王涛是八一乒乓球军分区利益集团的,以前八一工商队他是老大哥,带刘国梁,刘后面又在该队带马琳、王皓。所以一旦王涛解说王皓的比赛,那赞美之情简直是如滔滔江水。有次王皓对王励勤,几十分钟比赛中,王涛讲了不下十次“今年以来,王皓对王励勤一次都没输过,一次都没输过!”王励勤打了好球,他闭嘴生闷气,王皓一得分,哪怕是运气球,他就会高声呼唤,好球!然后满脸笑成菊花地赞誉王皓的技术已是天下第一,顺便再如文曲星复读机一样地复读一遍
“今年他对王励勤,一次都没输过!

每次我听这些诡异的乒乓球解说员解说,听他们说蠢话、废话、瞎话、套话、假话,我就忍不住开心,觉得自己是真实地活在这个国家,而这个国家,我们最好将它看成一个笑话。








  评论这张
 
阅读(10248)| 评论(1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