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你麻痹的为啥要唱《东方白》?  

2009-09-25 10:03:56|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解诗情煞风景

 

《晶报》专栏

 

传李商隐作的《义山杂篡》中,有煞风景一条,列举十三事:“松下喝道,看花泪下,苔上铺席,斫却垂杨,花下晒裩,游春重载,石笋系马,月下把火,妓筵说俗事,步行将军,背山起楼,果园种菜,花架下养鸡鸭”。后人续作杂纂数种,又补了一些煞风景条目。不过我觉得“续作煞风景”这件事儿,本身就挺煞风景的。

关于煞风景,我是这样理解的:它藏着评论者对趣味及品味的自信,同时指向破坏此种趣味及品味的悻悻。然评论本身,也可能煞风景。聊举几条诗话为例。

李白作《宫词》,有句云“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杜甫作《咏竹》,有句云“风吹细细香”。宋人胡仔就不干了,他在《苕溪渔隐丛话》中说,白雪不香,竹子也不香,何以用香言之?多么煞风景啊!胡仔!正因为黄金不嫩,白雪不香,拟之柳色、梨花才有别样趣致。难道改成“柳色豆腐嫩,梨花脂粉香”,才更妥当?

杜牧作《赤壁》,有名句“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宋人许彦周也不干了,他痛斥杜牧说,“霸业存此一举,社稷存亡,生灵涂炭都不问,只恐捉了二乔,可见措大不识好恶”。此种上纲上线,煞风景几乎到恶搞的地步。文革时有人攻击郭沫若《满江红·领袖颂》中的“听雄鸡一唱遍寰中,东方白”,怒喝道,全国人民都在唱《东方红》,你麻痹的为啥要唱《东方白》?与此异曲同工。

苏东坡与某禅师酬唱,有句云“为鼠长留饭,怜蛾不点灯”,也遭到批判。宋人蔡正孙在《诗林广记》中评论说,老鼠是害物,养猫搞它还来不及,为嘛要给它留饭?蔡老师也是个不解诗情煞风景的昏蛋。至于“怜蛾不点灯”一句,当代环保主义者可能也有人要发飙——不点灯是拥护“全球一小时”活动,跟怜蛾有屌关系啊?说到“全球一小时”活动,我忍不住想起沈阳金廊,这个亮化工程总长41公里,银河系罕见;32万盏灯齐亮,月亮来了都会被吓唬住。2009年“全球一小时”活动中,金廊关灯1小时,省电3000千瓦时,这是多么了不起的环保节能成就啊!

说回来,关于诗歌,我心中的煞风景大师还不是上述诸人,而是道学家朱熹。在朱熹的时代,有个叫胡铨的名臣,因上疏论斩秦桧及其党羽而被贬谪岭南。在流放地,胡铨爱上一个叫黎倩的熟女,并因此被情敌逼着吃下喂马的草料。十年后,他被赦免,带黎倩一同归去。途经湘潭胡氏园,主人请吃酒,微醺后胡铨题壁曰:“君恩许归此一醉,旁有梨颊生微涡。”朱熹见到就不干了,他先将胡铨“因为爱,吃草料”的壮举贬低为贪生怕死,接着又教训说,“十年浮海一身轻,归对梨涡却有情。世上无如人欲险,几人到此误平生。”将女人的酒涡视作人欲的三个代表之首,是陷阱、险滩,或者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碰到就可能误却平生!真是好玩极了。我觉得朱熹老师应该听听老电视剧《小李飞刀》的主题歌(转引自《食神》):“情与义,值千金,刀山去地狱去有何憾?为知心,牺牲有何憾?为娇娃,甘心剖寸心!”

话说朱熹也咏过“女人”,不过是一座雌性山峰。在福建武夷山居住时,他写过《九曲棹歌》,其中第二曲是咏玉女峰。头两句不错,“二曲亭亭玉女峰,插花临水为谁容?”,风月旖旎,似乎夫子也有嫩肉痒痒的时候,但跟着夫子就来个急转弯——“道人不作阳台梦,兴入前山翠几重。”这是在向党章宣誓,道学家不做春梦!荷尔蒙分泌过剩怎么办?且去爬山攀岩。聊以消解。

在玉女峰下,朱熹还手书“忠孝廉洁”,勒为碑铭,至今犹存。美人裙下搞忠孝教化,真是煞风景煞到风景区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7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