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半月推特撷英(8.15-9.1)  

2009-09-01 15:13:23|  分类: 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我的推特地址:https://twitter.com/songshinan   】

半月推特撷英(8.15-9.1) - 四一 -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爱惜子弹,除向学生外,不准开枪。——索尔仁尼琴1989年发现的一条军令。【改编的,很多人跑来求证,他们都没看过《古拉格群岛》。】

*一军事发烧友针对日媒报道中国早期核试致残20万军人说,“核试验致残大量军人那是肯定的。你看纪录片,核爆之后大批人马立即直冲爆心!”RT @freemoren: 《凤凰周刊》09年第13期所有期刊中都被人为的撕掉两页,有部分杂志幸免,两页内容为日媒报道的中国早期核试致残20万军人。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说我爱你而你听不见,而是我说我爱你却只有你的老公听见。

*我梦见我的鞋带是面条,被坏人煮过了。坏人是个女孩,她听说我要去远方。【胡淑芬老师(男)的MSN签名档】

*早知道黄河的水干了,修他妈的那个铁桥了是做啥呢。早知道河沿上的人走了,唱他妈的那个歌儿了是做啥呢。早知道尕妹妹的心变了,谈他妈的那个恋爱了是做啥呢。早知道尕妹妹的男人来了,打他妈的那个双人床是做啥呢。(潘采夫博客上看来的)

*对一个天才洋溢的人来说,不创作比创作更加艰难。

*民间历史学者解读《建国大业》RT  @wenshiyi: “建国”是王莽的年号,“大业”是隋炀帝的年号。

*要成为一个水准线上的写作者,就必须不断把做作、懦弱、混乱、装饰从体内排出,最终达到或接近真诚、勇敢、清醒、直接。

*睡觉了,妈的不能再坚持收看快女以降低自己过高的素质了。

*熊培云文章里的“培云认为”,“培云,你要加油哟”等,也是相当自恋地装斯文逼。RT @wangpei: 我很讨厌写文章时,不用第一人称“我”,而自呼己名的文风。就像这个“思明的博客”,文章里通篇都是:“思明认为,思明看到,思明分析”。

*买兔丁时邂逅一美女,皮肤白得像最明亮的白天,眼睛中藏着一潭秋水,身材也好,是一段又一段抛物线的完美组合。我赶紧买了兔丁,飞快逸去,生怕多看,她的美会让我的心感到剧痛。

*结交一个女友,在初相识时,虽甚热烈,但性情总觉隔膜。过的日子多了,似乎没有初交时的黏稠,而彼此心心相印,一切言语动作,处处可以打成一片。

*“她的脸笑得像朵菊花一样”。偶然邂逅小琳的照片,遂作小诗一首,就这么一句。照片:http://www.ce.cn/cysc/main/czhrw/200803/05/W020080305260665948392.jpg

*继山东15名警员实名举报郯城县公安局长孙钦刚之后,陕西户县103名警察又举报公安局长温志刚。警察频频使用网络发声、维权,意味着国家机器正被强烈地卷入网络社会。

*艾未未老师在金牛公安局里遭遇冷处理,他坐在条件很好的休息室里,唱了好几个小时的卡拉OK,里头的警察受不了,纷纷主动要求出警,以逃离警局。

*翌日,艾未未又奔袭成都市公安局,对方依然支支吾吾。艾未未离开时在市局门口竖中指,拍照留念,武警猛冲过来,要制止他,这时候局里的警察也猛冲出来,制止武警制止艾未未。后来艾老爷子甩开膀子就走了。

*在北京四天,参加了5个大饭局,见了60多号人。其中一半以上反对我在博客里写饭局,那么我就写微博客好了。

*柴静真人比电视上好看多了,电视上真凶狠。那天她穿得很少,我跟她合影了,开始是陈黑拍,拍一半老罗就过来了,夺过相机,努力把肥胖的我与清瘦的静框在一起。老罗拍的不是柴静,是寂寞。

*醉钢琴是我的老友,可惜现在有点隔膜,她有了可喜的变化,但这变化我一点都不喜欢。走的时候她问我,四一为啥你不跟我告别?我说,已经跟你告别了呀。

*和菜头是个匀称的大胖子,也就是说,即使他重达200斤开外,你并不会觉得他长得畸形。他的口才不错,但透着股套路,没有太多惊喜。事实上,在京城的大饭局里,也很难有什么深入的有营养的对话。关于菜头,我更期待将来的见面。

*牟森原来是头高大的白发中年,我过去一直固执地认为他应该是个矮胖子。牟导不喝酒的时候话很少,喝了不少之后,就开始低调地告诉我们,崔健的《彼岸》是献给他的,真的,还有张楚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也是献给他的。我问,那宋祖英的《好日子》是不是也是献给你的呀?牟导坦言,不是。

*1984的张书记是英俊少年。他组织的饭局全家都是英俊少年。20多个组员里,只有3个女孩子,而且其中一个才刚满17岁。不过那天吃东北菜吃得挺愉快的,一共吃了5筷子,比第一顿老罗操办的饭局,多吃了俩筷子。剩下的时候就全在吹牛逼和喝酒了。

*老六悲愤的表情我最爱,足以摘下任何一个奖项的影帝。饭后,他被一个开宝马的姑娘接走了。

*陈黑是京城老男人饭局局长,每顿饭局总有人坐到他大腿上去。不是老男人,就是小姑娘。他手下有个刘姓的重庆小姑娘,腰细极了。我偷偷要了人电话,MSN。陈黑还不知道,知道一定会苦着脸骂我。他骂人都是苦着脸的,跟老六的层次丰富的悲愤表情异曲同工。

*黄章晋极不靠谱。周四喝酒的时候,他来了,亲热地说,今儿人多,谈不深入,周六的时间全献给你。结果周六约他,他说要哄老婆,得等会儿。等会儿之后,他又说你们先吃着,我晚点过去。晚点之后,他又说,老婆没哄好,再等会儿。直到我打字的现在,他还在哄老婆。

*王老板靠谱,周四饭局跟女人鬼混去了没来,周六送朋友去了飞机场后,换乘了无数交通工具,赶到饭局。他现在正酝酿写推理小说,要做中国的加藤鹰。

*胖兔子粥粥是个英俊的壮年幼齿。姬十三内向得像个十三岁的姬。

*土摩托去天文台看火星结果没来,王三表去公主坟看内衣结果也没来。三表事后给我拍来艳电。

*集伟师忙着搬迁新买的豪宅,没能见到。很遗憾,我只好扛着他没有签名的十多本《词语笔记》气鼓鼓地回去了。

*当天,酒桌上的王小山没有见人就抬杠,更没有传说中的酒后骂街。有人说,是一个女人将他变成了王小善。

*抛光这湖北佬现在分管魔兽游戏频道,一下子就成大富翁了。但这贱人很吝啬,请我吃九头鸟中低档餐馆。饭后我们斗地主,Y伯这贱人输了200就喊爆了,赖了我25元钱,第二天早上还找我要了40块钱打车。在网易工作的家伙都是这么招待客人的吗?

*陆南在周四的饭局里挤进了京城的总统界。京城原先有三大总统,安巴马安替总统,莫之许莫总统,黄章晋黄总统。现在又多了陆南陆总统,但也有人看他年轻,叫他陆副总统。陆副总统比黄总统靠谱。

*最轻松的饭局是周日跟北大老张俩人。上午我们逛了些书店,我对京城旧书业的凋零发表了长篇大论,特别凭吊了中国书店与潘家园。前者现在标价离谱到用核武器奔袭读者的地步,后者则几乎没有什么书摊了,全是等着你去上当受骗一堆破古玩、假字画。

*窜访京城四天后,我感觉,在大城市里面活着,“空乏”而“紧凑”。空,是空洞的空;乏,是乏味的乏;紧,是紧张的紧;凑,是凑合的凑。这里什么都不缺啦,除了自然;什么都有啦,除了内心。

  评论这张
 
阅读(8741)|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