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天朝那些衰人儿  

2009-09-11 09:21:31|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刊旧作增改而成,刊于《热道》)

 
【上】 南朝郁闷帝王的“行为艺术”
 

秦以后中国史上最动荡的年代当属魏晋南北朝,其中南朝又最为颓废没落。钱穆说:“南渡人物,皆魏晋清流,自身本多缺点,历久弥彰,逐次消沉,故南朝世运不如 东晋,亦不如北朝。”南朝的确是史上最郁闷的时期之一,且不说民间香艳成风,吸毒盛行,奢靡淫乐,清谈误国,也不说政府腐败,赋税恶毒,党同伐异,金玉其 外,只看看这一百七十年间若干郁闷帝王的胡闹,就可略窥一豹——为帝尚且郁闷如此,天下苍生又“其如之何”?

宋前废帝17岁登基,即位后 马上叫人去挖自己老子孝武帝的坟,太史劝他说,这不吉利,他才作罢,然而仍往老子的坟上狠泼了数担大粪。这是郁闷积压成怨毒的典型。实际上,宋诸帝皆好自 屠骨肉,开国的宋武帝刘裕,9子、40多孙、60多曾孙,死于非命者十之八九,且最终无一有后于世。可知宫廷斗争之惨烈,所以才有前废帝往父坟泼粪之悖 行。他泼的其实不是粪,是寂寞。

宋后废帝喜欢爬帐竿,据说技艺精湛,当年若有日内瓦世界杂技大赛,怕还能拿个铜奖回来。这是郁闷积压成小 丑的典型。他的老妈看不惯他爬帐竿,数落了他几句,他就找太医要毒鼠强,准备干掉老妈,后被劝止。他最后死于从新安寺偷狗吃回来的路上,凶手是另一个郁闷 者——萧道成。此人是个大胖子,曾被后废帝在肚子上画箭靶,要射他的肚脐耍。还好有铁杆朋友劝谏,他只挨了取掉箭头的几飞箭。在挨飞箭的时候,萧道成一直 面带微笑,他最终也在微笑中干掉刘宋,开创萧齐。

齐废帝东昏侯,长期在家通宵抓耗子,且精研各种捕鼠器具。这是郁闷积压成无厘头的典型。 老爹死了,他当众都不哭,说是喉咙痛。后来一次入乐游苑耍,幻觉看到老爹怒目相对,就用草缚成父形,向北斩首,悬草做的脑壳于苑门。这厮还曾凿金为莲花帖 地,叫潘妃行于其上,曰:步步莲花。由此可以大胆猜测,东昏侯乃是帝王中恋足癖第一人。

这以后,还有傅粉施朱扮人妖的梁简文帝,有左手抱 戏曲右手抱美人,每天都要吊两嗓子的陈后主,诸如此类,皆拜郁闷所赐。郁闷的来源,史家分析说:“门第精神,本是江南立国之柱。蔑弃了门第,又无替代,便 成落空。南朝诸帝,内朝常任用寒人,而外藩则托付宗室。然寒人既不足以服士大夫之心,而宗室强藩,亦不能忠心拥戴。落空的结果,更转恶化。”

在南朝,郁闷是遍地开花的刺果,在它的挤迫下,一部分人只得放情胡闹以宣泄,而另一部分人则遁入玄言清行。郁闷的名士,则雪夜访友,郁闷的帝王,则通宵捕鼠;郁闷的名士,则排门看竹,郁闷的帝王,则往寺庙偷狗吃。而王朝的积弱消沉,也随之显露无遗。

【下:南朝奢颓士人的“神仙生活”】

有什么样的君主,就有什么样的臣属。上既郁闷,下亦颓废。事实上,南朝除了宋起于寒人刘裕,陈起于寒人陈霸先外,齐、梁两代的君主均为南渡衣冠、世家中人。因此,君主与士人有一脉相承的郁闷颓靡的血液,并不奇怪。

在我看来,南朝士人有三大特色:奢靡、写色情诗、没出息。

倒着来,先说没出息。在南朝的历代兴替中,士人几无殉节者,比之南宋、晚明的遗民,可没骨气多了。当然,以今日之眼光看,殉节未必是多牛逼的事情,所谓有“亡国”与“亡天下”之别——为一姓兴亡而殉难是迂腐,为天下兴亡而殉难才是风骨。

在 南朝士人中,可真找不到什么铮铮风骨。王僧辨平定侯景之乱,阿附侯景的世家子弟王克赶紧改投门派,脸笑得像朵菊花一样去奔迎僧辨。僧辨就讽刺王克说:“你 丫辛苦了,事夷狄之君嘛,太累”。王克讪讪不能答。僧辨又问:“玉玺在哪?”王克说:“赵平原拿去了”。(赵平原,即赵思贤,侯景心腹。)僧辨忍不住叹 息:“王氏百世卿族,一朝而坠”。

僧辨的话一语道破南朝士族的没落命运,后者长期过着奢靡颓废的生活,早已没有什么生存进化的本领与建功立业的力气,甚至连脸都不要了。在南方寒人崛起、北方雄骑耸峙的局面中,百世卿族的他们只能选择自欺、沉沦与逃逸。

逃 逸的路子之一,是大写色情诗歌。南朝的宫体诗非常出名,其中的性描写也颇为大胆,算是历史上“咸湿文学” 第一次大规模的猛抬头。典型例子是许多文人都热衷写“三妇艳”为主题的诗。根据清代学者卢文弨的说法,“三妇艳”创于宋南平王刘铄,开始并不太猥亵;后来 梁昭明太子、沈约等将其搞成了丈夫与妻妾群P的香艳诗;到了陈后主,则连写十一首之多,其中更有“小妇正横陈,含娇情未吐”等句子,性感极了,结果被不喜 欢性生活的严肃学者颜之推斥为“郑卫之辞”(就是淫歌荡曲之意)。

逃逸的另一个路子,是大过奢靡物质生活,并且提倡娘娘腔审美观。颜之推 《颜氏家训》记:“梁朝全盛之时,贵游子弟,多无学术,至于谚云:‘上车不落则著作,体中何如则秘书’。无不熏衣剃面,傅粉施朱,驾长檐车,跟高齿屐,坐 棋子方褥,凭斑丝隐囊,列器玩于左右,从容出入,望若神仙”。大意是说,梁朝全盛时,贵族士人多不学无术,上车不摔跤的就可以当著作郎,只会问“您牙口还 好吗”,也可进秘书监。丫们衣服上喷满“毒药”香水,把脸蛋用“飞利浦”刮得溜光,打上“CD”口红,开着加长的能瞬间提速到70码的三菱跑车,穿“普拉 达”高跟鞋,坐着棋格图案的“LV”方褥,倚着五彩丝线织就的“伊夫圣罗兰”枕囊,左右摆上从佳士得、索斯比拍来的各种古玩儿,从容出入,看上去飘飘欲 仙,欲仙欲死。

但是这些“神仙中人”的下场并不好。说完上面的场景后,颜之推话锋一转,意态苍凉:“及离乱之后,朝市迁革……被褐而丧 珠,失皮而露质,兀若枯木,泊若穷流,鹿独戎马之间,转死沟壑之际。”当离乱之后,新旧鼎革,这些贵族士人,只能穿上粗布衣服,变卖珠宝,失去华丽的皮囊 而露出低能的本质,穷兀似枯木,漂泊若涸流,颠沛于乱军戎马之间,转死于荒沟野壑之中。

侯景之乱,可说是给南朝世族士人最后的打击,自此 贵族门第澌灭殆尽。在逃亡的过程中,他们“肤脆骨柔,不堪行走;体羸气弱,不耐寒暑”,往往逃着逃着就一头栽下,死掉了。更可笑的是,世家子弟、建康令王 复,是个没骑过马的小白脸,逃亡中忽然见一匹战马撅蹄长嘶,不由为之色变,揪住随行人的衣角不放,吓得不行,又问:“这分明是老虎啊!为什么你们叫它马 呢?”

南渡衣冠湮灭,自有其内在理路。如钱穆所言:“门第虽为当时世运之支撑点,然门第自身,实无力量,经不起风浪。故胡人蜂起,则引身 而避;权臣篡窃,则改面而事。既不能戮力恢复中原,又不能维持小朝廷偏安的纲纪。在不断的政局变动中,牺牲屠戮的不算,其幸免者,亦保不住他们在清平时代 的尊严”。

南朝的锦衣玉食、神仙中人、艳歌丽赋、衣冠文物,终于难逃沉沦覆灭之结局。中国的新生机运与精神,则渐渐勃兴于熬过五胡长期纷扰的北方。而隋、唐盛业,正埋藏其中。


  评论这张
 
阅读(10467)|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