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呵呵,苏东坡  

2009-08-06 09:55:56|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旧文增改而成,刊于《晶报》

在网络聊天中,“呵呵”一词甚是风行:喜悦的时候可以用,自嘲的时候可以用,尴尬的时候也可以用,相当有弹性,不亚于妙龄女孩子的皮肤。

不过,切不要因为“呵呵”在网络中一词风行,就以为是当代人的专利。实际上,早在宋代,有位大文人的书信中,就曾频频使用这个奇特的语气助词。

斯人即苏东坡,我的半个老乡。我常怀疑我是他的后世,不过我没有长一个鞋拔子脸,似乎又不太像,呵呵。

好了,说回来,在坡仙老的信札中,“呵呵”一词,很容易找到,譬如下面的三封:

  “近却颇作小词,虽无柳七郎风味,亦自是一家。呵呵”。(熙宁八年《与鲜于子骏》)

  “不尔,不惟到处乱画,题云与可笔,亦当执所惠绝句过状索二百五十疋也。呵呵”。(元丰元年《与文与可》)

  “一枕无碍睡,辄亦得之耳。公无多奈我何,呵呵”。(黄州时期《与陈季常》)

这三封信,都是讨论诗词书画的,比较轻松。第一封讲自己写《江城子·密州出猎》很得意,虽然没有流行歌词作者柳七郎(柳永)那么红,但也自成一家。第二封跟文与可开玩笑,说他如果不给自己画画,就要到处去乱画,然后署上文的名号,或者拿着他给自己承诺画画的绝句去法院,索赔250匹布帛。(我疑心当时“250”这个数字就有调笑的意思)第三封则是吹牛逼,说如果晚上睡的好,那么陈哥要自己和的词,分分钟搞定,难不倒老子!

东坡的性格豁达从容,亦仙亦禅,不愧是我乡先贤。他的书信里名句很多,尤其是论“文”,“行云流水”、“文章如金玉,市有定价”等均出其中。这里我再想抄一段大家或许不太熟悉的,也颇有趣:

“书至此,墙外有悍妇与夫相殴,詈声飞灰火,如猪嘶狗嗥。因念他一点圆明,正在猪嘶狗嗥里面。譬如江河鉴物之性,长在飞沙走石之中,寻常静中推求,常患不见。今日闹里忽捉得些子,如何!如何!元丰六年三月二十五日夜,已封书讫,复以此寄子由”。(《与子由书·其三》)

调笑之余,也有痛哭。前面提到的文与可,是东坡的表弟,先东坡离世。多年后,东坡撰文说:

“元丰二年正月二十日,与可没于陈州。是岁七月七日,予在湖州曝书画,见此竹废卷而哭失声。昔曹孟德《祭桥公文》,有‘车过’、‘腹痛’之语。而予亦载与可畴昔戏笑之言者,以见与可于予亲厚无间如此也”。(《文与可画筼筜谷偃竹记》)

亲人挚友在世时,亲厚无间,任意调笑,莫逆于心;待到斯人逝去,虽万千人莫赎,翻看废卷,惟有痛哭失声。当此际,昔日书信中所有的“呵呵”,也许会一起涌上喉头,转为呜咽。

 

 


  评论这张
 
阅读(284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