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必须彻查“少年集中营”  

2009-08-19 10:12:37|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搜狐评论稿件,刊出时无删节(点此进入)】

       花钱雇人打死打伤自己的子女已成中国家长新时尚。

  8月4日,成都一位母亲李淑兵将孩子送到“中国反传统教育全才培训机构”培训。短短8天后,她见到的却是遍体鳞伤的孩子,以及一纸病危通知书。(据《成都商报》8月18日报道)

  就在8月4日,《中国青年报》报道,广西少年小邓被父母送到南宁市的“广州励志青少年成长辅导中心”,仅仅十几个小时后,父母看到的只是遭残酷殴打至死的孩子的尸体。

  这些死伤者并非孤例。

  2007年6月,北京少年小志在重庆渝北区大东方行走学校接受培训,因不堪教官毒打,跳楼自杀。

  2008年8月,成都少年军军被送到吴永京教育咨询中心接受“反传统教育”,结果被毒打至遍体血淤,其母将该机构告上法庭。这家“吴永京教育咨询中心”,正是文初提到的“中国反传统教育全才培训机构”的旧名。

  2009年8月,还是这家“反传统教育机构”,其学员少年小向被毒打至双脚溃烂,贯穿整个脚掌,送医院急治。同时,另有名大学生在接受培训期间,离奇溺死。

  不用再列举了,上述只是沧海一粟。事实上,目前中国各地充斥着“反传统教育”、“行走学校”、“起航拯救”、“成长辅导”、“拓展成才”、“行 为惯常教育”等打着各色旗帜的培训机构,许多并没有合法资质,招生对象多是所谓“调皮捣蛋”的未成年人。在收取学员父母高额学费(少辄几千,动辄上万) 后,机构方将学员控制在全封闭场所,进行残酷的暴力教育。这些培训机构,不是常规学校,而是私刑泛滥的“少年集中营”。

  令人悲哀的是,这些“少年集中营”,客观上却由家长的钱所养,所建。那么我们就有疑问了,难道这些家长都是变态,喜欢花钱弄死弄残自己的亲生骨 肉?当然不是,这些家长不是变态,只是脑残。他们不愿意付出真正的心力来与孩子沟通,又迷信“黄荆条下出好人”的暴力教育法则,于是就放手把后者“托付” 给“少年集中营”,希望在铁血教官的拳头、皮靴与棍棒的“循循诱导”下,孩子会变成乖乖仔、喜羊羊。

  这些家长不但脑残,而且自私冷血。他们看上去对自己的孩子好极了,在物质上包办一切,花大钱送去各种培训班,包括“少年集中营”,但他们永远不 肯抽出时间,与孩子做真正的交流。他们不了解孩子的所思所想,也不愿去了解孩子所处环境的风潮、习惯,只是一厢情愿地将孩子宣判为“青春期叛逆”、“捣蛋 鬼”、“懒散成性”、“不可救药”,然后寄希望于野蛮集中营的拯救。这些家长当然不负责任不合格,然而他们却是如今中国中产阶级以上家庭的主流货色。

  若一味指责家长,未免漏过了更重要的批评靶心。对家长,我们只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对“少年集中营”及其背后的野蛮思维、社会土壤,我们才是真正“出离愤怒”。

  “中国反传统教育全才培训机构”的校长吴永京声称,只要不打伤、打残,打学生就是正确的。在他炮制的《反传统全才教育章程》中,甚至有“精神魔 鬼教育”一节,肆无忌惮地为暴力教育唱赞歌,要“通过肉体触及灵魂”、“戒尺让他做事有分寸,明白如果一个人如果屡教不改,不遵守游戏规则会受到应有的惩 罚的。”章程的精华可概括为六个字:不听话,就得揍。这种思维,跟极权政治中的老大哥如出一辙。

  当说,吴永京的暴力教育理念中,很大部分来自极权社会的残余。如阿伦特所言,暴力是极权政治的本质,若联想到共和国60年来的无数惨痛记忆,我们可以部分了解吴永京暴力教育的渊源所自。

  另一个来源,则是中国传统社会中“父为子纲、师为徒纲”的等级法则。所谓“反传统全才教育”,却恰好吸收了传统封建教育的糟粕,未免讽刺。在封 建社会,父亲可以任意用拳头“教育”儿子而不受法律绳缚;老师也可以用戒尺将学生的手掌或屁股打到鲜血淋漓。前者在《孔子家语》中有个典型案例:曾子斩断 了其父曾皙从吴国辛苦觅来的瓜种,曾皙一怒之下用锄柄将曾子打昏。曾子醒后,却问父亲:“刚才您揍我,没累着吧”?知道父亲没累着,就欣然回房,鼓琴而 歌,以表示自己虽然被打昏了,但没有任何不适。这个故事,与“华盛顿的樱桃树”,形成了鲜明对照。至于私塾的私刑,我们可以在鲁迅的散文中看到一些,不过 温情脉脉了一点,在李宗仁的回忆录中就更加凶野离奇:“先生桌上必备有一块长方形木板,叫做戒方。学生如不守规矩,或背书不出,先生就用戒方打头或手心, 打破打肿,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有时,先生的桌子旁边甚至放着一把丈把长的竹竿,当头打去。屋小而竹竿长,所以书房内每个学生的头,他都鞭长可及。”

  “每个学生的头,他都鞭长可及”,这句话多么耐人寻味。

  事实上,今日的“少年集中营”,正是混合了过往的封建家长制、私塾体罚习俗与极权社会残余的怪胎。此种“少年集中营”挂上“理想教育”、“完美 教育”的幌子,再搞一些电视广告、报刊软文、DM传单什么的,对家长就极具诱惑。在中国人的潜意识里,总是对机构充满敬畏,机构的決定总是合理合法的,至 少比个人的決定更合理合法。于是,疯子个人的决定,被替改为机构的决定,再偷换为理想教育机构的决定。无辜的少年,就在此种面目狰狞的“决定”中,遭受机 构惨无人道的折磨,却还是以“为他好”的名义!

  如果我们痛恨封建社会的糟粕,也痛恨极权社会的残余,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对孩子的人权(首当其冲的是接受文明教育的权利)还有如切肤之痛的哀怜,那么就必须彻查“少年集中营”,必须彻底清除暴力教育的阴影。

  彻查“少年集中营”,是因为其毒打、体罚学生的行为,轻则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中“不得对未成年人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的规定,以及《教育法》中非法办学、培训的规定,重则构成《刑法》中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等罪名,法不容辜。

  彻底清除暴力教育的阴影,则是因为我们向往活在一个真正的宪政共和的国家,我们反对所有形式的封建暴力残余,也反对所有形式的极权暴力残余,自然包括反对所有形式的对孩子——未来的主人翁、祖国的花朵的暴力教育。

  这一切,请从摧毁“少年集中营”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458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