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送别  

2009-07-28 08:29:46|  分类: 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嬢是我母亲的三姐,同父异母。到她去世,我们也未曾见面。


三嬢1936年生于四川乐山牛华,200976日病逝于四川成都,随后迁葬回乐山。她一生颠沛流离,与亲人聚少散多。在大饥荒时代,20多岁的她只身去了新疆建设兵团,78年后回到四川,很快又去了河南、安徽,最终在吉林四平安家。2002年,她因思乡回到成都,并终老于斯。逝世前的数年,她与小儿子楼磊渡过了一段相濡以沫的温暖时光。


这些都是表弟楼磊告诉我的,不久前他来找我,要我写悼词和墓志。我们在一家小饭馆喝酒,从中午喝到傍晚。他讲述了他母亲的一生,也讲述了自己的残酷青春。


由于多年的游民生涯,三嬢早就没有户口,因而险些未能火化。中国的黑户向来不被主流社会接受,没想到在火葬场也是如此。楼磊同样没有户口,他今年就要满30了,用他的话说是“我没有户口好多年”。20来岁时他因故意伤人曾被劳教3年,没有户口怎么判呢?他说,“那会儿警察就当我有户口了呗”。


动物凶猛的少年时代对他影响深远,譬如一说到握匕首的各种方式,他就两眼放光侃侃而谈。不过如今他已不再过那种刀口血的生活,他在努力做一个自食其力的有正当事业的人,尽管不时也有困扰和迷茫。


三嬢的离去对他的打击之大,难以言表。当日,我这个长得像匹独狼的表弟曾几度陷入沉默,杯中溅出泪花。


他说:“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及时让妈得到救治。她不愿意增加我太大的经济负担,一直不肯去医院看病,很晚才在我的坚持下去看病。她知道,儿子目前没有太多的经济能力。但是妈不知道,即使花再多的钱,即使花再大的代价,即使要我去做牛做马,做砖做瓦,我也会不顾一切地去做,如果能够治好她的病,如果能够挽回一切”。


他还说:“现在想来,妈和我在成都一起渡过的5年,是我们娘俩最美好最温暖的时光。我们相依为命,经济虽不宽裕,但日子也一天一天好起来。每当想起这5年来和妈的点点滴滴,我的心就像被人用刀子捅来捅去”。


三嬢和表弟都可归入中国的游民阶层,他们在主流社会中失去容身之地,辗转反侧犹如飞蓬。依靠生存本能,他们可以在一些角落找到近似于家的地方,但始终没有归宿感。他们托身的角落或可称为江湖,隐性社会,另一个中国,在那里风波险恶,一饱难求。


下面是我为三嬢写的墓志铭,大概依照表弟的意思,希望能如实反映三嬢的生平,以及表弟的情感。



慟我萱堂,溘然長往;焉得諼草,解此悲愴。

 

生既少歡,死又極促;哭我慈母,自茲殊途。

 

長於蜀南,流於西疆;滯於北荒,終歸故鄉。

 

狐死首丘,池魚故淵;返葬於斯,當笑九泉。

 

年年歲歲,思母如堵;歲歲年年,來祭我母。







  评论这张
 
阅读(287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