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他没有绯闻  

2009-06-17 09:47:15|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段玉裁说文功臣

 

《晶报》专栏

 

 

大师一定要有代表作,没有代表作的大师一定是伪大师。写出代表作的大师,又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一不小心就写出来了,另一种是用尽心血才写出。前者是有运气的天才,后者是有力气的天才。今天我们要讲的这位大师,属于后者。

 

斯人即段玉裁(1735-1815,字若膺,号茂堂),江苏常州金坛人。他的一生,是老实的一生,没有什么花边、绯闻,也缺少轶事、趣事。他的外孙龚自珍说,段氏“年七十丧亲,哀慕如孺子;八十祭先,未尝不哭泣;平生读书必危坐,凡坐卧皆有尺寸”,其正派、真诚、老实的样貌,跃纸而出。

 

段玉裁曾在贵州、四川等地做县官,40多岁就告老还乡,潜心著述。他是戴震的弟子,但于哲学未有什么发明。他的功夫,主要在校勘、训诂、考据。将这三种功夫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则是其不朽名著《说文解字注》。

 

还在富顺代知县期间,他就开始撰写《说文解字注》,常至深夜,—灯荧然。《说文解字》是汉代许慎的著作,也是中国第一部系统分析汉字字形并考究其源的字书,被誉为“前古未有之书”。许慎是汉代最渊博的学者之一,号称“五经无双许叔重”,《说文》一书也极博通之能事,若没有深厚学力、精湛思辨,不可能将之注透。

 

段玉裁大半生心血都投掷在《说文》上,前后花费30多年始完成《说文解字注》。在60岁左右,他不幸跌坏右腿,落下残疾,此后健康每况愈下,春、夏、秋三季多感不适,春季尤甚,“疮烂疥烦,两眼昏花,心脉甚虚,稍用心则夜间不能安宿,又左臂常疼痛不可耐”。他生怕书不能成而身先死,尝谓友人:“贱体春病如故,栗栗危惧,《说文注》恐难成矣……既成而死,则幸矣”。当他终于完成此书时,对自己的学生说:“吾似春蚕一般,茧既成,惟待毙。”1815年,《说文解字注》30卷刊成。数月后,段玉裁溘然而逝,享年八十。他的同门,同是小学家的王念孙叹息说:“若膺(玉裁)死,天下遂无读书人矣”。

 

段注《说文》甫一行世,即赢得极高声誉。钱大昕认为治经学者当奉之为圭臬,王念孙也称,自许慎之后,“千七百年来无此作矣”。民国学者殷孟伦则认为,段注《说文》标志着中国语言研究进入近代,是划时代的里程碑。《说文》有了段注,其语言学价值才真正现于天日。段氏可谓《说文》第一功臣。

 

在我看来,段注《说文》最大的优点,是在许慎的训解之外,从形、声、义着手,阐发汉字的变迁流转,辨析三者间缠绕纠结、互通互补的关系。每一个字的注,就等于一篇小论文,合之则成一部系统的“古代汉语字典+史稿”。

 

段玉裁虽是汉学家,但决不如同时的多数汉学家那般信古乃至泥古。他不盲从宋版书,认为“是处则从之,非处则改之”。这种“勇改”的态度,受到后人非议。其实是一个误会。段玉裁的“勇改”决非“妄改”。他本人也对“妄改”深恶痛绝,曾说:“古书之坏于不校者固多,坏于校者尤多。坏于不校者,以校治之;坏于校者,久且不可治。”

 

段玉裁的校勘,不少为出土敦煌写本、阜阳汉简证实,而这些材料是当年他无法读到的。近人王重民曾以敦煌的《尚书》残卷与段氏的《尚书撰异》对读,发现不少校例吻合。又如段氏曾判《诗经.墓门》“夫也不良,歌以讯之”的“讯”,为“谇”之误。近年安徽阜阳汉墓出土《诗经》竹简,恰为“歌以谇之”,足见段氏校勘之精。

 

要言之,段氏治学的精髓,在“实事求是”、“无征不信”。无论何人之言,断不肯漫然轻信,必求其所以然。倘无证据,即便是圣哲父师之言,亦不信。梁启超认此种精神为清学中最可宝贵的精神,甚至是 “近世科学所赖以成立者”。

 

但段氏晚年,却对终身浸淫的小学有几丝怀疑与后悔,他在一个题跋中说,自己“喜言训故考核,寻其枝叶,略其本根,老大无成,追悔已晚。”这可能是对理学家的一种谦虚,但也可能是真实的反省——“寻其枝叶、略其本根”的毛病,正是乾嘉主流学者的通病。

 

在八十岁时,此种矛盾心理更加凸显,他写信给福建的一个朋友,说:“愚谓今日大病,在弃洛、闽、关中之学不讲,谓之庸腐;而立身苟简,气节败,政事芜,天下皆君子,而无真君子,未必非表率之过也。故专言汉学,不治宋学,乃真人心世道之忧,而况所谓汉学者,如同画饼乎!”

 

段玉裁以汉学大师的身份,竟指汉学“如同画饼”,足见乾嘉汉学在段氏晚年,也即嘉庆末期,即将走到尽头。而其时中国的世运学风,也就要迎来复杂而新鲜、深刻而痛苦的变化。

 

【参考书目·作者姓氏拼音排序】

 

董莲池,《段玉裁评传》,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 

段玉裁撰,钟敬华校点,《经韵楼集(附补编年谱)》,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

梁启超著,朱维铮校注,《梁启超论清学史两种》,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85

许慎撰,段玉裁注,《说文解字注》,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06

徐世昌等编,《清儒学案》,北京:中华书局,2008




 

  评论这张
 
阅读(529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