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晋官难当:官员担当缺失与制度隐忧  

2009-05-04 13:23:41|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易评论稿件 宋石男

 

去年9月,山西临汾市“襄汾溃坝”事故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并直接导致时任山西省长的孟学农去职。孟走前留下四个字:“晋官难当”。

 

对临汾而言,此四字一语成谶。自去年920日临汾原市委书记夏振贵停职检查起,临汾市委书记空缺了199天,直到今年48日,谢海出任临汾市委书记,才结束这一尴尬局面。

 

在矿难高发的山西省,做官犹如坐火山,三年之内,山西就换了四任省长,以至有民谣说,“人说山西好风光,谁当领导谁心慌。”临汾又是火山中的活火山,三年之内,换了四任市长。据不完全统计,2000年至今,有新闻报道的临汾矿难至少达23起,共造成死亡失踪712人。于是,又有民谣说,“山西省长干不干,临汾矿难说了算。”

 

但“晋官难当”,并非“不当晋官”的理由。在临汾市委书记空缺199天的背后,藏着众多官员的担当缺失。“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为了国家责任、民生疾苦,岂能因个人官位而患得患失,趋避不及?遗憾的是,我们却看不到“吾曹不出,如苍生何”的担当,也看不到“虽万千劫吾往矣”的担当。

 

明末的黄宗羲以为,“出而仕也,为天下,非为君也;为万民,非为一姓也。”如今官员出仕,多数却既非为君,也非为天下,更非为万民,而是为一己之私。如此,自然极易导致担当缺失。

 

清人洪亮吉曾上书嘉庆,指斥当时官员的集体担当缺失,其言利如白刃,“盖人材至今日,销磨殆尽矣。以模棱为晓事,以软弱为良图,以钻营为取进之阶,以苟且为服官之计”!而这些“模棱、软弱、钻营、苟且之人,国家无事,以之备班列可也;适有缓急,而欲望其奋身为国,不顾利害,不计夷险,不瞻徇情面,不顾惜身家,不可得也”。洪亮吉笔下的官场模样在今天或仍存活,与之相应的,是一段流传于体制内的新“佐治药言”:“搞定就是稳定,摆平就是水平,无事就是本事,妥协就是和谐”。

 

在这种为官指导思想下,自然没有“以天下为己任”的施政抱负,也没有“治乱在万民之忧乐”的悲悯情怀,有的只是趋利避祸、无能颟顸、苟且钻营、混天过日。然而,官员可以躲猫猫一样地躲避晋官之任,晋民却能躲到哪里去呢?当大坝崩溃,瓦斯爆炸,窑洞水浸,矿井塌方,官员们可以因没有赴任而免去责任,而暗自庆幸,坝下井内的矿工们,却要为官员们的不担当而担当,付出躯残乃至身亡的代价!那些遇难矿工,注定将死不瞑目。他们一批又一批被活埋地下,却不能换得幸存下来的兄弟们的安全保障。国际劳工组织的《矿山安全与卫生公约》已获中国政府承认,但专家指出,其中不少最基本的权利,中国矿工仍远未获得。

 

不过,官员的缺乏担当,只是事件的表象部分,若我们往深处看,会发现更刻骨的隐忧。譬如说,有担当的官员,是否就一定能打破困局、改天换地?未必。请先看看明代海瑞的命运。

 

在明代,应天府的经济、文化最为发达,历来又号称“繁剧难治”,是相当棘手的任区。海瑞被派任应天府巡抚,他有担当,没有逃遁,而是以澄清自勉,竭尽心力,一意挫豪强,抚穷弱,整饬吏治,矫革宿弊。很快收到成效,曾受贿的官员,望风解印绶而去,而权豪势宦,也敛手屏息,甚至移省避之。然而好景不长,不久海瑞就遭多人弹劾,被指“迂滞不谙事体”,“庇奸民,鱼肉缙绅,沽名乱政”等,最后竟因“志大才疏”而罢官。

 

有担当的海瑞不能破局,因为他面对的是一个复杂的地方权力谱系(此谱系常能直通中央),其中既有退休的高级官僚,也有当地的豪强大族,更有当轴有力者的亲朋裙带。这些政治、社会势力的利益格局一旦被海瑞打破,自会集体反弹,而海瑞以一己之力,很难与之抗衡,最终只能接受罢官的失败命运。

 

在山西省,官员可能同样要面对一个复杂的地方权力谱系。谁能知道,在每一座矿山后藏着一双多么有力的手?谁又能知道,在每一个矿洞里的水有多深?具体到临汾,如果当地黑色豪门企业背后那看不见的手的级别,远高于临汾书记、市长,后者就很难有效运用行政权力,去澄清污浊、革陈除弊。

 

当然,“上面有人”也许只是一种猜测和幻觉,有志澄清的官员更可能面对的是“下面有人”的困局——那就是当地盘根错节的大小利益集团,商人与公仆的缠绵纠结,互为奥援。实际上山西土老财,从来就是盘踞一方,维系有浓厚的封建乃至蓄奴色彩的经济,却能令多方束手。如此的社会土壤,更增加了官员有所作为的难度。然而,一旦发生矿难,地方党政负责人,又会因“问责制”而不得不接受免职或更严厉的处分。在这种态势下,“聪明人”自然会想方设法活动,避免去这种被诅咒的地方为官。

 

社会学家丁学良评论说,临汾现象是中国社会过去20多年来,经济的发展进步、官员腐败和官商勾结问题的集中反映。问责制是一种进步,可以部分缓解社会矛盾,但不能根除制度隐忧。如果只依赖行政权力,不凭借法律权威,地方政府官员就可能经常遇到只有化身国务院总理才能解决问题的困境。

 

在法制社会,执法依靠的是法律本身的权威,而非执法者的行政权威。丁学良因此小结道,“晋官难当”反映出中国政治的根本弊病——重行政权力而轻法律权威;重人际关系而轻规章制度。

 

此种弊病一日不被根除,则制度隐忧一日不能消解,而“晋官难当”及“不当晋官”的局面,就不能被扭转;“晋祸难止”、“晋工难活”的悲惨图景,也仍将不断上演。 




  评论这张
 
阅读(148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