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王小峰的吃与狄马的歌  

2009-04-23 16:12:00|  分类: 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个月前,李宇春在四川考察工作,强调要进一步弘扬伟大的抗震救灾精神。

2个月后,他的好朋友、中国博客界四大天王之一的王小峰到四川考察工作,准备采写四川精神。

这是第三次见到王小峰,彼此间也算有些默契。人与人之间的默契是奇怪的东西,也很难考究它的来源。说起来我跟王小峰的性格大不相同,爱好似也不大重叠,比如我喜欢女人,他不喜欢,他喜欢挖苦人,我不喜欢。哈哈。

没默契的人之间,常常会拘束不安,没话找话,而有默契的人之间,相处起来就轻松多了,坐在一起的话,既不会恶狠狠如黑社会讲述,也不会冷冰冰若怨偶对坐。

晚上,吃乐山烧烤,约好8点半,三表9点多才到,说是出门前手指头脱臼,去省医院正骨去了。三表称,手指习惯性脱臼好多年,是因为踢球,老被1986年的马纳多那附体,将足球当排球打。我则疑心他是小时候学钢琴,因手指不够修长,被其制服眼镜素人女老师逮着手指头猛拔,拔多了,自然就习惯性脱臼了。

这晚,三表露出了他的好食量。人们一直说老六是吃货,极可能是三表给老实人栽的赃。三表长相斯文,以前我就形容过,是北人南相,身材也正常,没有罗永浩式的大肚子,没有冉云飞式的大光头,也没有北风式的大胡子。但是他挺能吃。在烧烤店吃的不算多,大约百来串肉、排骨和飞机(乐山话,鸭舌),一些钵钵鸡,小半盆干锅鸡。以鸡为主,是因为我要刺激不好女色的他。喝的不算多,1瓶啤酒多一点,三表不善饮酒,喝多了关节要疼,跟苏东坡一个毛病。随后,三表在蹄花店又干掉了一整根胖蹄花,还有二两抄手。

在蹄花店,成都第一袍哥冉云飞冉匪过来见三表。过来的时候冉匪已经醉了,被莫之许莫大、西部歌王狄马等率众灌成了弱势群体。一见我面,就过来拥抱,说三表啊,三表是一定要见的,你好,三表。我羞怒地拨开他的光头,说我是陈晓卿,三表在那里。于是冉匪转过去要跟三表拥抱,后者使出短道速滑的功夫轻轻躲开,顺手把莫大递了过去。

厚道的我赶紧抓住老冉,喂了他一根胖蹄花,二两抄手。老冉吃得精光,连汤都没剩一滴,仿佛他的名字叫百年一遇的饥荒。我忍不住暗叹,莫大啊莫大,你们丫可真坏。

不过老冉也好,三表也好,莫大也好,天涯的王兄也好,很快都失去了话语权,当狄马老师展开歌喉。

应该承认,江湖传说的“狄马在写字人中唱歌最好,在唱歌人中写字最好”并非虚言。他是原生态民歌,陕北风味,开始还略有放不开,因为此时已是午夜2点,我们坐在大街边,但旋即彻底融入歌中去。

狄马的歌声价值连城,慷慨中带上忧伤,朴实中不忘缓急。音质特别好,亮,不论小嗓子还是真嗓子,想上去一下子就上去了。气息也好,毫不修饰的颤音因为决不装逼,可以一直颤到你心尖上。他的表情,更是投入地像在开一场送给自己的追悼会,眼睛本来就不大,这会儿更加藏起来,与此同时,伤感与沧桑于瞬间溢出。

狄马长得跟我的兄弟卡特尔王子奶娃酷似,个头略小一点,一看就是突厥后裔,非我族类。所以我想,中国最好的声音都来自异域异族,所谓的汉族人是唱不来真正的歌,他们的歌词,他们的发音,缺少一个最重要的东西:真诚。而在狄马的声音中,这个玩意儿严重超标,以至升为上穷碧落下黄泉的生命的飞扬的激情。听歌无非听感情与声音与旋律的融入度,而狄马在这方面可谓接近完美。听他唱歌,就想起一个陕北莽汉子,独走在黄土高地,遥望数十里没有人烟,就那么孤独地走,孤独地抒情,孤独地喊,孤独地呜咽,水来了他就在水里唱,火来了他就在灰烬里唱。这么一路孤往,一路独行,旁若无人,直唱到闹市,把闹市都唱得孤独了,把人群都唱得寂寞了。

用狄马自己的话说则是:“我出生在陕北,那里有一句话说,会走路的就会跳舞,会说话的就会唱歌。民歌是陕北人生命中的盐。我到西安工作后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我会唱歌,就像我意识不到我会吃饭一样。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被西北大学几个朋友拉到临街的马路上灌醉,一声唱出去,从此一发不可收……我认为陕北民歌是一种旋律性的哭泣”。

那天狄马唱了两首歌(他说自己能唱2、300首地道的民歌,多传自其奶奶),其中一首由传统的陕北民歌《上坟调》改编,歌词大约是:


      青天蓝天老蓝天,

      杀人的老天不长眼。
      杀了别人我不怨,
      杀了民主实可怜。
 
      对面下来个吹鼓手,
      吹着唢呐打着鼓。
      吹鼓手来走你的路,
      不要学我哭民主。
 
      对面下来个赶脚汉,
      赶着毛驴驮着炭。
      赶脚汉来走你的路,
      不要笑我哭民主。
 
      对面下来个当官的,
      坐着轿车穿着皮。
      当官的来走你的路,
      不要笑我哭民主。
 
      青天蓝天老蓝天,
      杀人的老天不长眼。
      杀了别人我不怨,
      杀了民主实可怜。

歌毕,连街边闲坐的蹄花店小妹,也忘情鼓掌,襟有啼痕。




  评论这张
 
阅读(344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