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如何对春天抒情才能准确?  

2009-04-13 09:39:39|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宋蜀人的春日遨游

 

《成都客》专栏

 

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有一个著名命题,即公元前800至前200年之间,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如果我们具备足够的风趣,也可将“轴心时代”的概念借用到蜀地,并将“人类文明”换成“春日遨游”,那么我们可以发现,唐宋正是成都人春游的“轴心时代”。在那些美好的春日,遨游的成都客如野马般自在,其从容浸淫的风物亦似黄金灿烂。

 

太守太守,遨游之头

 

唐宋时期的巴蜀,经济之繁荣,人民之富庶,历代罕睹。唐陈子昂说:“伏以国家富有巴蜀,是天府之藏。自陇右及河西诸州,军国所资,邮驿所给,商旅莫不皆取于蜀”。可见巴蜀作为天下仓储的地位。唐代又有谚称“扬一益二”,谓天下之盛,扬州为冠而成都次之。北宋吕陶也称:“蜀之四隅,绵亘数千里,土腴物衍,资货以蕃,财利贡赋,率四海三之一,县官指为外府。” 这里的“县官”并非县令,而是天子,汉代人常这么用,后人也有时袭用。)巴蜀的赋税竟占到天下的1/3,想不夸富都不行了。

 

有如此雄厚的经济基础,加上唐宋两代巴蜀的政治社会环境又相对稳定(所以唐玄宗、僖宗逃难都要入蜀),民间自然渐渐滋生一种不动摇、不懈怠、不可能不折腾的春日遨游习气。成都现在号称“休闲之都”,历史渊源大概就埋伏在唐宋时期。

 

以历史的眼光看,成都之春游兴自唐代,盛自宋代。而宋代成都春游之盛,又是倡自官方。

 

元人费著撰《岁华纪丽谱》,称“成都游赏之盛,甲于西蜀,盖地大物繁而俗好娱乐。凡太守岁时宴集,骑从杂沓,车服鲜华……或以坐具列于广庭,以待观者,谓之遨床,而谓太守为遨头”。而苏轼《次韵刘景文次元寒食同游西湖》自注也说:“成都太守,自正月二日出游,谓之遨头,至四月十九日浣花乃止。”所谓遨头,大约就是遨游之头的意思吧。

 

率先领导春游潮流的,是宋人张詠,他曾两任益州太守,相当喜欢遨游,甚至将春游事项写进法令,“从其俗,凡一岁之内,游观之所,与夫饮馔之品,皆着为常法。”说来也奇怪,对张詠制定的春游“常法”,后来的地方长官“从之则治,违之则人情不安”。可见春游不止是普通娱乐,更事关社会和谐啊!

 

在张太守的领头下,一到春日,则“士女栉比,轻裘袨服,扶老携幼,阗道嬉游”。多年以后,卸任离蜀的张詠还写诗追忆当年的快乐时光:“……虹桥吐飞泉,烟柳闭朱阁。烛影逐星沉,歌声和月落。斗鸡破百万,呼卢纵大噱。游女白玉珰,骄马黄金络。酒肆夜不扃,花市春渐作……”

 

张詠之后,另有一位成都太守宋祁,因名句“红杏枝头春意闹”又称“红杏尚书”。宋祁去成都前就喜欢遨游,当仁宗要任命其出知益州时,宰相曾试图阻止,说蜀风奢侈,“红杏尚书”去了怕要折腾。不过宋祁还是去了成都,也真将蜀地春游之习光大。他创新了不少花样,譬如喜欢摆造型儿,在宴饮后,放下帘子,点燃一双大烛,和墨伸纸,修撰《唐书》,“远近观者,皆知尚书修唐书矣,望之若神仙。”他的内宠很多,有次春游锦江,偶觉寒,命取短袖衣,结果女人们都来送,一下子堆起十几件。他看得眼花,又恐有厚此薄彼之嫌,最后一件都没有穿,冷得打摆子,赶紧回府。

 

【蜀乐解忧,奇技消愁】

 

不论官方或民间,成都春游的最大特征均可归纳为四个字:“有声有色”。

 

声即“音乐”。官方出游,则“倡优鼓吹出入拥导,四方奇技,幻怪百变,序进于前,以从民乐”。最后一句泄露了民间早已乐声与春光齐飞的秘密,而官方的音乐节拍,还得跟从民乐呢。

 

事实上,巴蜀跟音乐有深厚渊源。《宋史·地理志》说蜀地“好音乐,少愁苦”,可见蜀人的乐观,部分是受欢悦的弦乐熏陶。陆游自注其诗《雨夜怀唐安》,也说:“蜀人旧语,谓唐安有三千官柳,四千琵琶”。唐安即今成都西面的崇州,大道边有三千株官植柳树,而垂杨之中,竟掩映着四千部琵琶,可见民间音乐之盛。顺便说一下,唐宋时期,巴蜀以出产檀木精制的龙首琵琶闻名,曾有宦官自蜀中将之带回长安,献给玄宗,后玄宗又赐予杨玉环。

 

“色”可解释成绝色,也可解释成“眼福”,那就不仅是看美女。成都自古多绝色,宋代景焕《野人闲话》称,“每春三月夏四月,有游花院者,游锦浦者,歌乐掀天,珠翠阗咽”,真是风鬟雾鬓,目不暇接。不过,只打望美女还算不得十足的春游,更要看奇人奇技。

 

宋代庄季裕《鸡肋编》记载,当春游开始,成都民间兴起西园集会,酒坊各派出艺人代表,有如今日之酒吧小姐,比什么呢?比骰子。将骰子置于盒中摇撼,点数多者得先,称作“撼雷”。同书还记载另一个有趣的表演,类似于今日之相声或小品。表演者坐于场中,四围皆官宅看棚,棚外作高凳,老百姓立于其上。表演者每获得一次哄堂大笑,记分员就插一支青红小旗于垫上。最后,以插旗多少计算胜负。今日四川多出谐星,此可谓谐星的祖师爷了。

 

奇技也涌现如笋。《太平广记》记载,宋时有官员于成都开元寺选一大院,遣蜀之绝巧能工,极其妙思,通过能转动的机械装置,做成一铺木人,丝竹皆备,不亚于中央交响乐团。老百姓也获准免费观看,一连三日,欢天喜地。

 

 

【二月二,三月三,四月十九】

 

如果将成都的春游比作一场战役,那么有三个重要日子,就像三个战略要地,耸立在时间地图之上。

 

一是二月二日(农历,以下均同),踏青节。人们要在这天出门去找春天的绿,正如桃花要去找红而梨花要去找白。早先,都人士女络绎游赏,缇幕歌酒,散在四郊。前面提到过的张詠,以为散而游之不如聚之为乐,遂于此日出万里桥,为彩舫数十艘,与宾僚分乘之,音乐鼓吹前导,士女骈集,观者如堵,号称“小游江”。张詠还写诗赞称说:“春游千万家,美人颜如花。三三两两映花立,飘飘似欲乘烟霞”。其景其情,真令人中指大动。

 

二是三月三日,上巳节。人们去水边祭祀,用浸泡了香草的水沐浴,据说可以祓疾去厄;有巫觋卖符于道,游者佩之,希望这年的蚕业兴旺,趋福避灾;若看见少女、美妇们行走在水边,自然觉得幸福就要来临。《岁华纪丽谱》中有八个字的描摹极其传神,曰“轻裾小盖,照烂山阜”。

 

三是四月十九日,浣花夫人诞日。前面曾说二月二日“小游江”,那么四月十九日则是“大游江”。这天一般要去祭祀浣花夫人的祠庙,浣花溪也有官舫民船,乘流上下,嬉笑竞渡。遇上太守心情好,还会分酒给游人喝。这一切,宋人任政一在《游浣花记》中有生动形容:

 

……都人士女,丽服靓妆……罗拜冀国夫人祠下,退游杜子美故宅,遂泛舟浣花溪之百花潭,因以名其游与其日。凡为是游者,驾舟如屋,饰以缯彩,连樯衔尾,荡漾波间,箫鼓弦歌之声,喧而作。其不能具舟者,依岸结棚,上下数里,以阅舟之往来。成都之人于他游观或不能皆出,至浣花则倾城而往,里巷阗然。” 

 

文中的“冀国夫人”,就是浣花夫人。传说她姓任,唐人,住浣花溪头。有僧过其家,疥疮遍体,她却善待之。一日僧持衣求浣,她欣然濯于溪边,每一漂衣,莲花应手出。百花潭因此得名。后来任女嫁给西川节度使崔宁,当蜀中杨子琳叛乱时,散财破贼,保卫成都,被唐代宗钦封为冀国夫人。

 

流年偷换,今日已不是唐宋,而二月二,三月三,四月十九等节日,也不为人们熟知。那位曾令成都人“倾城而往”的浣花夫人,也不再风光,渐没入沈杳冥霭。宋代诗人范成大曾写诗说:“今人不好事,佳节弃如土”,可谓一语成谶。

 

然而,现代人有现代人的生活,一味怀古,甚至佞古,进而复古,未必是好事。在我看来,善待传统文化,就是不要去惊动它,且让它保持真面目,静穆矗立在时间的地平线上。就此文而言,则是不要去搞什么山寨版的春游二月二,三月三,四月十九,那只会让人变得很“二”。

 

  评论这张
 
阅读(2828)|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