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北外“疑似文字狱”  

2009-03-16 14:01:24|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一补:也有另一种声音,“北外退学女”被指携腾讯炒作》点此进入


如果“香奈儿女孩”所说属实,则“北外”将声名狼藉。(点此进入

 

一个“北外”的普通女大学生,只因为写博客批评教育部,就被校方强制退学,这可真是天大的不幸。不止是女生的不幸,也是“北外”的不幸,更是天下所有被掐住脖子,言辞被禁锢者的不幸。

 

女大学生说:“13日上午和下午,我们系的刘老师2次找我谈话,先是了解关于学生和找工作情况的,接下来就直接问我博客的事情,说我的博客直接攻击教育部,攻击教育部就是攻击国家,给学校领导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学校要求我立刻停止博客更新,撤掉文章,否则后果很严重”。

 

有这种政治素质过硬、形式逻辑混乱的“刘老师”,“北外”可以改名叫“北京外星人学校”了。而如果真因为学生写博客批评教育部就将其强制退学,“北外”则是在制造一起骇人听闻的当代文字狱。

 

“北外”目前所犯的首要错误,是将女大学生行使正当的批评权当成了“攻击”。什么是攻击?攻击无非两种,一是恶意的诽谤,二是暴力的冲击。从女大学生此前的相关博文看,既没有恶意诽谤教育部,也没有号召大家去群殴教育部长,怎么就“攻击”了呢?至于校方用种种手段劝其退学或逼其退学,反而是次要议题,这里且不赘述。

 

在我看来,女大学生批评教育部,不但不是坏事,而且还是符合中国知识分子传统的好事。事实上,中国自来就有“士人清议”之传统,而大学生乃是重要主力之一。从东汉末年“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太学生,宋代“鸣鼓而攻之”的太学生,到明末东林党人的结社,到戊戌政变前的公车上书,再到90年前的五四运动。大学生批评时政,参政议政,乃是学子分内之事也是学府题内之义,怎么就被北外校方看成是僭越之举了呢?

 

陈登原曾在《国史旧闻》中这么写道:“当风雨欲来之候,有万木无声之静,在位不言,具官不言,于是国家之事,竟挂于血气方刚之学生之口”。现在,国家之事就挂于血气方刚之女大学生之口,是掐住她的脖子让她闭嘴滚蛋,还是与其平等对话并助其顺利完成学业,选择权就在北外校方手上。想好了,制造文字狱虽然可以凸显力量和肌肉疙瘩,但却极可能被千夫所指,“臭名恒久远,气味永流传”。

 

要之,女大学生当然有权批评教育部,不但根据人类之天赋言论自由,更根据女大学生自身特性——如今既然高唱教育产业化,那么家长自然近似投资商而学生则近似消费者,对教育部及学校来说,他们是必须尊重的主人翁,而非任意处置的奴婢。因此,在北外女生此次事件中,教育部及校方应当以理性、开明、宽容的态度与之对话,而不是掐着她的脖子,那么漂亮的脖子,要她收声、走人。否则,如下的描述或将并非小概率事件:无数网民直接攻击北外,攻击北外就是攻击教育部,攻击教育部就是攻击国家,给社会造成很大的压力,也让中国高等教育制度再创“名声负增长”的新高。


  评论这张
 
阅读(320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