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毕沅柔而能进  

2009-02-08 12:23:57|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晶报》专栏

 

乾嘉时期,有三位教父级人物,号为能得士,一位是朱筠,一位是王昶,另一位则是毕沅。三人之中,朱筠对乾嘉学派的形成影响最大,王昶则主要执掌诗坛月旦,而毕沅官至一品,位望最高,其主持编撰的《续资治通鉴》(洪亮吉、孙星衍出力最多,邵晋涵、章学诚、钱大昕也分别有修补或建议)、《史籍考》(章学诚为主力,此书今已佚)等,在当时、后世也影响极深。

 

毕沅(17301797),字秋帆,江苏镇洋(今太仓)人。他少而丧父,和黄景仁一样,也同有神童之目。不过毕沅的运气更好,30来岁就中了进士,且是状元及第。此后仕途顺畅得像抹了猪油,从监司一路干到陕西巡抚、河南巡抚、山东巡抚,又当上湖广总督,位极人臣。

 

他虽多次参与军务,比如金川之役,湖北教匪之役,但或管理军需,或为总调度,并没有真正提兵打仗,仍属文官。洪亮吉直言军旅非其所长,并称其身后因军中账务问题被追夺世爵、抄没家产,是由于属吏上下其手。

 

毕沅是否贪污,现在很难下定论,但他的一生,确实富贵堂皇,就像牡丹般开过。在陕西任巡抚时,他爱宴宾客,又搞同性恋,以致人们将其府邸称作“兔儿园”,他也不气。

 

毕 沅的同性恋嗜好,在青年时期就比较显著了。赵翼《檐曝杂记》说,京师梨园中有色艺者,士大夫往往与狎。宝和班中有个叫李桂官的小伙子,据说“波峭可喜”, 毕沅就去勾兑,后来得中状元,时人以为是桂官带来的好运,称之为“状元夫人”。当然,所谓桂官带来好运,纯属扯淡,桂官跟当时不少人都搞,为啥其它人没中 状元?赵翼和袁枚都疑似与其有染,比如赵翼曾甜蜜蜜地为桂官作《李郎曲》,而袁枚也为桂官的文章作序,还写长歌。

 

毕沅此人,对同性恋伙伴温柔,对同僚也客气,洪亮吉称其“得力处在能事事让人,然遭际实亦半由此”。聊举两例:

 

在 军机处任职时,他与诸重光等以举人身份参加礼部会试,若中榜,再参加殿试。会试发榜前夜,该诸重光值班,他却要毕沅代劳,说:“老子书法好,会试若中榜, 殿试可望前列,现在需要回去休息,你丫书法不行,没啥戏,不如代我值班”。毕沅笑笑,就应了。当晚,恰好收到陕甘总督黄廷桂关于新疆屯田事宜的奏折,毕沅 无事,熟读之。翌日会试发榜,毕、诸、童等均中。几天后同去殿试,恰好是关于新疆屯田的策对,毕沅热学热卖,答得可欢了,最后夺得状元。诸重光则位列其 次,气得不行。

 

又有一次,毕沅在翰林充讲官,有同事叫励守谦的,刚被乾隆训过,心理素质差,吓唬得不去,喊毕沅代。毕沅笑笑,就代了。结果当日毕沅答对乾隆问题,又现场写命题诗,大出风头,遂入乾隆提拔序列。

 

毕 沅的脾气之好,甚至有“胆小”的传闻。孙静庵《栖霞阁野乘》记“毕秋帆之胆小”一条,说毕沅督陕甘时,曾登华山苍龙岭,岭壁陡削,他乘舆攀援而上,尚不觉 险,及至其巅,俯视无垠,就吓唬坏了,竟不敢下山,说:“此生当死于此!”更大哭,作书别家中。同游人怎么也劝不住,只好把毕沅灌醉,用毛毡裹缒而下。毕 沅回去后对幕僚叹道:“老夫今日得生还矣。”于是筹款开广山道,使民可登。

 

此 条记载,我不甚相信。毕沅前后主持平定湖广、陕甘的苗乱、邪教,仕途数起数落,但生前始终是“不倒翁”,岂会如此窝囊?考钱大昕为其作的墓志,称毕沅“识 量宏远,喜愠不形于色,遇僚属以礼,议事不执己见,人人皆得尽其言。若大疑难事,众莫识所措者,公沈机立断,虽万口不能夺”,可谓深得“民主集中制”精 髓,决不糊涂,也不疲软。

 

不 过,总的说来,毕沅比较厚道,见黄景仁的诗写得酸楚,马上送五百金,对幕中的学者才人,也比较优待。洪亮吉作《毕宫保遗事》,称其“爱才尤笃,人有一技之 长,必驰币聘請,唯恐其不来,来则厚资给之。”孙星衍在他幕下,好骂人,惹得严长明等人联合去告状,并说“孙不走,大伙儿就一拍两散”!结果,毕沅是叫孙 搬出去了,但另给一好宅独住,又加倍发薪水。其余人大翻白眼,却也无可如何。

 

毕沅的幕中人才,可谓盛极一时,先后有洪亮吉、孙星衍、章学诚、邵晋涵等,均是学界的“角儿”。王昶为毕沅作神道碑,也不无艳羡,说后者的府中“名流翕集,望若登仙”。

 

纵观毕沅的一生,个人才力或许不足,但善用才人,于文化学术上亦能成就一番事业;个人能力或许不足,但以柔为进,在封疆大吏的位子上终也成就一番功业。“性格即命运”这句老话,放在毕沅身上,还真是妥贴。



  评论这张
 
阅读(256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