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史上最厚道师爷  

2009-02-18 09:42:13|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辉祖妙手仁心

 

《晶报》专栏

 

一说到“绍兴师爷”,可能多数人会皱起眉头,眼前浮出留山羊胡子、猥琐、刻薄的刀笔吏形象。不过,今天我们要讲的这位“绍兴师爷”(也许还是最著名的“绍兴师爷”),将颠覆您对师爷的固有印象。

 

斯人即汪辉祖(1731-1807),清代绍兴府萧山县人,著名幕客、文人。他11岁丧父,为两个母亲(徐、王二夫人,一是生母,一是其父之妾)艰难抚养大,因此终身都特别孝顺。二母去世,他编纂《双节堂赠言集》,四处拜托名士为二母作传、诔、铭、赋、诗,多年积成千数百篇,凡62卷。他还花不少钱为她们请旌表(清代定例,30岁以前守节的妇女才能请旌表,可见徐、王二夫人均是青年守寡,共同抚孤,殊为不易)。

 

辉祖20岁时,岳父任江苏金山知县,招呼他去帮忙,这也是辉祖作幕友的开始。清代的幕友大约有三种:刑名、钱谷、书启。刑名协助结讼断案,钱谷协助经济民生,书启协助起草公文,其中刑名的待遇最高。

 

辉祖做的就是刑名。早年在长洲县幕中,他遇到一老油子,叫李胡子,要传授他纳贿秘技,辉祖坚拒。恰好他回省乡试,别人代馆,听了李胡子的话,不久就事发被查办。

 

辉祖在幕中,不但清明廉洁,又常以宽厚之心、严谨之思断案,时有“事经汪君,必无冤狱”之誉。

 

平湖县有个叫盛大的逃军,回当地纠匪抢劫被逮捕,他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不想多吃皮肉之苦,问什么劫案都信口诬服,其实有些案子不是他做的。辉祖发现口供疑点,进而找寻物证,抽丝剥茧,洗清了盛大未犯的罪名。最终,盛大没有被判死刑。

 

又有个青年寡妇俞氏,无子有二女,孀居四年,族人援例要充公其夫遗产42亩田为宗祠祭产,县官看援例不假,就批准了。辉祖当时在休假,回来一看,立刻反对。他说,孤儿寡妇不受遗产,却让不相干的族人收去,“不但无此政体,也无此风俗”,遂为俞氏争回田产。

 

他的仁厚悲悯,大抵如是。

 

算起来辉祖作幕友的时间足有34年,在江苏9年,在浙江25年,共经历16个主人,直到他56岁考中进士,到湖南宁远当县令,才结束游幕生涯,也正好一试在幕中练就的仁心妙手。

 

宁远县有少数民族,民风粗野,又有不少挑拨生事,借以牟利的讼棍。辉祖就先整典型,处治恶讼师黄天桂,使其仓皇逃逸。随后黄氏报复,匿名投书侍郎傅森,诬告辉祖。傅森派人调查,百姓皆称辉祖“湖南第一好官也”,于是辉祖声名愈著。

 

接下来,辉祖又清理带黑社会性质的恶乞头子老猴夫妇。老猴俗称飞天蜈蚣,其妻号飞天夜叉,二人有拳勇,伙党羽近百人,分路强乞,危害里中167年。而辉祖一来,立捕杀老猴夫妇,其党羽也如日下之雪般消融。

 

随后,辉祖又漂亮地处理了一桩关系民生的“盐引之争”。当时卖盐需要盐引,也即一种类似许可证的东西,按地域划分,比如持淮盐引,就只能卖淮盐。宁远县按律当食淮盐,但邻境多食粤盐,而粤盐的价格又比淮盐低几倍,宁远县的百姓就常私买粤盐。知府得知,派牟侦捕,民心惶惶。辉祖觉得这不合理,就给上级写信,希望改宁远的淮引为粤引,却久不得回复。他就自己发布公告:零买10斤以下食盐者,允许选择粤盐。民间举额相庆,而官场一片哗然。还好,时任湖广总督的毕沅比较开明,幕中也多名士,认同辉祖的做法,遂开盐业零售之禁。时人赞称辉祖为“莽知县”。

 

但这“莽知县”在断案上,却又一点不“莽”。他轻易不肯动刑,认为受刑之供多不可信,即使可信,也是用刑逼出来的,自己良心上不能安。而遇到罪人当杖,辉祖就呼之前,说:“法律不可违背,然而你的肤体受于父母,怎能因行不肖而亏辱之呢?”再三语,直到罪人哭,辉祖也哭。

 

当时民间争讼,常至于倾家荡产,因为打官司的草民既要负担官员的贿赂,又要对付胥吏、讼师等的讹诈,若输了还可能被重罚。辉祖对此有清楚认识,他在《佐治药言》里引民谣“堂上一点朱,民间千点血”,以为县官应体恤民生,不可峻刻,否则“下笔时多费一刻之心,涉讼者已受无穷之患”。

 

问案之外,相验(验伤、验尸)也是县官重要职务。辉祖幕友出身,深知仵作、杂佐可能在此环节舞弊,因此无论寒暑远近,必亲临现场相验。在60多岁时,他还远赴200多里外的山区,验一起命案,结果轿夫失足将他摔下山崖,伤了左足。偏巧此前上司要派他去桂阳办一起棘手的案子,加上他平日清直耿介,得罪过不少小人,遂被安了个“迁延规避”的罪名,革职斥退。辉祖离开宁远县的时候,众多百姓哭泣相送,牵连不舍,至县境犹不忍返,可见其得人心之厚。

 

他辞归后,又被大吏邀去主持西江塘的水利工程,此工程最初预算28900缗,结果在辉祖主持下,工程规模扩大了一倍,且异常坚实,而实际用钱却省了6300缗。古今相似,兴修水利均常是上下其手的好机会,辉祖却一介不取,那是信守对他两个母亲的承诺。早先他作刑名幕友时,二母不悦,以为刑名多自百姓劫中求财,辉祖就立誓决不枉收一钱,他也做到了终身守约。

 

有人曾当面称赞辉祖“官声好”,“一介不取”,辉祖却不高兴地回应说:“这有啥好夸的呢?就像良家妇女不乱搞一夜情,那是分内之事,没什么好表扬的”。辉祖的意思大约是说,不贪污只是道德底线,而非道德高端,因此不值得赞扬。

 

辉祖大半生在幕中,后又为县令,尘务缠身,学问上自然说不上太好。但他在史学尤其姓氏学上,也颇有心得,著有《元史本证》、《史姓韻编》、《二十四史同姓名录》等书,而《韻编》还是最早的《二十四史》人名索引;其《学治臆说》、《佐治药言》二书,对地方行政实务有不少精湛论述,且饱含朴素的人道主义精神;而其自撰年谱《病榻梦痕录》及《梦痕录余》,胡适称赞为“中国自传文学中最佳一部”,瞿兑之则认为可当一部“乾隆六十年中社会经济小史”,亦有不凡价值。

 

辉祖曾给章学诚写信,声称自己只做州县的幕友,不做督抚的幕友。因为州县幕友与主人地位相当,可分庭抗礼,不合则去,才能真正佐治,裨益民生;而督抚幕友虽华贵舒适,但必须察看主人颜色,献策也难以专为治民。官至督抚的阮元可算辉祖知音,他读了辉祖的佐治著作,忍不住感叹说,要是有司之治皆若汪君,就好了。阮氏又作《循吏汪辉祖传》,说:“天下虽大,州县之积也。州县尽得孝廉者治之,则永治矣。”而今日我们若考察现实,也可发见,折腾百姓最烈的,往往就是污秽的基层吏治。基层吏治若得澄清,则民生大幸。

 

关于辉祖的盖棺论定,洪亮吉为其拟的墓志铭说得好:“君一生,在家为孝子,入幕为名流,服官为循吏,归里后又为醇儒……君亦可为完人矣”。除“醇儒”略有溢美外,余皆实词。

 

“完人”汪辉祖活了76岁,在当时也算得寿。他外表平凡——个头矮小、眼睛近视、表情温和,却怀揣一颗价值连城的仁心,也终于在淤泥中开出洋溢人性温暖的莲花。

 

 

【参考文献.姓氏拼音为序】

 

鲍永军,《绍兴师爷汪辉祖研究》,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钱仪吉,《碑传集》,北京:中华书局,2008

钱仲联主编,《广碑传集》,苏州:苏州大学出版社,1999

瞿兑之,《汪辉祖传述》,民国丛书第三编,上海:上海书店,1992

汪辉祖,《汪辉祖自述年谱二种》,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1997

张养浩、叶留、汪辉祖撰,文青校点,《为政忠告.为政善报事类.佐治药言.学治臆说》,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98




  评论这张
 
阅读(9268)|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