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树上的男爵”与“公民不服从”  

2009-12-21 09:04:51|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于东方早报·理财一周

 

1957年,34岁的卡尔维诺写出的小说《树上的男爵》,将在50多年后的中国得到残酷回声。

《树上的男爵》是一部充满奇诡想象力的超现实小说,情节大约如下:12岁的意大利贵族少年柯希莫,因为拒绝服从伯爵父亲要他吃蜗牛的命令,赌气爬到了树上,并且再也没有下来。他在树上生活了50多年,接受爵位、谈恋爱、打猎冒险、读书、与哲学家交流,甚至打败海盗,组织革命,还得到拿破仑的接见。后来他老了,病了,医生到树上看他,家人在树下等着。在这最后的时刻,一只热气球飞过树顶,男爵忽然如青年样矫健地纵身一跃,抓住热气球的锚,飞上天空,就此不见。家人在他的衣冠冢前立好墓碑,刻上他的名字,还有这样的话:“生活在树上——始终热爱大地——升入天空”。

在全书中,有一段对话我印象深刻。伯爵要求树上的男爵下树,回家,后者拒绝了,还爬到更高处。伯爵就大声地对儿子喊道:“你要后退吗?”“不”,男爵回答说:“是抵抗。”

我对这部小说的理解就藏着这段微妙的对话之中。男爵之所以上树,之所以终身不下树,不是害怕接受惩罚,更不是对人生责任的逃避,简单地说,不是后退,而是抵抗。他抵抗的是什么?是任何人哪怕是父亲对其自由的侵犯。这种抵抗的实质是什么?是一种不服从的进取,是对自由与权利的热爱,以及由此而生发的努力与坚忍。

然而,对人类而言,自由从来就是一种尴尬。男爵的墓志铭恰如其分地透露了这一玄机:他生活在树上,获得了与世俗生活的隔离,拥有某种超越,但是,他本人始终热爱大地。他有在树上生活的自由,却失去了重返大地的自由。在树上,这是一个隐喻,它介于大地与天空之间:大地象征着世俗生活,庸俗、混沌,但是真实,在其间也可部分逃离孤独;天空象征着精神彼岸,高洁、辽阔,但是高不可攀;而在树上,则既不能通到精神彼岸,也不能下到世俗生活中去,注定只能在孤独中获得部分自由,或者部分自由地孤独着。

时光流转,树上的男爵从18世纪意大利的翁布罗萨直接攀援而入,来到重庆奉节。2009年,六旬老人陈茂国不满家中1200多平米的房屋被强拆,一怒爬到15米高的桉树上居住,3个月的生活全在空中度过。在媒体斡旋下,陈老汉接受新补偿协议,下了树,当天就被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带走。

陈茂国没有爵位,他的故事也没有白云样的浪漫,只有黑色金属般的现实。但我仍然愿意将之看作中国版的“树上的男爵”。卡尔维诺笔下的“树上的男爵”,活在诗意中,活在幻想中,代表过去,而中国版的“树上的男爵”,则活在残酷中,活在现实中,指向未来。

如果说陈茂国只是一介平民,没有爵位,那我们可以看看另外两个事例。他们大约不能算弱势群体,说是被强拆的爵士应不为过:一个是被强拆而愤而上访的广西某信访办主任,另一个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家被强拆的北京一级警督。

说回来,陈茂国上树的理由跟柯希莫男爵相似,都是为了不服从。不过,柯希莫男爵的不服从,更多是个人的不服从,而陈茂国的不服从,却更接近西方的公民不服从。公民不服从的思想,在西方蔚然成河,大约有三个源头——苏格拉底、梭罗、马丁·路德·金,而在罗尔斯的论著中得到系统归流。

所谓公民不服从,依照罗尔斯的定义,大约是一种公开的、非暴力的、既是按照良心的又是政治性的违反法律的行为,其目的通常是为了使政府的法律或政策发生一种改变。它诉诸的是构成政治秩序基础的共有正义观。一般而言,公民不服从有两种方式,直接或间接,前者常较后者温和。

就陈茂国而言,他以上树来抵抗拆迁,是直接不服从,如果他上树之后发动群众以种种手段譬如散步或者不交税来反对政府,则是间接不服从。实际上,包括陈茂国在内的大多数中国被强拆户的抵抗手段,譬如今年以来的上海潘蓉案、成都唐福珍案、青岛张霞案,都是直接不服从。此种不服从有其内在的合法性——恰好建立在其不服从对象——《拆迁条例》的非正义之上。如人民日报一篇时评所言:“《拆迁条例》为加快城市化进程而赋予地方政府强大的拆迁权力,立法理念以保障政府权力为中心,过于强调公民‘服从的义务’。随着宪法和法律对私权保护的加强,以及公民维权意识的增强,已经不合时宜”。

有媒体报道,国务院正准备修改这个条例,目前已组织国务院法制办、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国土资源部、农业部、林业局等相关部委,进行前期的立法调研工作。如此,则“树上的男爵”、“屋顶上燃烧的女业主”等不服从的公民,可能将获得不止是舆论而且是法律上的支持。在未来,“树上的男爵”或可逃脱一下地就被逮捕的厄运,而“屋顶上的女爵”,也或可不再将自己变成五星红旗下熊熊燃烧的人肉火把。他们将获得权利与自由,攀着热气球飞到天空之上,而且可以随时降落大地。

 

  评论这张
 
阅读(651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