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十年房事(全本)  

2009-12-19 10:42: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前,我刚大学毕业,压根儿就没考虑过买房子的事情。少年人的性情,雨打浮萍,水洗山青。一切都觉得新鲜,一切都在流动,没有安个家的打算。那时的房子也不贵,成都市区,一环路内大约是1000多块钱1平米,上2000的就是高尚住宅了。当然那时的人均工资也比现在低一些,一般工薪阶层月收入多在1、 2000,上3000的就是高级白领了。记得当时报社有个哥们,斩钉截铁地说,谁给他3000块月薪,他一辈子都不跳槽,死心塌地给老板干。当然这是年少时没志气的傻话,这哥们现在是家报纸的副总,月薪差不多2万块。

现在想来,1999年的房价收入比,似乎还可以接受,普通人差不多一个月的工资能买一平米。两口子紧巴点,不大吃大喝,不出国旅游,不买劲霸男装或浪莎丝袜,3年的积蓄差不多就可以首付买个100平米的市区内的房子,10年的积蓄差不多就可以将之一次性买断。现在呢?成都的普通工薪阶层月收入也就3、4000,但一环路内的房价每平米早就过万。前些日子跟媳妇儿去看二环路外一个楼盘,操,电梯公寓都卖到1万5了。你说,普通工薪阶层得攒多少年,才能在市区内买个厕所?多数人只好往二环外、三环外看房子,但交通成本就增高了不少,而且现在成都堵车厉害,高峰时期开一公里的时间都可以供国产NBA球星车震好几次了。要住三环外,每天上下班加起来得花3、4个小时。美好的人生就这么在车流中给废掉了1/6。剩下5/6的美好人生,则被狗日的首付啊、月供啊给全毁喽!

我自己还算幸运,2002年媳妇儿嚷着要买房,OK,那就买。在河边买了套100平米多点的房子,总价25万,首付才8万。现在我那房子涨到差不多8、90万了。人心不足啊,我不但不庆幸早买了房子,还经常后悔为什么没买个更大的,200平米的当时也就50万。有时后悔得厉害,就花钱雇几个小伙子抽自己嘴巴子。

2003年我装房子,便宜,6万块就拿下了,装得简单,但质量还行。换现在,装修也翻倍了。据说是人工涨了很多。我觉得该涨。100元或150元一天的木工,有王八蛋觉得很贵,那你他妈自己去干一天试试呢?我自己觉得吧,体力劳动有体力劳动的金贵处,脑力劳动有脑力劳动的金贵处。以前人老抱怨脑力劳动的报酬太低,我觉得是时候为体力劳动的报酬太低而喊一嗓子了。关键是现在报酬高的脑力劳动,很多时候也不是啥正道啊,比如买88注彩票全中一等奖得到3.6亿巨款的彩票界的爱因斯坦的脑力劳动,比如在自己辖区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就可以赚四千万的县委书记的脑力劳动,再比如没事就挂根LV红领巾到处乱跑也可以当个巨型企业的董事长只因为有个好老爸或者应该说是坏老爸的熟女的脑力劳动。这些脑力劳动者不会为房价而皱哪怕一根腿毛。所以,有富人代表发言说,现在房价不是低了,是高了,也是有道理的。

说起来,我算是我们那一伙兄弟中买房子比较早的,也没怎么被房价绑架。2007年我一高兴,还把尾款给结清了。现在每个月不用供房,也没有二奶的支出,落得个两袖清风,舒服。正因为没有太大的经济压力,我才敢在2005年从党报辞职,2007年从广告公司辞职,去做一个职业的读书家,半职业的教师,业余的自由撰稿人,而且目前看来,这三件事都越做越不赖。想到这里我就要跪谢我的爱妻,是她让我没有变成房子的奴隶,也是她让我没有包一个二房来做奴隶主。

有时我也要充满同情心地思考一下,为什么这十年,房价的涨幅远超收入的涨幅?经常瞎琢磨,但总没闹明白。我的师兄莫之许治学严谨地分析说,是这些因素——土地供应限制、投资渠道缺乏、低利率、低汇率、民营企业环境恶化、贫富悬殊、通胀预期——就如同一个个咬合良好的部件,共同构造出了房地产这台超级吸金机器。我觉得莫大的说法有道理,但没感情。有天走路,我又琢磨开了,结果撞上一棵树,树上掉下个拆迁户砸我脑袋,一下子就明白了。

第一,房价涨幅远超收入涨幅,那是因为中央要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现在不是有点志气的人都想移民吗?那就在移民前骗丫们买房子,用房子把丫给囚住了,就不跑路了。现在不是有很多愤青吗?那就骗丫们买房子或盼着买房子,日子久了火气也就给磨没了,一天到晚找报纸上的房产广告看惊喜价,哪里还有什么力比多去上街,去散步,去穿敏感T恤,去打热情洋溢的右派横幅呢?

第二,房价涨幅远超收入涨幅,那是国家要藏富于民。人民的资产是国家的,国家的资产还是国家的,所以藏富于民的最好手段就是让国家先富起来。而国家先富起来的上佳手段,就是卖地。地高价卖出去,开发商受不了了,只好再把房子高价卖出去,老百姓受不了了,只好做牛做马拼命挣钱顺便创造每年增幅超过8%的GDP。这经济不就繁荣了吗?这大国不就崛起了吗?地卖完了怎么办?没关系,70年后这土地又给收回来,还是国家的,留着给这任政府的孙子再卖一次。

第三,房价涨幅远超收入涨幅,有利于提高全民的幸福指数。有钱买房子的,自然开心,没事干就开个悍马拖拉机车队,提着几麻袋现金去买二房、三房、四房……一高兴再按号码把售楼小姐也给买个几千斤回去。幸福指数可高了。那穷人怎么办?穷人谁管他呀,穷人从来就没有被算入我们的“全民”集合中去。穷人在我们国家是不存在的,如果存在也会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中去。我们的全民幸福指数,其核心就是去穷人化。为此,还应该让房价涨得更猛烈些吧!让那些穷鬼都去扛着重重的蜗牛的壳吧,让那些穷人去哭去抢吧。哭的声音会被老大哥的大手捂住,再放出来就变成了春晚的笑声。抢?正好将这些穷鬼们用法律的名义人道毁灭。当然,让他们自己了断更好,譬如走上吊塔跳下去,到黑.血.站卖.血染上艾滋,作为讨薪工人在反恐演习中被走火射杀,或者去到矿井下给活埋。

最后,房价涨幅远超收入涨幅,才符合我们的国情。我们最大的国情是什么?中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度——这就是我们最大的国情。在这个神奇的国度上,什么都可能发生。好心去扶跌倒的老太太的会赔得内裤都变卖一空;捡钱归还的如果是拿低保的穷鬼,那就肯定被指认为小偷;站在斑马线上若没被撞死,回家就得给耶稣老爷或者舒马赫大哥磕几个响头;婴儿喝了牛奶没长结石,父母就会兴高采烈地给政府送锦旗;尘肺三期必须把胸开了才能取得证明,然后还得接受央视记者的问候:“你是尘肺三期,你高兴吗?”;开车带胃疼乘客的司机最好多长几根手指头,以供砍掉;家人如果离奇死亡,需要请一个索马里海盗公司来做保镖,以免尸体被抢或被控制,没钱请海盗的,不妨买个超大冰箱,让死去的女儿在里面睡得更舒服一点;没房子的人无家可归,有国籍的也有国难回,只好在日本机场变成一块可移动的中国政府的户外形象广告牌;末了,如果你要自杀,不要当着城管和拆迁办自杀,你会被定性为暴.力.抗法,你死了,你的家属还都得进去,为你的死负责,以涉嫌妨碍公务罪起诉,起价三年。

这就是我们神奇的国度上发生的一些小事,与这些小事相比,价格高得像姚明,涨速快得像博尔特的房价,又算得了什么呢?比小事更小的这房事,咱们就当没事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765)|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