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胡天游晦气终身  

2008-09-15 10:22:29|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晶报》专栏

 

在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倒霉蛋。他们有闪闪发光的才华,生前也曾享有名声,但因种种缘由,被正史一笔带过,为后人迅速遗忘,其人其文,也渐被土花啃掉。

 

胡天游(1696-1758),字稚威,浙江绍兴人,康乾时代的骈文名手,词科巨搫,就是这么一个倒霉蛋。他初姓方,后改姓胡,5、6岁即能背诵《文选》,有神童之目,成年后远游京华,得享令名,但终身不遇,晦气如影随形,以致陆以湉在《冷庐杂识》将他比作徐文长。不过,文长的诗文今日仍为人熟知,而天游的6卷《石笥山房文集》,当时为人推崇备至,今已默默无闻。

 

天游长得很对不起女同志,肤黑、身短、脸上遍布痘瘢,还是斗鸡眼。但这样一个丑人,却为不少人目为绝代才士。袁枚《随园诗话》说他是“旷代奇才”;杭世骏《词科掌录》称他“藻耀高翔,才名为词科中第一;所作文种庙铭等,皆天下奇作”;朱仕琇《方天游传》更借御史万年茂的话,目之为“浙江一人”,也就是浙江文坛冠军。当然,“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康乾时期浙江才人多如星斗,天游是否能稳坐头把交椅,值得商榷。

 

    和许多蹉跎奇士一样,天游拥有才气、名气、怪脾气,还有晦气。雍正十三年,他被荐鸿博科,受到鄂尔泰赏识,后者扬言说:“必用胡某,以荣馆阁”。不料殿试时,胡天游却鼻血长流,污其试卷几满,结果未能登科。乾隆十六年,他再荐经学科,又为一个大官所阻(近人柴德庚考证为左都御史梅毂成)。当时,乾隆于殿上问:“今年经学中胡天游何如”?大学士史贻直回答说:“宿学有名”。乾隆又问:“得毋奔竞否?”史摇头:“以臣所闻,太刚太自爱”。乾隆默然,此后荐举亦无人敢再言胡天游。事实上,“太刚太自爱”五字,并非虚构。在京城时,胡天游屡试不第,但文名卓著,不少公卿大人想罗其于门下,常有拉皮条者来找,天游都不搭理,终于三中乙科,毕生未举。(袁枚《胡稚威哀辞》)

 

天游的晦气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再举一例:有一年,试官朱某很赏识胡,放话说:“老子这次判卷,如果选不中胡天游,你们就把老子的眼睛剜了!”可是真读到胡的卷子,又“以奇古不能读,反加红勒焉”,仍没选中。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冷笑话。(《哀辞》)

 

天游的晦气,部分来自环境,部分来自其傲气。张维屏《松轩随笔》记:“稚威先生自言,所作当在储画山、方望溪、李穆堂三人之上……其平日负气不肯下人,即此可见”。他并且看不起死读腐儒,曾说:“博学强记,自足夸人。然是要死的学问,不如我是不死的学问……一肚皮书,而全无撰述,则身死而其书亦死”。(转引自袁枚《牍外余言 》)雍乾时期,朴学正盛,烟雾之儒莫不白首故纸,汲汲于考据校雠,天游这种话,当然要得罪一大堆人,加上前面提到的不给公卿大人面子,则成为“全民公敌”,也是意料中事。同时的全祖望就对天游深恶痛绝,称其为“妄男子”,而文坛老大哥方苞,也对天游了无好感。

 

然而人若在水平线上,终不会缺少知己。在我看来,袁枚、杭世骏等人对天游的推崇,还不算最贴心,胡的第一知己,当是郑板桥。郑在《潍县署中寄胡天游》一信中说:“人生不幸,读书万卷而不得志,抱负利器而不得售,半世牢落,路鬼揶揄,此殆天命也夫!稚威旷代奇才,世不恒有,而乃郁郁不自得,人多以狂目之,嗟夫!此稚威之所以不遇也。虽然,以子之才,不遇何伤,子所为诗文,早已竞传于众口,名公巨宦,大人先生,诗坛文场之中,莫不知有山阴胡天游者。子即不遇,而子之才不因不遇而汩没也,子何郁郁为?………以子之旷代奇才,将所经所历者发而为诗歌,写而为文章,我知异日必有胜过《秋霖赋》、《孝女李三行》之绝作出现”。

 

不过,我对天游的评价却没有这么高,他最拿手的文体是骈文,被袁枚推为与李商隐并肩,我读了一些,只觉得太爱用怪字僻字,晦涩不堪,很难看出什么“旷代奇才”。袁枚说他的文章“如古冢简,荒崖碣,得认一字,群儒相揖而贺”,一点没错。或许,天游好用怪字辟字,一面是炫学,一面也是向世界挑衅——既不得志,干脆让文章也“不得知”吧。

 

天游最终未能返乡,死于北方。临终前,他问来探视的朋友:“下辈子再生人间,我是做南人?还是北人?”朋友哭着说:“南人归南。”他答:“好。”遂气绝。(陈康祺《郎潜纪闻二笔》)

 

齐次风在胡死后为作集序,说:“曩者词科之役,海内征士二百余人,毕集京师,才学各有专长,而言诗文工且敏,磊落擅奇才,下笔惊人,矫挺纵横,不屑蹈常袭故,雄声瑰伟,足与古作者抗力,必首推山阴胡稚威。此盖棺论定也,稚威可以瞑目矣”。天游自己也曾说:“古今人皆死,惟能文章者不死。”然而,不论齐次风的“盖棺论定”,还是天游本人的“能文章者不死”,如今看来,俱成泡影——《石笥山房文集》上沾染的灰尘,厚得像一层苔衣,那里面装的奇文怪字,也被绝大多数人抛弃。

 

 

  评论这张
 
阅读(253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