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全祖望的碑与悲  

2008-07-04 08:06:08|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一生都在写神道碑,字字刻石勒心,寓悲怆于记事。他一生穷困潦倒,历艰间关,但始终“修吾初服”,不改其洁白,不藏其锋芒。他的碑铭与悲鸣,在中国史学史上写下独特而有力的一笔。

斯人即全祖望(1705-1755),字绍衣,号谢山,浙江宁波人,黄宗羲的隔代弟子,康雍乾时期浙东史学大家。

他一生耿介峻严,不爱敷衍。青年时入翰林,不肯趋附大学士张廷玉,终于辞官。中年时主讲浙江蕺山书院,因郡守杜补堂失礼,拂袖而去,次年有500名学生聚集书院待他返讲,也坚决不就。去世前几年,他又主讲广东端溪书院,开一时风气,粤督打算要疏荐他,他却说:您这是要拿讲学当买卖啊?之后再度辞归。

但在特定的时候,他也会“软弱”。为了编纂乡邦文献,他“遍求之里中故家及诸人后嗣,或秘不肯出者,至为之长跪而请之”。下跪,只是因为对学问的追求,对书的热爱。事实上,对书的爱情他至死不渝,28岁滞留长安时,因物价高而被迫卖掉藏书,是他一生大憾。而我们若读他的《天一阁藏书记》,又可以看到中间按捺不住的欢喜。(祖望一生曾数登天一阁抄书,此前外人很少能登范氏书楼。黄宗羲首开先河,万斯同继之,再后就是全祖望。此三人也正是所谓浙东史学的主将,前赴后继,或有天意。)

30岁左右,祖望开始钞《永乐大典》,这启发了后来的邵晋涵、章学诚,后二者曾在朱筠幕,代为条奏搜辑遗书,其中开局校阅《永乐大典》实为要点,最终竟造成四库开馆。文化史上的此种“蝴蝶效应”,颇足玩味。

但祖望最好的本领不在抄书,而在叙事。他写碑传墓志,绝不阿谀,甚至任意臧否。他揭发理学名家李光地卖友、夺情等劣行,毫不客气;又肆笔讥弹经学大腕毛奇龄,铺张至数千言,均有理有据;更直斥“社会贤达”钱谦益,认为其没骨头到了软体动物的地步。

他的锋芒之利,连一向喜欢骂人的章学诚写《浙东学术》时都觉得有点“攻击太过”。这并非微词,全祖望实在太骄傲,以致将司马迁都评价为“太史公浅人也”(《读魏其侯传》)。对他的傲气与锐利,其妻张氏也比较担心,有次趁他牙疼的时候,取笑说:“是雌黄人物之报也”。而祖望终不肯改。现在看来,祖望的碑传、墓志,虽偶有流于尖刻之伤,但大体叙事扼要、持论公允,慷慨磊落,绝非拿人钱财与人立传的“碑铭五毛党”一流可比。尤其集内关于明清易代诸人的碑传,笔锋常带感情,既是珍贵史料,也是极好看的文学作品。

正因如此,他以碑传墓志为主的《鲒埼亭集》,才能百年流传,梁启超坦言最爱读的就是这部书,而陈垣开史学课,此书也被列为必读。清人沈彤说:“读《鲒埼亭集》,能令人傲,亦能令人壮”,相当中肯。

祖望也曾随当时习气,埋首经籍,搞三笺(《困学纪闻》)七校(《水经注》),但这并非他最好的作品。前面提到的《鲒埼亭集》,还有修补黄宗羲的《宋元学案》,才是祖望的心血作、代表作。

我相信他一定记得早年一位兄长的教诲。那是在《答全绍衣书》中,李穆堂的告诫:“足下天资高,倘能务为远大之业,则为益于天下后世甚大;补亡订误,识其小者,虽不无小补于世,其为益亦仅矣”。

全祖望补修《宋元学案》,就是对这一告诫最好的回答。关于此书,他曾说:“予续南雷(黄宗羲)此书,旁搜不遗余力,盖有六百年来儒林所不及知,而予表而出之者”。他补修《宋元学案》,前后十年,搜罗史料不遗余力,完善体例殚精竭虑,梁启超认为其工作的价值甚至在黄宗羲之上。实际上,对学术史,祖望是有“先天敏感”的,27岁见李穆堂,后者要他列举其时大江南北之人才,祖望援笔立就40多人,谁精于经,谁通于史,谁工古文,谁善歌咏,条分缕析,有若点将。李看后叹为当代韩愈。(韩愈有《与祠部陆员外书》,评介推荐李翊、侯喜、尉迟汾、李绅等十数人。)

晚年祖望多病,眇一目,舌间常无故涌血,朋友姚玉裁说他:“子病在不善持志,理会古人事不了,又理会今人事,安得不病?”虽是戏谑,也可谓一语道破。

1755年,祖望唯一的儿子病死,时年13(虚岁),他痛哭大恸,几至不支,成哭子诗十首,埋铭一篇,字字泣血,成为绝笔。数月后,祖望病殁,年仅50。身后,家里无钱办理后事,还因给儿子治病买人参等欠了不少账,乡里的热心人凑了一百两银子为其还债,家人又将祖望留下的2万卷藏书卖出,换得两百两银子,方将其买棺下葬。

全祖望一生艰难困顿,但始终没有扭曲自己的灵魂,在《文说》中,他说:“文章天地之元气也”,又说“儒者之为文也,其养之当如婴儿,其卫之当如处女”。终其一生,他就是这么干的。

 

(《晶报》专栏)


【相关阅读】

《好色考》

《戮尸考》

《救史考》

《好胜考》

《彷徨考》

《理想考》

《风流考》

《血性考》

《刚柔考》

《骄傲考》

  评论这张
 
阅读(10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