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在彭州地震灾区现场走访救济站  

2008-05-16 01:35:02|  分类: 记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5日下午,清洋小学救济站。失去家园的人没有失去微笑。(廖新 摄)


彭州一日

彭州市在此次地震中遭受了最残酷的“内 伤”。表面看来,彭州市区并未遭受太大破坏,但是,关口及以上地区尽为废墟,龙门山脉的村镇房屋多数坍塌,更令人难过的是,其风光只有陶渊明才配书写的景 区——银厂沟被彻底破坏——它被两面倒下的大山彻底覆盖,消失不见。有侥幸涉水逃出的难民说:“(彭州)山区的小鱼洞、白鹿、白水河、通济、龙门山、银厂 沟、海窝子等全部坍塌,前几日的连续暴雨,又造成山体滑坡,很多人被活埋”。

 
同样令人震动的,还有我今日下午遇到一位政府工作人员的话:“昨天政府通知家属来认领尸体,否则将在今日火化。今天,火葬场火化了
5000多具尸体”。

 
但是,彭 州所遭受的关注显然不够(近两日有所抬头)。其重要原因之一,是部分媒体的“嗜血本能”——一开始,彭州市区的安然无恙,让这些人对它没有兴趣。当然,随 着彭州山区惨烈伤亡的逐渐披露,这些人又会蜂拥而至。其重要原因之二,是此前彭州成为四川石化焦点,媒体似乎有点“不太好意思”关注。不过,我更愿意相信 彭州的被忽略,只是偶然,否则实在太过残忍。

 
15
日晨7点我就起床,但因诸多折腾,直到中午我、王老板、廖新(一个极干练的小伙子,也是牛博资深网友)才与车队进入彭州(三部运输车辆由成都瑞宝汽贸无偿提供,特此鸣谢)。此前,我们在西南食品城购买了矿泉水350件、火腿肠50件。(这次是投石问路,明日将购买更多物资。)
 

一下高速路,就闻到刺鼻的青霉素味道,我知道,联邦制药对此亦有贡 献。先进入彭州市区,准备直接赶往丹景山镇方向,那边距离受灾山区比较近,但被拦住,说是交通管制,我们有四川红十字会开的路条也不行(路条是老罗带着此 次活动的吉祥物韩寒去搞到的,一路上还是派了不少用场),需要去市政府盖章。
 

于是我和廖新就去市政府办公室,遭遇一个少妇的冷眼。一冒火,我就掏出前党报记者的派头,直接去找彭州市常务副市长李燎。当然,我不忘记带去借花献佛的一份礼物:同去车队中有西部汽车城董事长,要向彭州市政府捐赠依维柯车一部。
 

李燎的喉咙已经沙哑不堪,但仍在广场指挥救援组织工作。知道有人要捐赠依维柯,他很是高兴。我早知道他会高兴。在市政府大楼底层,有个大牌子树立在屏风上,写着“金堂县向彭州捐款30万”。对于重灾区彭州而言,30万不是大数字,却也许是目前收到捐款中的大数字。

 
李燎建议,现在彭州的干粮已经比较 饱和了(尤其是方便面),希望热心者多捐赠其他食品,比如鲜肉、蔬菜、大米和油。日用品则以口罩、手套、消毒水、帐篷、编织袋为急需。我问,彭州公众信息 网上是否挂出了这些信息,他坦言还没有,我就建议尽快挂出,并利用媒体向热心捐赠者传达。
 

后来,我们拿到彭州市政府的“救援车特许通行证”,可以进入除了军队管制的一切地区。这时,车上多了一位不请自来的当地人王勇。他急切地要我们赶往通济镇,说那里有他100多 位乡亲正处在山体滑坡的巨大威胁之下,说那里一个家庭每天只能共吃一盒方便面、一瓶矿泉水,已经奄奄一息,已经没有力气。他的话未必是事实,但他的眼泪让 我们动容。我们答应去帮他接出乡亲,一趟不够,跑两趟,两趟不够,跑三趟。我还和王老板商量,把他们安置在王勇说的救济点之前,请这100多人在市区吃顿牛肉面。每人只能吃二两,怕他们多日不太进食的胃出问题。
 

经过隆丰镇,在丹景山镇我们被警察拦住。我们说有特许通行证,但一位女警几乎是哭着喊所有的车辆——回去,回去!里面的路已经被太多车遮断,军车,救护车都开不出来!100多个重伤的人在通济!求求你们,不要添乱!
 

我们商量了一会,认为回去是明智的,前方肯定发生了类似山体滑坡的惨剧,我们若坚持前行,确实是给抢险的军队添乱,也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回去的路上,看见50多部某外地军区的军车开往通济方向。王勇试图劝说我们仍去通济,说只有10多 公里了。当我们出于理性考虑拒绝后,他就绝望地要求下车,继续找人去救老乡。这个村民对乡亲的忠诚非常感人,希望军队最终能够救出他的乡亲们。我以为,当 这样的重大险情出现时,无论如何,让政府、军队去做吧,要相信他们,现在最有希望控制险情的,是他们,而不是“民间侠客”。
 

“民间侠客”也许莽撞,但并不讨厌,相比之下,“灾区游客”更加令人 发指。在彭州,我见到数十辆贴着爱心标志的小车队伍,满载着男女老少,将灾区行当成观光行,并在交通管制路口制造了为时不短的堵塞,以致开往灾区前线的消 防车也被卡在中间。偶然看见小车队伍中一个女人,不知道为何,竟然把脸蛋都笑烂了,带着小市民的优越感,带着大蠢货的没心肝。可惜我没有摄下这女人的笑 容,否则欢迎上帝向她树起中指。
 

返回途中,我们决定去往附近的各个救济站,分别捐赠一些实物、现金,这样可保证点对点的交接,相对有保证。比较幸运,在一家曾为救济站而现已弃用的地方,我们邂逅了张警官。他说这个点不再接受实物捐赠,但可以引领我们去最需要实物的地方。
 

第一站是临时征用为救济站的双虎家私城,我们卸下了第一车的水。家私 城目前空空荡荡,但在几小时后,将转来上千名来自涌济镇的灾民。在这个救济站,一大堆污秽不堪的衣物非常刺目,其中有破烂的皮鞋,甚至有旧内裤内衣。捐赠 这些垃圾的傻逼们是最大的伪善者,他们施舍了自己的猥琐,却妄想骗得对方的感激。这些孙子的举动,是对灾民莫大的亵渎。这里我也要转达不少救灾工作人员的 意见,帐篷、棉被和编织袋是需要的,衣物,尤其是脏衣烂物,就别捐了,只能白白浪费宝贵的灾区运输资源。
 

第二站是设在清洋小学的救济站,大约收容了近200名灾民,全是老弱病残,他们躺在门窗全被铲掉的教室里,每个340平米的教室足有230人,隐约传出一些不太好闻的味道。我问救济站方,可有消毒措施。回答说:缺少消毒水,在努力找。这里收留的灾民,大多来自已被夷为平地的小鱼洞,个个衣衫褴褛,一无所有。有对超过80岁的年迈夫妇,靠在一起坐着,没有被子,廖新就过去送出他带来的两个睡袋。还有一个10来岁的小孩,对我笑,刚想回个温和的眼神,突然窜起一个67岁的小女孩,也对我笑,一下子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退出来,跟本地志愿者聊了一会,他们多是中学教师,手臂上缠着红丝线,希望能用自己的行动为家乡祈福。王老板这个心地善良的小伙子看到这一切,立刻虎目含泪,掏出5000元牛博善款捐给救济站。我相信所有牛博捐款的网友,看到这个救济站的实况后也会同意王老板的做法。

 
第三站是致和小学,目前收容
500多人,来自小鱼洞和磁峰灾区,未来可能会再增加。这里的条件相对较好,但同样很难解决洗澡问题。在这里我遇到了致和镇的张副镇长,他介绍了目前致和镇的9个救济站:除开我们已经去过的三个站外,还有万家小学(朋友刘成容今日下午去那里送了400盒盒饭)、致和敬老院、双龙居委会、大林、京果、付家泉农家庄。这9个站点目前大约收留了2900名灾民,未来这个数字还将迅速增加。此外,张还介绍,在彭州市最主要的四个收容镇是:九尺、致和、君平、熬平。

我们明日再次去往彭州时,将争取把此四镇的救济站点都摸清楚。昨日我曾希望有人绘制两个“受灾地图”,现在想,“废墟地图”即使绘出,我们也帮不上太多忙,但“难民地图”,正在变成可能。
 

明早7点,老罗、王老板一拨,黄斌、廖新和我一拨,将再赴彭州。(鸣谢郑亮无偿提供运输车辆三部)。这一次,我们将更加有的放矢;这一次,希望他们更加开心。

 ++++++++++++++++++++++++++++++++++++++++++++++++++++

(明日晚间将补发系列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4794)|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