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相互诽谤的断背山  

2008-04-04 11:21:0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乐山话将因我而更富魅力。

肉麻兄弟


四一出品 2008.3.27



“我说,奶杂种,这些事情你扎个解释”?在街口,我堵住黄寒冬,问。

“啥子事情?”黄寒冬假装不晓得我在说什么。

让我想想,我得好好整理一下思路,再来跟他清算。

最开始,是在商报一个平面广告上,我看到了自己的脑壳,它被安在一个卡通小人上,背着书包,手里有一条线,牵着一只风筝;那头则是一对中年夫妇,牵着风筝的另一条线。风筝上写着:升学了,记得给爸妈电话。动力地带升学卡,亲情电话随便打。

我一看那张照片就怒了,那是我跟黄寒冬高中毕业时在五通桥中门口合照的,当时我穿着拖鞋,眼睛里全是清澈。头天晚上我们在王子影吧一起看了《玉女心经》这部不朽的三级片,回家后我读了会儿楚辞就睡了,黄寒冬则打手虫到天亮。最后这点很容易从照片中他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中看出来,而且他的下盘也不太稳。这张照片只有我和黄寒冬有,如果流出,只能是我们中间的一个龟儿子。我很清楚自己不是龟儿子……

“日你先人,”我说:“即使你要用我那张幼齿照,至少也应该打点马赛克吧?我唯一的业余爱好就是跟女粉丝谈心,流出的这张照片会彻底毁了我理性、锐利、责任、主流的形象”。

“再说,你们那设计也太操蛋了,两条线放一个风筝,亏你们想得出来。现在大一新生有那么天真烂漫么?他们不放风筝,只搞3P。你还不如直接放一个手机大屏幕,显示短信:‘我把小丽的肚子搞大了。速汇款1000。幺儿’。简单明了,直指人心”。

“是这样的”,黄寒冬讪讪地说:“我挺喜欢你那张照片,觉得特别有高中毕业生的清醇气质……

“那你杂种的那一半呢?”我打断他的话,怒斥:“你那一半扎个裁掉,只用老子的喃?”

“也用了啊”,黄寒冬无辜地望着我:“用了”。

“在哪里?”

“你没看那个爸爸啊?就是我”,黄寒冬说,“你晓得,从小我就显老相,才19岁女初中生就喊我大叔”。

这个我完全同意,大学的时候,有次黄寒冬给我打传呼,我正跟一个女共青团员谈心,等谈完了回过去,守电话的太婆说那个人已经走了。我问是谁,太婆说,是个大胡子,可能有40多岁。我听完就乐坏了,那一年黄寒冬只有20岁。

“好嘛,这个且放过一边,但是,母乳喂养那幅宣传画你怎么说?”

那天,在成都四医院门口看到这幅画我就怒了,画面上的女郎,似乎是林志玲,抱个大娃娃,罗衣半解,做喂奶状。广告语还不错:“打击盗版,支持正版。慎用奶粉,多喂母乳”。而大娃娃的脸,正是在下。那其实是我1岁左右时拍的,坐在木头车里,头上有三撮毛,脸蛋红扑扑,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对面的竹林。这张照片,黄寒冬曾在2003年找我要过,他说打算甩掉一个大波妹,她老缠着他不放,跟坨黄泥巴一样。他拿这照片,跟姑娘说是他在老家的儿,好让她死心。我嘟哝了一阵,从照片的背景看,显然是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姑娘能相信吗?但黄寒冬说,波越大的姑娘,越厚道,越容易相信人,因为她们的血都供到奶子而不是脑子里了。于是我祝他好运。

“为啥要把我弄到林志玲怀里去吃奶”?我说:“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她,我只喜欢蔡依林”。

“可是”,黄寒冬瞪大了眼睛,但他的眼睛太小,即使瞪再大,也仅仅像是没有睡着的样子:“我不能冒这个险,让我的兄弟吃假奶”。

“你妈的批”,我气急了,不怒反笑:“吃奶的事情就说到这儿,你扎个解释青城后山公墓那幅户外广告?“

当时,我坐朋友的车从都江堰回成都,在路边,赫然看见一个巨大的青城后山公墓广告牌。说实话,广告词还写得不赖:“所有热爱安宁者的归宿——青城后山公墓”。这句话实际上是我想的。有天我跟奶娃在KTV唱歌,他忽然问我,如果只要两个字,什么样的两个字才能打动你?我想了想,说:安宁。他又要求,那你干脆把这个意思弄成宣传公墓的一句话。我想了想,就说出上面的句子。因为押韵,我们狠狠地笑了起来,并且挤眉弄眼地干了一杯。

看到自己想的广告语变成现实,我满开心,但是,为什么黄寒冬这杂种要把我的脑壳放在松柏之间,并且PS掉我的黑发红唇,还有酒窝,却添上白胡子、皱纹以及有气无力,把我搞成将断气者的代言人?

事实上,公墓广告使用的那张原始照片我相当珍爱。2000年7月,我们大学毕业刚一年,约好七条汉子去集体嫖妓。临行前,我们脱掉上衣,露出肥肉或者肌肉,站在空地上拍了一张合影。当时我喝了点酒,脸蛋红扑扑的,看上去分外性感。然而,操他大爷,这红扑扑在黄寒冬的PS之后,就变成了回光返照。

“你怎么说?为啥其他六个杂种,包括你都幸免于难,偏偏要把我的脑壳剪下来,做老不死的典型?”

“是这样的”,黄寒冬略微有点不好意思,但很快恢复正常:“首先,我觉得你在我们那一伙人中,最英俊,笑起来也最有感染力;其次,你的命大。所以,用你来做公墓广告再合适不过”。

“命大?确实,我不用安全套去耍小妹数千次都没有中标,也使用话筒去骂省政府数百次都安然无恙,但这就说明我命大?好嘛,就算我命大,那么下次你是不是还要把我的头像烧给火葬场?命大?大锤子!对了,你狗值的锤子那么大,命一定也大,为啥子不用你自己的脑壳?”

“我精神分裂了”,黄寒冬认真地说:“我才31岁,这么早就精神分裂,命不会大。你晓得,即使梵高这样的天才,一旦精神分裂也没多少年好活。何况我还那么平凡……”

“乱说”,我日绝他:“不要装疯迷窍,你承认错误,我也不告你。你只要请我去花湖,把DM单上那60个婆娘都耍遍,就算了。何必鬼扯啥子精神分裂,不要咒自己。”

“不是老子咒自己,是你狗植的咒老子!”,黄寒冬抬起络腮胡子瞄准我,用瀑布跌落的声音轰出下面的话:

“你说我怎么能够不分裂?你自己看,我被你弄成过多少胎神?我受够了,在你那些狗屁小说里,而且几乎都是反面人物!唯一的一次,正面角色,也要把朋友的心上人搞了。你让我被锄头打死,或者让我用刀子把别个的脑壳割下来。要么我是个同性恋,要么又变成爱嫖妓的大胖子。在你的小说里,我从来没有享受过甜美的安宁,不是被人杀,就是杀人,运气好的话则是自杀。有时候强奸幼女,有时候还被人强奸,即使不遇到这些,至少也要被割掉半个睾丸——你妈的批,老子是有将近200斤,但减肥也不是这个减法……你们这些小说家不讲生活。可是,我们是兄弟,你的每篇小说我都读得仔细,结果入戏太深……

我用搜索引擎搜过,除了一个护士,一个幼儿园老师,还有个改邪归正的少数民族叫黄寒冬外,其余全是你写的我。在你那篇挨球的有偿新闻里,我成了失地农民,按时去领取每月380元的社会保障金。失地农民也无所谓,领低保,我喜欢。但是,你狗值的还把我写成搞老妓女的小嫖客、热爱女少先队员的禽兽教师,或者将侄子的脑壳跟羊骨一起熬汤的店老板……”

“艺术来自生活,高于生活”,我说:“有啥子不对?”

“不要找些龙门阵来摆喂!生你妈的麻批”,黄寒冬的低素质终于爆发:“更日白的是,你在党报上写《档案的死活》,拿我当倒霉蛋举例,说我要出国,因为档案问题而千里奔波。我有个大学同学,金明建,在人民广播电台听报纸摘要,听到你那该死的报道,就辗转打电话问我,寒冬,你要出国了哇?那时候,我才知道老子要出国了!日你先人,我扎个跟金明建说呢?人家那么单纯。”

“他单纯个铲铲,金明建,我记得,睡你下铺的川工的兄弟,长得像徐锦江,身高1米8,平头,壮士,冬天爱背上一床被子,大踏步去东门外看通宵黄色录像,很有气势”,我说。

“是的,就是他。你看,你对我造了多少诽谤”?黄寒冬的牙齿咔咔作响,就像怨毒少妇在深夜啃指甲。

“但是你呢?”这时候我回过神来:“你把我的脑壳印成中学生,印成母乳喂养,印成公墓广告,又怎么说?”看他有点措手不及,我又补了句:“你妈的批,我也深受诽谤”。

这时候沉默冉冉升起,就像耶稣降临大地。但我们心下雪亮,是兄弟就总有分开的一天,尤其是从小耍大的兄弟。黄寒冬把我的脑袋用在每一个广告牌上,跟我把他的名字用在每一篇小说里,都是发自内心的诽谤。而这诽谤,就是兄弟间的真情流露。我们已经长得太大,太成熟,不能像从前一样亲密无间,然而我们彼此思念,咫尺天涯。我们希望将庸俗的日常生活审美化、情感化,于是大量使用对方的名字或肖像,以此回到从前,找到青少年时代的快乐,让一切再现。

这时候公交车从我们身旁开过,鸣着硕大无朋的喇叭。躲过它莽撞的转弯,我们冷静下来,看着对方的眼睛,终于忍不住狞笑着对骂起来:

“日你妈”

“日死你狗值的”

“日你妈卖批”

“日死你狗值的哈雀儿”

“日你妈卖麻批”

“日死你狗值的哈杂种,报应”。

然后我们就勾肩搭背地走向最近的一家沙舞舞厅,在那里,能让我们日死的狗值的姑娘,有很多。

  评论这张
 
阅读(2892)|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