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好运考  

2008-12-21 10:50:49|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昶能尽其才

 

《晶报》专栏

 

一个人若能尽其才,即或并非天才,也可于其时代绽放光芒。

清乾嘉时期的诗人、学者王昶(1725-1806,号兰泉,上海青浦县人)即是一例。 

他的父亲45岁尚未得子,去杭州灵隐寺求祷,归梦有人赠兰。翌日,买兰回家,两旬后,长出两枝,一枝出土即陨,另一枝长得极好,足有尺六,森森若巨竹。不久,王昶出生(其父另一妻则难产)。 

青少年时代,他就读紫阳书院,师从惠定宇,后又随院长沈德潜学诗,与钱大昕、王鸣盛等人齐名,并称“吴中七子”。诗歌流传日本,为学者默真迦激赏,后者托日本贸易船寄信沈德潜,称许七子,又每人赠相忆诗一首,可算一桩“跨国交笔友”的雅事。[1] 

兰泉不到30岁 就中了进士,旋入军机处,又擢刑部郎中。后逢大小金川之役,先后在阿桂、温福的军营九年,起草奏檄、筹划方略,累加军功十三级,记录八次。凯旋之日,乾隆 赐宴紫光阁,称其“久在军营,著有劳绩”,擢为鸿胪寺卿,旋升为大理寺卿、都察院右副都御使。最终官至云南、江西布政使,刑部右侍郎。[2]

他的一生,仕途既顺,文名亦著。姚鼐为其文集作序,提出桐城派的“三个代表”——义理、考证、词章,而将兰泉誉为三者皆备:

“青浦王兰泉先生,其才天与之,三者皆具之才也。先生为文,有唐宋大家之高韵逸气,而议论考, 甚辩而不烦,极博而不芜,精到而意不至于竭尽。此善用其天与?以能兼之才,而不以自喜之过而害其美者矣。先生历官多从戎旅,驰驱梁、益,周览万里,助成国 家定绝域之奇功。因取异见骇闻之事与境,以发其瑰伟之辞为古文,人所未有。世以此谓天之助成先生之文章者,若独异于人。吾谓此不足为先生异,而先生能自尽 其才,以善承天与者之为异也”。[3] 

在文学方面,兰泉有《春融堂诗文集》、《述庵文钞》,又辑撰《湖海诗传》、《湖海文传》、《明词综》、《国朝词综》等书,流刻甚广。 

文学以外,兰泉最大的成就是金石考证。他宦游千里,“尝东至兴京,西南至滇、蜀”,搜罗金石及拓本 1500余种,编成《金石萃编》160卷(后又成《金石萃编补目》3)。这书可算金石学最基本的工具书之一,但也时有疏误。鲁迅成名前,坐在会馆里抄古碑耍,就用《金石萃编》对比,发现书中不少错误。 

经学方面,按江藩的说法,兰泉属于汉学大本营。不过也有不同意见,比如秦瀛就认为:兰泉晚年爱阐性命之旨,以宋儒为归;又叹息士习骫骳、风概不立,欲合天下书院志勒成一编,以发扬名教。[4]王昶编撰有《天下书院总志》,收入清国史馆。 

兰泉的 声望在当时颇高,主要还因为他是重要的“学者保护人”。他数为考官,所得皆天下名士,著录门人数百,与另一“教父”朱筠齐名,唤作“南王北朱”。他在江浙 间提倡“诗宗三唐”,斥袁枚为“轻清魔”,同时广收学生。当时被看作低贱的人——比如吏胥之子、负贩之人,只要写诗合律,他都不嫌弃。弟子江藩抗议说:“ 你现在争立门户,不通经史的家伙也胡乱收进来”!他只笑笑,也不说话。在我看来,兰泉的做法,相当通达。所谓诗有别材,非关学问,也无关门第。不通经史, 身份低贱,难道就不能写诗了么?[5]

实际上,王昶的爱才,确乎发自肺腑。他听说人有一才一艺,即录其姓名籍贯,细书小摺,各分门类,盛于锦囊。与人坐谈,一闻佳士,辄从锦囊中取出补之。清人感叹说:“自古怜才爱士之诚,未有如先生者也”。 [6] 

兰泉的一生,基本上是文人歆羡的模范。他官至侍郎,大约相当于如今的副部长,位不可谓不尊;70多岁退休,未遭任何清算。归田后,与王鸣盛、钱大昕泛舟白堤,诗酒飞腾,美人如玉,望之有若神仙。[7]最终一口气活到80多岁,命不可谓不达;冠盖满门,弟子数千,诗文俱传,名亦不可谓不显。 

因此,不少人对兰泉饱含羡意,比如阮元为其撰碑文说:“恂于为儒,不达政事。习尉律者,迷误文字。惟公兼之,经术为治;荏弱于文,无能即戎。折冲千里,于经鲜通。惟公兼之,乃多战功”。[8]又如梁同书为其80大寿撰联:“盾鼻弓衣,行世文章皆事业;屏风团扇,还山官府即神仙。” 

兰泉性格随和,又爱讲鬼故事,在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里至少有两三处提到。其中一个是这样的: 

王兰泉少司寇言:胡中丞文伯之弟妇,死一日复苏,与家人皆不相识,亦不容其夫近前,细询其故,则陈氏女之魂,借尸回生。问所居,相去仅数十里。呼其亲属至,皆历历相认。女不肯留胡氏,胡氏持镜使自照,见形容皆非,乃无奈而与胡为夫妇。此与《明史.五行志》司牡丹事相同。当时官为断案,从形不从魂,盖形为有据,魂则无凭。使从魂之所归,必有诡托售奸者,故防其渐焉”。[9] 

兰泉在刑部断过不少案,颇受好评,作为学者,他当然也熟悉《明史》。那么最后一段判案理由,也许正是他告诉纪昀的。从这段主张看,他的脑子相当清醒,而接近现代的法治精神亦在其中。

 



[1] 江藩《国朝汉学师承记.王兰泉先生》

[2] 赵尔巽等《清史稿.王昶传》,江藩《国朝汉学师承记.王兰泉先生》

[3] 钱仲联《清文举要》

[4] 秦瀛《兰泉王公墓志铭》

[5]《国朝汉学师承记.王兰泉先生》

[6] 钱泳《履园丛话》

[7]《国朝汉学师承记.王兰泉先生》

[8] 阮元《王公昶神道碑》

[9] 纪昀《阅微草堂笔记.滦阳消夏录》

 

? 转载注明出处 否则剥你光猪
  评论这张
 
阅读(15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