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他为何被当作抛尸疑犯?  

2008-11-28 10:43:59|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 读西人一故事,说某星夜,有个瘦得很倒霉的青年人,扛着一条沉重麻袋,于河边徘徊。在他丢下麻袋之前,巡警赶紧过去,将其按翻、铐牢。之后,巡警打开麻 袋,本以为扑目而来的是大腿、脑袋或一些人体片段,不料却是一本又一本呻吟着、抱怨着的旧书。原来,这个年轻人爱读书,爱买书,所住的地儿却不够大,终于 装不下,只好流着眼泪,千挑万选出鸡肋之书,装进麻袋,趁着夜黑,去河边抛弃。但在河边,与旧书们的当年情又奔上心头,结果踯躅彷徨,蜷局顾而不行。巡警 见了,怀疑他要抛尸,遂上前将他捉住。

 

当时读这故事,非常感慨,就像看见自己。我的家不算小,但也不够大,现在有6000多 册书,实在是到了负荷临界。总有一天,我也会把鸡肋之书装入麻袋,扔进府南河。之后,再写点儿哀怨的祭书文:“呜呼!生不能相养于共居,殁不能抚汝以尽 哀,敛不凭其棺,窆不临其穴。吾行负神明,而使汝夭,不能与汝相养以生,相守以死。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生而影不与吾形相依,死而魂不与吾梦相接。吾 实为之,其又何尤!彼苍者天,曷其有极!”

 

最 近一两年,我买书渐渐有了收拾,基本集中在中国史学史、清以后知识分子史两大领域,但仍时有出轨,见猎心喜,抱回一堆买之前就知道不该买、也不可能读完的 书。这些书,买回来读目录、序跋,再挑看几页,就束之高阁。我将这种陋习,称作与书的“一页情”。韩愈诗“邺侯家多书,插架三万轴;一一悬牙签,新若手未 触”,骂的就是我。

 

熊 十力曾说,读书不可贪多求快,而须沈潜往复,从容含玩,否则必难悟入。他说的对,贪多求快,最后只能成为一个猎奇炫博的花花公子式读书人,学问难成系统, 泛滥而无旨归。若把自己专攻的领域比作爱妻,当然要“不离不弃,仙龄永继”,对爱妻之外的幼齿、御姐、熟女、女王、姑妈、太婆等,则只好望波兴叹。可是, 一有机会,哪个男人能忍住不出轨呢?不出轨的男人,最后也许能成为模范丈夫,却失去了男人味(征服欲、好奇心、创造力)。读书、买书也是如此,只读、只买自己领域的书,或可成为专家,但也有沦为窄家的危险。何况,不论治任何一个领域,多读其它领域的好书,总有好处。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乱读书,只要收得回来,照样可以由博入约,由泛转精。

 

扯这么多,主要是希望爱妻不要揪我的皮耳朵,因为今天我又不争气地抱回了一堆书(1117),如下:

 

1、            白寿彝主编,《中国史学史》,全六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

 

中国史学史是我致力范围,买此套书不算僭越。但这部书我其实不太满意,除了白寿彝写的第一卷,瞿林东写的第三卷,余皆平庸之作,尤以明清卷、近代卷为糟糕。当然,也可能我对这两卷的领域所知较多,所以尤其不满。

 

史学通史类著作,本来就不好写,我甚至怀疑有没有写的必要。如果是数人头、列书单的做法,就更难堪了,只能浅尝辄止,连腿毛都不能打湿,就退回岸上。我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把这套书(全六厚册)买回家,就算是买个“大模样”吧。

 

我已购的史学通史类著作,有金毓黻、李宗侗、蒙文通、张孟伦、内藤湖南等五家。金氏最佳,但明清以后部分不好;李氏过简;蒙氏仅至汉;张氏有马列史学味道;内藤这个日本人虽偶有新见,却又常隔靴搔痒。个人最期待的,是杜维运的《中国史学史》,目前大陆似尚未引进。

 

2、            王元化,《思辨录》,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

 

王元化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个学者,曾买过他的《清园书简》、《九十年代反思录》、《文心雕龙讲疏》,以及别人写的《王元化传》(扉页有王元化亲笔签名)。王元化也许没有顾准的深度、余英时的才气,但他平和中正、不卑不亢,浑身都是书卷气。读他的文章,如同一个忠厚老者对你娓娓道来,一点也不累,而收获亦在随意中不期而至。

 

今天买的这本《思辨录》,收录其1940-2003年的各类札记随笔,范围很广,文史哲都谈,其中关于晚清政坛的丁辑、关于中国知识分子的戊辑(上、中、下),对我尤其有用。

 

3、            索绪尔著,屠友祥译,《索绪尔第三次普通语言学教程》,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7

 

给老婆买的,我读的话要脑壳疼。对一个只会发平舌音、边音的乐山人来说,语言学太不符合生理构造了。

 

4、            李普曼著,阎克文、江红译,《公众舆论》,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7

 

此 书是传播学经典著作,我一直没读过,现在需要补补。之前曾零星听闻他的一些理论或术语,比如“拟态环境”、“刻板成见”、“议题设置”等。李普曼本人写了 几十年专栏,文笔犀利生动,他的理论著作一点都不枯燥。张中晓曾说:“中国的理论、学术著作,读起如一批命令,缺乏纯真的乐趣(美学上的享受),没有精神 参加进去,没有个性的活动。或者是抄袭,或者是枯燥的理智,或者是宫廷语言的堆积”。那么,我们可以说,李普曼的著作,绝对不是“一批命令”,而是一个诚 挚的邀请,充满精神与个性的发明。

 

5、            黑塞著,张佩芬、王克澄译,《婚约——黑塞中短篇小说选》,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

 

作为业余短篇小说爱好者、创作者,我买这本书,爱妻没什么好埋怨的。黑塞是一个有诗意,有快活地自嘲能力的小说家,更重要的是,他所有作品中,无论写狼,写童年,还是写卡尔夫的人与事,都充满了足以打动钢铁的柔情。

 

比较讨厌的是这本书的装帧设计,书眉太短太窄,显得气喘。出版商肯定跟葛朗台有海外关系,节约成本到令人发指的地步,黑塞的文字装在这种小气的页面中,就像一个丰满美女穿着小孩的衣服跳舞,触目都是肉,感觉胀鼓鼓。

 

6、            王渝生,《中国算学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

 

我 对中国数学史向有兴趣,之前已购李俨《中国算学史》,还有郭书春汇校《算经十书》、钱宝琮主编《中国数学史》、《钱宝琮科学史论文集》等。王氏此作,深度 不逮李、钱二氏,但从介绍与普及角度看,框架搭得不错,且分专题撰写,较集中清晰,其中《算学教育与中外交流》部分,颇具新意,可补他著之不足。

 

在此领域,目前我最期待买到的书,是李俨《中算史论丛》(1-5)。

 

7、            胡奇光,《中国文祸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

 

此 书考辨不精,如“柳永案”一条,人云亦云,估计是没读过我驳菜头的好文《柳三变奉旨填词小考》,呵呵。不过,在搜集材料上,作者还算及格,勉强拉出了中国 三千年文祸的轮廓,可作入门之读,也可按图索骥,但不能轻信盲从,落实到具体案件,最好是自个儿动手去发见相对更接近真相的详情。

 

8、            保罗.约翰逊著,杨正润等译,《知识分子》,江苏人民出版社,2003

 

这 书不像萨义德的《知识分子论》,不像哈维尔的《知识分子的责任》,也不像雅各比的《最后的知识分子》,它压根儿就不是理论学术著作,而是一本好看的关于牛 逼知识分子的八卦书籍。他揭发托尔斯泰自私,罗素贪财,萨特淫棍,布莱希特冷酷,赫尔曼撒谎……有点儿像个“扒粪记者”。此书我们当有趣的消遣读物就行 了,不必深究。

 

9、            戴逸主编,《简明清史》(全二册),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

 

以 我对清史的熟悉程度,本可不买这书,但出于保存“物种多样性”的考量,还是买了这套充满马列史学气味的书。戴逸的《乾隆帝及其时代》我读过,其实还不错, 颇有点打破僵局的感觉。但他主编的这套书,则仍是原地踏步,“阶级斗争”、“腐朽本质”一类的破话四处散落,像钢针一样刺痛我的眼睛。

 

有系统的清代通史著作,目前最好的仍然是萧一山的《清代通史》,其次则数日人稻叶君山的《清朝全史》,再次是李治亭主编的《清史》。稻叶成书甚早,萧一山完成整部通史也在几十年前了,要打败他们,同志仍须努力。

 

10、        王儒年,《欲望的想像——1920-1930年代申报广告的文化史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11、        王晓渔,《知识分子的“内战”——现代上海的文化场域》,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这两本书均属许纪霖主编的“都市空间与知识分子群体研究书系”,冲着对许氏的好感买下来,回来略微翻了翻,有点失望,两本书并非无可取之处,但太时髦了。我对太时髦的东西,不论是女人,还是学术著作,都有种与生俱来的警惕与反感。

 

? 转载注明出处 否则剥你光猪


  评论这张
 
阅读(12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