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在尿尿的瞬间教训迷途兄弟  

2007-10-28 19:32:3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感教育(短篇小说)

 

四一出品 2007-1-31

 

 

我经常觉得日子过得很慢,如果你是我,你也一样。每天早上7点我就起床,爬几百米山路,去山顶的牛华中学教微机——现在已经没人这么叫电脑了,但我们的课程表上,还是这个名字。中午在食堂吃饭,或者下山回家吃,晚上则在家里看点杂书。老婆在外地上班,一个月回来一次,所以我基本上是个单身汉。

如果你是我,你会不会觉得日子过得很慢?

不过我有个好办法,可以尽快地枪决时间,那就是喝酒。一喝起酒来,时间就开始加速,整个世界都在奔跑。这时候,我们可以用酒来计算时间,一瓶白酒大约等于4个小时,一瓶啤酒则是15分钟。这么计算,一个本来很慢的周日晚上,一瓶半白酒就过去了,或者24瓶啤酒就消失了。你们大可以算一下,我现在喝酒有点多,手比较抖,算不好数。

顺便说说,通常我都是一个人喝酒,因为我最好的兄弟不在身边。

我最好的兄弟宋石男现在省城,一年难得见两面。最后一次见,我把酒泼了他一脸,因为争论苏东坡放逐海南时,究竟有没有带小老婆。

当时都喝得多,说点粗口也很正常,但我泼他并不是因为他说“你他妈的”,我觉得这不是脏话,至少比大国崛起几个字更干净。我泼他,是因为他说,你他妈的就是一个小地方的人,不要跟我争论这些问题,我读的书比你吃的草还多,我见的世面你一辈子都梦不到。

他这些话很伤人。首先,我并不吃草,我只吃肉和菜,还有米饭。其次,我做梦的世面也是他一辈子都想不到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小地方怎么了?哪个有出息的人不是从小地方出去的?大城市除了盛产傻逼和杂种以外,还有什么生育能力?

人不能忘本,小时候宋石男也住在牛华镇,是谁常常掏25给他买蒸笼牛肉夹饼子?是我。是谁教他打官司草作弊?是我。是谁把抢他小女朋友的胖子打得鼻血长流?还是我。

小地方怎么了?我就爱小地方,人活在这里,活得更纯粹,更像真正在活着。牛华镇在地图上只有很小很小的一个黑点,圈圈都没有,圈圈只属于省城。这里的街道也没有省城发育的完全,划根火柴的工夫,就可以走上三五遍。但这里是我们的家乡,我们爱她。

我是个中专生,家境不太好,没有读高中,中专毕业回牛华教书,操蛋的微机,后来再没离开。几年前我考过乐山市的公务员,地税局的收税员,考上了却没有去。我舍不得牛华镇,这里连窑子都那么有诗意,叫榕树下或者三棵树;只要三元钱,就可以吃顿很惬意的豆花饭;20分钟你就可以爬上五眼钟山,把全镇的风景收进自己的眼眶;15分钟你就可以到河对门,坐在竹林中跟人斗地主,喝茶喝多了,就走两分钟到江边,撒一啪饱尿。这里你能看到眼睛有清水的女孩,胸口飘着火焰的少年,还有脊背上闪烁着悲哀与责任的男子汉。为什么要离开?从生在牛华镇的那天,我就没打算离开。

但是宋石男这杂种却离开了,而且越走越远,偶尔他也回来几次,但其实他从未回来。

他已经被这绝望的社会调教成了一个肥胖多汁的奸商,帮药商做假宣传,替下流企业摆平曝光危机,为欺骗失业青年的培训学校做总策划。他已经变了,变成了一堆伪钞与伪善混合的垃圾。

人和世界一样,都要变,有时变好,有时变坏。很遗憾,在宋石男身上,我没有看到什么往好的方向变的苗头。他越来越胖,笑起来越来越像演员,吹起牛来也像中国近代史教科书一样谎话连篇。更重要的是,他忘记了自己的根本,他不再承认自己是牛华人,拼命想洗掉身上最宝贵的小镇味道,去做一个虚伪的,懦弱的,娘娘腔的省城人。

他也忘记了曾经在作文本上写:我有9个最好的兄弟,他们是史宣仲、杨小清、陈平……少年时代他喜欢看《水浒》,跟着学英雄排座次,把好朋友都排个名,而我,在他17岁以前,一直占据头把交椅。

17岁那年他去成都读大学,头两年回来我们喝酒还跟以前一样玩命,去唱荤歌也总是浑身有劲。说不准哪一年开始,他和我疏远了。1999年我结婚他没有回来,说是在忙一笔大生意,还跟我说,不就是红包吗?下次回家给你,或者你给个帐号。操,我要他回来参加婚礼,就是为了红包吗?他是我一辈子最好的兄弟,结婚没有他,就跟没有新娘一样。

2001年我 外婆去世,给他打电话,他正在打牌,敷衍几句就挂掉了。我气急了,又打过去,说,婆婆以前对你跟对孙儿有什么区别?你小时候住我隔壁,上厕所没有带纸,扯 着喉咙喊罗婆婆罗婆婆,她就跑过来帮你揩屁股。你喜欢吃包谷耙,哪次她听见有人吆喝着从门口过,没有给你买?你这块哈麻批。结果他又假惺惺地说,哎呀不好 意思,确实忙不过来,节哀顺便节哀顺便,明天我专门给你打个电话。当然,这个明天永远都没有到来。

2004年, 儿子满月,我又跟他说,希望他回来一次。儿子的名字是他取的,虽然特别难听,但我还是用了。我姓史,他给我儿子起的名字是“史可闻”,说是取自什么十三 经,三代之史可闻,夫子之道不可闻。不出所料,他又说在忙一笔大生意,什么世界五百强的单子,没空回来,“红包嘛”,他说:“不就是红包嘛,改天回来补 起”。然后他就在电话中听到一声巨响,是我急了,抬脚把旁边一个开水瓶给踹了几米,爆了。

最后一次,2006年,他出国前,终于回来聚了一次,我们喝酒,讨论苏东坡放逐海南时,究竟有没有带小老婆,他居高临下地说:“你们小地方的人”,跟着我就把酒泼到了他脸上。

今年初,他外公去世,我以为他要回来,结果他没有。从省城到我们这里,只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外公去世,为什么不回来?他说,有笔大单子,走不开,更何况,他害怕进火葬场遗体告别,不吉利。

我觉得他已经毁了,他给操蛋的大城市和大城市里的假惺惺毁了。人可以天性凉薄,但不能凉薄到这种地步。

周末,我一个人上省城,找到他,还有奶娃,三个人在府南河边一家火锅店喝酒。

每人喝了78两后,我问他,我婆婆去世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伤心?他笑嘻嘻地说,人死不能复生,伤心有什么用?

我又问他,我结婚你为什么不来?他笑得像个主持人地说,红包不是后来给你了吗?

我继续问,史可闻满月你为什么不来?他乐得胖脸都开花了,红包不是后来也给了吗?

我最后问,你外公去世,你为什么不回来?他愣了一下,说,走不开嘛,走得开肯定要回来。

没有什么要问的了,我已经给了他机会,是他自己不珍惜。

喝完酒,走出火锅店,我去河边撒尿,喊他一起。他不想去,说这多不体面啊,回火锅店里上嘛。我说河边撒尿爽,好久没有一起在河边撒尿了,你忘记了20多岁的时候,我们经常在茫溪河里撒尿,比哪个飙得远,不知道呛死过多少条鱼。说完我就拽着他的肩膀,兄弟如手足,同去同去。

看见我一个人回来,奶娃问,宋石男呢?我说,他掉河里了。奶娃说,不要开玩笑。我说,是真的。

确实是真的,刚才在河边,我喊他先尿,说自己要酝酿一下,他也不客 气,掏出东西就尿,只尿了一小半就被打断了,因为我在后面助跑了几米,对准他的沟子就是一脚。他的尿柱在空中没有方向感地乱射,人也在岸边伸开手,拼命要 捞稻草一样捞着什么,结果什么也没捞到,只好掉下去。我知道,他不会游泳,所以我掏出东西,冷冷地尿了起来。

现在,我点起一根烟,跟奶娃说,走,我们过去,要是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把他捞上来。

  评论这张
 
阅读(4962)|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