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痛经  

2007-06-16 05:29:57|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儒家经书的另类用法


南海圣人康有为老来发昏,力挺“孔教”,不但到处给孔会作序,更多次上书总统总理,要“以孔子为大教,编入宪法”云云。

1916920日,圣人为在《时报》上发表《康南海致北京政府书》,中间说:“仆性迂愚……日读外国之书,而所依归,在孔子之学,以《春秋》折狱,以三百五篇作谏书,以《易》通阴阳,以《中庸》传心,以《孝经》却贼,以《大学》治鬼,以半部《论语》治天下,奉以周旋,不敢失坠。”
 

老康的文章刚冒个头,就被前党委书记陈仲甫按着鼻子打了一拳。
 

在《驳康有为致总统总理书》中,老陈先嘲讽道:“吾且欲为补一言,曰,以《禹贡》治水,谅为先生所首肯”。接着,又说:“所谓以《大学》治鬼者,未审与说部《绿野仙踪》所载齐贡生之伎俩如何”?
 

关于二者的论驳,不是本文重心,我更关心的是,所谓儒家经书曾经的一些另类用法。仲甫书记指出有人以《大学》治鬼,但那毕竟是“说部”之谈。在现实生活中,经书也有类似的另类用法么?
 

当然有。不但《大学》可以治鬼,《孝经》也可以用来祈雨。
 

《慈谿县志》卷31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
 

“岁大旱,居民五更汲井,争一瓶水致击伤颅数人。或强平格登坛祈雨,平格伏赤日中,诵《孝经》,忽阴云四合,大雨立沛”。
 

这个故事很好玩,平格,潘平格也,清初心学家,著有《求仁录》。他的家乡大旱,百姓半夜都在忙着打井水,为一瓶水而多人打破头。结果有人强迫潘平格去求雨,因为民间认为,既然古代知识分子诸葛亮可以求雨,那么当朝知识分子潘平格也该有这个功夫。老潘只好霸王硬上弓,埋伏在毒日头下,念《孝经》以祈求奇迹。很幸运,也许“老天都感动得哭了,当时就是这样”,居然来了场大雨,解乡民于大旱之倒悬。
 

可以料想,从此以后,每逢大旱,《孝经》一定脱销,能诵《孝经》的读书人,也一定会不断充当临时巫师的角色。
 

事实上,儒家经书被用于驱鬼、辟邪、求雨等巫术场合,由来以久。
 

比如《易》,通常被看成是整鬼专家的上佳工具。
 

《江西通志》云:“江梦生……为江都令。先是,县厅每有祟祸,任位者每迁于别厅。梦孙下车,辄升厅受贺。向夜,具袍端坐,诵《易》一遍,怪息”。
 

《说颐》云:“北齐权会任助教,尝夜独乘驴出城东门。钟漏已尽,有一人牵头,一人随后,有异生人,渐渐失路,不由本道。会心怪之,诵《易经》上篇一卷未尽,前二人忽然离散”。
 

这两个故事里,鬼祟都由心生,诵《易经》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心理武器,我估计如果当事人信仰“GC教”的话,念“八荣八耻”或“和谐社会”,也能驱鬼。
 

心理暗示下,不但鬼可能不见,病都可能康复。
 

《齐春秋》云:“顾欢……素有道风。……有病邪者,以问欢。欢曰:君家有书乎?曰:惟有《孝经》。欢曰:可取置病人枕边,恭敬之,当自差。如其言,果愈。”
 

这种不打针不吃药的“经书疗法”,虽然偶尔也撞上一次死老鼠,但建议大伙儿还是不要常用。有病最好呢,还是去看西医。
 

上面举的三个例子,均可归结到心理作用,但下面这个故事,就诡异到扯淡的地步了。
 

《风俗通义》云:“武帝迷于鬼神,尤信越巫。董仲舒数以为言。帝验其道,令巫诅仲舒。仲舒朝服南面,诵咏经论,不能伤害,而巫者忽死”。
 

在这个段子里,老董完全是以巫止巫,“投我以潮吹还君以颜射”,只念念儒家经书,就将诅咒他的越巫搞定。但老董向来阴冷,一个可以“三年不窥园”的人,城府自然很深。所以,我更愿意相信倒霉蛋越巫被搞死,不是因为老董的“经书咒”,而是遭了老董门生们投的毒鼠强。
 

回到文初,既然儒家经书在传统里有驱鬼、辟邪、祈雨等等“妙用”,那么老康要求将儒家上升到宗教的高度,也是可以理解的。而任何一个学派,如果上升到宗教的高度,则教徒们要以之驱鬼、辟邪、祈雨,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起王小山式的一个标题:内有教徒慎入。

 

参考书目

 

《康有为政论集》 汤志钧编 中华书局 1981

 

《独秀文存》   安徽人民出版社1987

 

《晚明清初思想十论》王汎森 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4

 

《郑振铎文集》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8

 

《太平广记》 李昉 中华书局 1986

 

《风俗通义校注》应劭 中华书局 1981——————————————————————————————

我今去了,我就回来——

我回来疼你的心肠依然在;

若不来,定是在外把相思害。


? 转载注明出处 否则剥你光猪
  评论这张
 
阅读(124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