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通胀.卫生纸.过度隆乳.乞儿  

2007-12-24 14:12:4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人都抢卫生纸】



周末,家附近新开购物广场一座,硕大无朋。

老婆带我去看热闹。

一路上,真热闹。

好多太婆,抢购数十卷卫生纸,摩肩接踵,挥汗如雨。

更有大爷,抢购大米数袋,卫生纸若干提,颁白者负戴于道。

又有疯狂主妇,右肩扛大米一袋,脖上挂一口袋,内有鸡蛋数打,左手提调味品七八瓶、猪肉菜蔬五六斤,当然,仍有卫生纸数十卷。

卫生纸!人人都抢卫生纸!

我开始数有多少人抢购卫生纸。到三位数时开始尖叫,到四位数时已然疲劳。

于是改数谁抢购的最多,目击之冠军抢到8提,凡96卷,比《汉书》只少4卷。冠军身材瘦小,埋没在卫生纸中,远远看去,似乎是一堆卫生纸物已通灵,慢吞吞走在人间。

原来,卫生纸是惊爆价,7块多一提,约是市价一半。而大米,每袋比市价也便宜2元左右。还有不少商品搞小促销,罄竹难书。

我 本来也准备去抢卫生纸,起码8提,囤着,一直用到臀眼发亮。但我根本挤不进去,除非找来中学生用的圆规,尖头朝外,寒光闪闪,化身刺客,如摩西中分红海般 大踏步向前。否则完全不是那些每天都练太极拳的太婆大爷,于百万人中取促销鸡蛋如探囊取物的中年妇女,扭动蛮腰进攻卫生纸若水银泻地的女青年的对手。

忽然120呼啸而来,车上美艳女护士不断劝说人们,“让一让,让一让”。有围观妇女乐不可支,说,这是今天第3辆120了。

还好,只有人昏厥,没有人死亡。比不久前重庆家乐福的粮油抢购死人惨案,幸福指数远高。

你们在笑吗?我却根本不打算嘲笑任何一个抢购卫生纸、大米、鸡蛋、猪肉的太婆、太爷、主妇或者女青年。

他们当中,自有贪小便宜者,但更原始的驱动,来自对通胀的恐惧。

通胀已然来临,抢购怎不成风?

来看这个帖子:《部分粮油价格“恢复性”上涨》。

学者好生了得,倾力打造“恢复性上涨”新概念。但我只相信产后有“恢复性调养”,产前有“习惯性流产”。我不相信现在的粮油价格,是什么鸟“恢复性上涨”。

哦,且让我们,怀着对通胀的恐惧或怨毒的我们,人人都抢卫生纸,然后一直用到股市崩盘、基金崩溃、奥运会闭幕。


【冬至轰吃羊肉汤速写】


妈逼的一到冬至,我家门口的羊肉汤一条街就要上演千人群P。

那羊肉汤一条街,属于棚户区,虽然寒碜,但在寥落冬日,仍能给无数食客带来亢奋。

冬至,从中午开始,羊肉汤店就把桌子摆到了街上,河边,路口,摆到所有能容身的地方,即使厕所旁也不放过。(实际上,冬至这天,厕所旁的位置相当尊崇,经常还要预约。排队上岗的放水客太多,厕所是人见人爱的小甜甜。)

晚7点多,老婆带我出门散步,看热闹。

那一条街,真热闹。

任 何一个小店,哪怕只有百十平方的小店,现在都像过度隆乳一样被填得满满当当。溢出的食客,在河边吹着冷风,满脸通红,一边整羊肉汤,一边甩泡酒。桌子与桌 子间的距离,近到不可理喻:大屁股女郎,将背后一桌小老头的腰背挤出了柔软的坑;喝高了的酒客,一晃肩膀把肘子递到了隔壁一桌哥们的门牙上,后者摸了摸门 牙,没掉,就志得意满地继续攻打锅里的肥白羊肠;想上厕所的中年汉,深呼吸,收起肚子,勉强从15厘米的缝隙中掠过;胖乎乎的太婆,吃得差不多了,年轻家 人仍在高谈阔论,她悄悄打起了瞌睡,身边的老头子,体贴地把肩膀伸过去,让她打瞌睡;穿梭往来的服务员,身上涂满凡士林,从容游走于人海,但报加菜的时候 需要气沉丹田:7号桌加一斤杂,半斤肉!男服务员人人猛如米托尼克,女服务员个个练就海豚音。

笑声、话声、肉在锅里沸腾;划拳声、碰杯 声、筷子跌落地面;喝汤声、大嚼声、打火机点燃香烟;手机声、开啤酒声、醉鬼拍人肩膀;暗悄悄在厕所里吐,急切切预约晚间打麻将;色迷迷说吃了羊肉汤我一 定很棒,羞答答回你真坏……和上过往车声,河中水声,慵懒风声、卖唱者乐声,冬日湿冷在羊肉汤热气中溶解,奏一曲风物民俗地方志。

羊肉汤一条街旁,正在搞市政工程,硕大的水管,一个一个,一排一排,列在路面,看上去就像巨灵神大战母夜叉所用的安全套在巡展。

某条水管当中,有个男人,静静坐着,囚衣垢面,麻木不仁,寂寞地啃着自己的手指。

他的头面身体肮脏腌臜,惟有十指尖尖,美若春笋。他狼吞虎咽地啃着十指,几下就啃个精光,但指头旋没即生,啃也啃不完,吃也吃不光。

风穿过几米长的管子,穿过他的身子,管子很寂寞,他比管子耐得住寂寞。

能耐寂寞者,“可以为监门卒,可以为淘河夫;可以一布障前后,可以寒夜无被;可以沿门作乞儿;可以任儿子之蓬头历齿,而了无愧怍,可以死无植骨之所,而任乌鸢蝼蚁食”。

然而生命可偷,身躯可全。
  评论这张
 
阅读(3520)|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