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乐山大佛又洗脸”的三种报道手法  

2007-11-09 13:35:07|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年前,我曾写过一篇虚构小说《乐山大佛断头记》(点此进入),今日看来,虚构得相当有力。

乐山大佛近日又将“洗脸”。2001年它刚“洗”过一次,花了2.5亿。时隔不过6年,它又要“洗脸”,频率甚高,似乎它不是一尊石佛,而是一尊熟女。原因很简单,近20年来乐山大佛所受的伤害,也许是自唐开元年间开筑以来最大的伤害,有如“无量数劫”。

不过,媒体报道却不太一样。让我们欣赏下面这三套班子的报道。

先看地方媒体。四川在线11月6日发布了这样的消息:

                                                      四川遗产保护再受肯定

 国际组织及30多个国家110多名代表,今(6)日齐聚峨眉山景区,参加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建设部、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省政府主办的第三届世界自然遗产大会。这是该会议首次在我国举办。四川遗产保护再一次受到国际社会肯定。

(四一按:峨眉山就在乐山大佛隔壁,乐山大佛7年内两次洗脸,与会者不会不关注。但按地方媒体的理解,洗脸频繁,说明保护力度大,因此应该受肯定。他们当然不会反省,为什么洗脸如此频繁?)

再看全国媒体。新华社11月7日发布了这样的消息:

                                                     大佛6年后又“脸花鼻黑”

曾在2001年接受过大规模面部“美容”的71米高的世界第一佛——乐山大佛,6年之后再次出现“脸花鼻黑”的现象。大佛景区专家表示,研究机构正在进行相关论证与研究,并将对大佛展开新一轮的面部修复工程。
  
刚刚去过乐山大佛的游客都会发现,这座开凿于公元713年的大佛近来有了新的变化,米黄色的脸上开始出现黑色条纹,鼻子开始变黑,曾经的“沧桑感”再次出现在这座已有1200多岁的大佛脸上。一些专家认为,出现这种现象的根源是大佛所在地自然环境湿度大、降水丰沛,容易产生风化现象,以及大佛面部微生物的新陈代谢和酸雨等各种因素的综合反应。
  
 “我们将针对这一现象进行化学分析,并求得科学的论证,找到病源。”乐山大佛文物管理所所长彭学艺告诉记者,“前期的论证结束后,我们有可能会开展和5年前一样大规模的大佛皮肤维修工程。”

(四一按:新华社比地方媒体的眼界要开阔,角度也更实在,但不算击骨刺髓的针砭,只是不痛不痒的针灸。结尾官员的套话,则让我们再次沦入通稿式的官样结局。)

最后看看境外媒体。美联社近日报道:

                                                  中国的乐山大佛开始哭泣

几年前,四川乐山大佛开始哭泣。

至少有些当地人这样想像,因为这座开凿于公元713年的大佛玫瑰色的脸上开始出现黑色条纹,他们担心神像已经发怒。

结果查明,祸根是该地区越来越多的火力发电站。它们的烟筒向空中排放有毒气体,这些气体又化为酸雨降到地面。久而久之,大佛的鼻子开始变黑,头发的曲卷开始脱落。

当地的研究员李小东(音)说:“这样下去,大佛就会失去鼻子,甚至还会失去耳朵,变成一块普普通通的岩石。”

中国的一些古代建筑、陵墓和石雕经历了风风雨雨、入侵的外敌和盗窃,现在又面临着新的威胁——迅速发展的经济的副产品。

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世界遗产中的80%,包括乐山大佛,受到空气污染和酸雨的损害。造成污染的主要根源是烧煤。

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洲的皮策学院的环境研究教授梅琳达·赫罗尔德·孟席斯说:“中国正造成的严重污染将损害这些文物。”

中国官员开始认识到不加节制的发展带来的负面后果。2001年,中国斥巨资修复三江汇合处临江而坐的乐山大佛。6年之后,这座通高71米的大佛又开始变黑,主要原因是酸雨。

在北边大约1200多公里的地方,煤炭卡车排放的黑色烟尘对云岗石窟——中国煤带中心的一处世界遗产——造成了损害。

这些具有如此重要的历史与考古意义的石窟竟然离“煤矿和一个城市的工业恶瘤如此之近”,赫罗尔德·孟席斯对此表示惊讶。

1998年当局迁走了附近的一些工厂,并要求卡车改道,但很多煤灰已留在这些雕像之上。

(四一按:典型的西式报道,干净利落,客观中正。文中所说的"工业恶瘤",在上世纪90年代有个最明显的征象:大佛的洗脚水即造纸厂的排污废水——这些废水乌黑发亮、口吐白沫,就连几近金刚不坏的佛身,也抵挡不了。如今造纸厂是迁了,但从四面八方并不算遥远的“烧煤”工厂吹来的废气,依旧彪悍。而就在大佛数十公里外,还有络绎不绝的各镇小煤矿带,它们输出的除了煤炭,只有贿赂、死亡和污染。)





  评论这张
 
阅读(6936)|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