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同情妇人性压抑  

2006-10-24 05:31:53|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人对性压抑妇人之揶揄与同情

 

有则清人笔记,讲述了一个关于性压抑的故事,交叉着揶揄与同情,揶揄非常恶毒,同情相当隐蔽。

 

大意是这样的:商人某甲外出十年始归,与妻同房,“纵体入怀”,忽然狂叫一声,妻起来一看,其夫“势已阉割,不留余蒂”,死掉了。这蹊跷的案件闹到官府去,妇人被怀疑因为通奸而谋杀亲夫,但证据不足,她挨尽酷刑也不肯招。一位商先生奇妙地登场了,他看上去胸有成竹。

 

叫妇人进房,“赤体偃卧”,之后商先生“索猪肉少许,削作人势状,以铁钩贯其中,命接生婆将肉塞入其阴”,一会儿,“阴中果有一物力衔其肉,如鱼吞饵然。急拔出视之,其物长七寸许,竟体黄毛,四足修尾”,就像黄鼠狼。于是大家才知道,商人甲的离奇暴卒,是这个玩意搞的。

 

作者末了介绍:“此物名守贞,亦名血鳖,孀妇暮年多有之。他如老处子,比丘尼亦间有之。大约多因旷怨郁结而成”。

 

这最后一句话才是点睛。自汉以后,妇人守贞被看成最大的美德,文字的表彰有烈女传,实物的表彰有贞节牌坊。关于贞节牌坊,我在犍为县曾见到一座,巍峨健硕,历经文革而未被推翻,据说当年小闯将们曾试图用钢钎对付它,但太结实了而没有搞定,后来准备用炸药,却被军委会喝止。可见,这贞节牌坊端的是扎实。

 

因此,写这个故事的清人,当然不可能直截了当地说守贞,换言之,也即性压抑不好,而是跟四一的风格类似,用曲笔来表示自己的意见:守贞的结果,只是阴里养出一条吃人那话的黄鼠狼来。

 

这个寓言色彩浓厚的故事来自《兰苕馆外史》,清人许奉恩著,我没有见到。我所转引的是清人胡文炳的《折狱龟鉴补》(北大出版社,20061月,陈重业主编。此书有个别断句错误,不算最好的本子,却是目前唯一的整理本)。

 

其实,同情性压抑的前人也不少,只是他们大多写诗,不如清人编段子来得更触目惊心。比如王昌龄的《闺怨》:

 

  闺中少妇不曾愁,春日凝妆上翠楼。

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

 

完全把少妇性压抑之后抓耳挠腮,磨皮躁痒的样子活现于前。最后一句“办不了事,你做的官再大又有何用”的浩叹,更是不下于老弗的心理分析。

 

再如陈陶的《陇西行》: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这伤感就更加刻骨,当深闺中人在那雕花大床上绞拢双腿,意念伊人时候,伊人已经成了一堆枯骨。这压抑,比上一首更彻底。上一首中,妇人的夫君还可能衣锦还乡,这一首中,妇人的夫君是不可能回来了,她只能一个人过活,喂养自己的“血鳖”终老。

 

其实,陈陶此诗的创意很可能来自钟嵘的《诗品·序》:“或骨横朔野,或魂逐飞蓬;或负戈外戍,杀气雄边;塞客衣单,孀闺泪尽”。

  而诗品这段话,我把它看成中国反妇人性压抑之“曲笔”的最早表征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1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