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从史料价值看,官报今不如昔  

2006-10-18 05:32:01|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代邸报为史家高度重视之材料

 

 

明代官报,称作邸报,也称邸钞,朝报,晚明又称京报 (但跟清代的京报性质迥异,后者更接近民报,而非官报)

 

关于邸报的信息来源,内容编辑,制作发行,大量的新闻史教材都讲得差不多,我就不浪费笔墨再讲一遍了。做文化人要有良心,象易教授他们那样只管老生常谈可不太好。

 

我只想说一点,明代邸报除了是官员士绅必读的“政坛小灵通”外,更是当时及后世修史者重要的材料来源。

 

明人谢肇淛的笔记<五杂俎>提到,‘王元美先生藏书最富,三典之外,尚有三万余,其他即墓铭 朝报 ,积之如山’。王元美即王世贞,万历间的大名士,也是大藏书家,曾经拿一座庄园换一部宋版《两汉书》,他如此重视搜罗并且收藏邸报,可见当时士人对官报并不象现在一样,基本拿来垫桌子,当扇子,或者卷起来跟同事疯耍打人家脑壳。

 

事实上,王世贞也很善于运用邸报。在<史乘考误>中,他根据所藏邸报关于高拱于隆庆三年兼掌吏部的记载,驳斥王锡爵撰<穆宗实录>中所记同事有误差。

 

王世贞之所以用邸报作为强有力论据来反驳锡爵,是因为明代历朝修实录,多以邸报为主要材料。

 

董其昌<荐李维桢修史疏>中多次谈到去南京,河南,应天府等地收集邸报以修实录。并称:“凡关于国本,藩封,人材,风俗,河渠,食货,吏治,边防,议论精凿可为后世师者,别为选择,仿史赞之例,每篇系以笔断”。可见邸报内容的广泛,以及官方修史者对其价值的重视。

 

同样的例子还见于管绍宁<修国史实录玉牒疏>,其中引用上旨:“ 邸报 章奏,海内必多流布,实录自当及时纂修,其间开局设馆搜罗等事宜,卿等酌议来行” 可见,朝廷对邸报的史料作用,也是相当认可的。

 

有时言官过份看重邸报的史料功能,甚至阻止派人出去采访民间材料。<明史钱龙锡传>记载:“故事,纂修实录,分遣国学生采事迹于四方。龙锡言:实录所需在 邸报 及诸司奏牍,遣使无益,徒滋扰。”皇帝居然也听从了他的话,不再分遣国学生外出搜罗史料。这种做法,使实录的取材过份局促,而民间的一手材料也往往被遗漏,不是什么好办法,但从侧面看,这正好反映了邸报在官方修史的重要地位。

 

如果仅仅是官方重视,那么明代的邸报并不能超过现在的<人民日报>。我们可以看到,如今不少官修史,仍然非常喜欢引用<人民日报>上面那些严肃的,理性的,政治的,和谐的报道。但是,明代邸报不仅为官方重视,也深受民间修史者青睐。

 

明代文字最风流倜傥的散文家张岱,也是个不错的民间史家。他在<与周伯戬书>中谈到,自己想修<明书>,于天启后却苦于缺乏参考材料,因为乱世中天启后的实录,起居都被闯哥洗白了,六曹章奏也尽成飞灰。还好,张岱的朋友谷霖苍为修<明史纪事本末>而“广收十七年 朝报 ,充栋汗牛” ,张岱见到了这批材料并于其间“簸扬淘汰,聊成本纪并传”。张岱修的<明书>现在看不到了,我们看到的<明书>是傅维鳞编撰的。谷霖苍的<明史纪事本末>现在很容易找到,是口碑不错的水平线上之作。由上述这段故实看,则谷氏著作也大量取材于邸报。

 

不但风流文人张岱,稳重的泰山级学者顾亭林也重视邸报的史料价值。在<与次耕书>中,顾亭林说:“自庚申至戊辰, 邸报 皆曾寓目,与后来刻本记载之书殊不相同。今之修史,大致当以 邸报 为主,两造异同之论,一切存之,无轻删抹” 。这说明他自己阅读了大量邸报,还希望修史者尽量客观引用邸报,不要任意删削。事实上,在<日知录>里,顾亭林多次提到 邸报 ,比如这条记载:“ 忆昔时邸报至崇祯十一年方有活板,自此以前并是抄写,几乎象块老肥田一样,被古代新闻史的学者们无数次犁过了。

 

此外,在邹漪的<明季遗闻>的凡例中,也称:集中叙载人物之贤否,言行之臧否,要皆考据 邸报 ,采择见闻,不敢虚美隐恶,以重秽史之咎”,<明季遗闻>是不折不扣的野史,也要标榜自己取材邸报,不是胡说八道的‘秽史’

 

当然,邸报只是修史者的重要材料,决不是唯一材料。正如前面提到过的傅维鳞,他入过明史馆,但所参与编修的篇幅不多,经常闲出个鸟来,因此决定自己干,多方寻得‘明兴以来行藏印抄诸本、家乘、文集、碑志’共三百多种九千余卷,然后参照明朝实录,考订异同,最终纂成《明书》一百七十一卷。这种博采广搜的态度,更值得推崇。不过,傅书却因此被四库馆臣讥为‘体例舛杂’,我个人认为,晓岚那一伙学阀在这件事情上,有失公允。

 

好了,明代邸报的史料价值,上面应该讲得比较清晰了。最后我只想问,如果昨天的新闻就是今天的历史,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那么当今的官报,从史料价值上看,又如何呢?究竟超过明代的官报没有呢?

如果主管部门看不到这篇文章的话,我想回答说,
从史料价值看,官报今不如昔。 如果主管部门看得到这篇文章的话,我想回答说, 严肃,理性,政治,和谐的角度看 ,官报昔不如今。当然,前提是‘严肃’意味着死板,‘理性’意味着迎合,‘政治’意味着撒谎,‘和谐’意味着遮掩。

 

  评论这张
 
阅读(7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