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四库提要札记

2006-09-05 05:18:33|  分类: 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札记·一



前几天铲了个土老肥一小笔,奖励自己,买了两厚本影印《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准备用一年时间,将史部,集部浏览一过。子部挑读,经部基本不读。
 
以后每几日发篇读书札记上来。记述逸闻、心得,偶有简单考索。
 
 
*唐代即严格“讲政治”,讲“排名要分前后”。
《总 目提要·史记》记唐玄宗开元间下诏令将《老子韩非列传》升到《伯夷列传》之前。《伯夷列传》实际上是史记七十列传第一篇,升到它之前,就是排到列传之首。 这是一种讲政治的策略,李姓本是关中世家,但非第一等,为提身价,将李耳追认为先祖。将《老子韩非列传》升到列传第一,是为了拔高老子地位,从而拔高李姓 地位。
实际上,排名要分前后,在四库修书的过程也可看到。在《总目提要》卷首,有参与修书的职员名单,前面十几二十个全是白儿胡子的人,从皇帝的儿子们到权臣,各部门行政长官等等,一直到第2页才看到真正总领全书、分领各部的学问家们。
 
*纪晓岚为自己的藏书打广告。
《总 目提要·史记正义》,全文千余字,除了开篇有百把字跟作者张守节有关外,随后用7、800字的篇幅不遗余力地攻击明监本的疏漏之处,进而不遗余力地抬高四 库所用该书版本的价值。开始觉得很纳闷,因为总目提要虽然经常都要考证版本得失,但如此集中地,极度罗嗦地罗列、对比,实在罕见。后来眼睛尖,看到在抬头 有记录所采本子,却是:“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这种习惯在藏书家身上并不罕见。清代的黄尧圃题跋号为藏书家第一,但为自家书打广告之处屡见,明 代的项子京更离谱,不但在书上盖满自己的印章,被人讥为“美人脸上刺金”,更在部分书的卷尾栏外,写下收购该书所花的银两。同样有这种嗜好的还有民国的藏 书家缪艺风,他在很多藏书后附上小条,注明现在市场价值多少云云,而且大多数注水,明显偏高,跟中央电视台《鉴宝》栏目的所谓专家估价一个德性。
 
*古书出壁的模仿秀。
 
古文尚书出孔壁,是汉代学术史上有名的闹剧,读书人都知道,不过,在南朝还有一次模仿秀,以前我就不知道了。
《总目提要·汉书》,记南朝有梁嗣王发现“古本汉书”,进献东宫皇太子,在当时很起了点风波,后来也还迷惑过不少人。总目提要从篇序、文字、记事、旁证等几方面进行了有力考据,证明其不过是又一次伪造古书的活闹剧。
中 国古书之伪,之多,远比其他国家恐怖,但这并不能说明我们比其他国家的人爱撒谎,最多说明我们对遥远的过去的过度迷恋与尊敬。制造伪书的原始心态、动机, 乃至作伪哲学等等,是值得研究的,这一点在近三百年的辩伪学术史上似乎颇有遗漏。从崔东壁、姚际恒,到康有为、古史辨学派,更多的是在就书本身论书,在章 句考据、史实勾沉上用力显著,但对制伪与知伪从伪的集体心理意识上,似乎没几个人着墨。
这个事情,如果国家肯发钱给我,我就找时间来干!
 
*“蜡以覆车”所指何意?谁毁了最早的《后汉书·志》?
 
《总目提要·后汉书》:“范撰是书,以志属谢瞻。范败后,瞻悉蜡以覆车,遂无传本。”  这句话很含混,因为“属”这个字的弹性很大,既可解释为范晔将自己写好的《后汉书·志》托付给了“谢瞻”(这个人问题大,后面再考证),也可解释为范晔叮嘱“谢瞻”代为作志。
 
不过,找到《提要》所本的原文就知道了。即本自唐·李贤注《后汉书》中转引沈约《宋书·谢俨传》中的一段话:“范晔所撰十志,一皆托俨。搜撰垂毕,遇晔败,悉蜡以覆车。宋文帝令丹阳尹徐湛之就俨寻求,巳不复得,一代以为恨。其志今阙。”
 
如 此很清楚,即范晔本人未及做志,而是托付给“谢俨”(这个人也有问题,容后再考证)做了,后来又被“蜡以覆车”了。这个事实有旁证,即《宋书·范晔传》载 其《狱中与诸甥姪书》,云:“欲遍作诸志,前汉所有者悉令备。虽事不必多,且使见文得尽,又欲因事就卷內发论,以正一代得失,意复未果”。现在,范晔未做 志的事实很清楚了,但是,究竟他所托的是谁呢?

《四库提要》所云“谢瞻”是不可能的,因为其人死于421年,范晔败事死在445年。谢瞻不可能提前24年就知道范晔要遭政治灾难,还赶在自己死前把做好的志“蜡以覆车”。

那么,谢俨呢?我遍查沈约的《宋书》,根本无此人传。不但今天的我找不到,早在宋代,学问家们就找不到了。 宋代史学家洪迈(1123—1202)年《容斋四笔·卷一》中,“范晔汉志”一条就坦承:“‘俨传’所云乃范记第十卷公主注中引之,今宋书却无,殊不可 晓”。说明当时的宋书就看不到此传了。比他只早一点(看到的《宋书》应该样貌相当,因为其间并未有大书厄)的另一个目录学家却没有这么老实,只管依样画葫 芦,宋·晁公武(1105—1180)《郡斋读书志·卷五》:“《後汉》九十卷,《志》三十卷,宋范晔撰。十帝纪,八十列传。唐高宗令章怀太子贤与刘讷 言、革希元作注。初,晔令谢俨撰志,未成而晔伏诛,俨悉蜡以覆车。……”晁公武曾避难到我老家乐山,我一直很喜欢他,但这次,我不能相信他。

谢瞻不是,谢俨又查不到,最早曾作后汉志的人究竟是谁?有学者又怀疑:“《宋书》中惟有谢庄而无谢俨,疑东汉以后为避汉明刘庄名,恒改庄为严,则李贤注文中之俨当是严誤”。谢庄,范晔的侄子,而且被他首肯为侄子中最有才华的一个。那么,范舅舅可不可能是找的庄侄子呢?
我 们再来看看《宋书·谢庄传》,很可惜,里面没有一个字提到跟范晔的交往,并且,就在本传附《王景文传》中,竟然可以看到“谢俨”的名字,也是在宋书中仅见 的一次,这个谢俨是征南参军事,控告王景文使人抢他的小老婆。于是王景文又上书给皇帝,大叫委屈。这个故事虽然好耍,但跟我们想要找的线索毫无干系。唯一 能证明的就是,谢庄、谢俨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到了这里,线索就断了。考虑到《宋书》在唐初就有轶失的卷数,所以现在只能相信两个推论:或者是《谢俨传》已经亡 却,除非有新出的古本《宋书》,没有人知道该传真实样貌。或者是李贤注释的引文根本就是伪造,“蜡以覆车”这句不伦不类的话,就是作伪的证明。因为编造的 故事总是没有真实发生的故事那么足以自圆其说。

最后来讨论一下“蜡以覆车”,最开始我认为,“蜡”有动物油脂的意思,是不是谢俨拿手稿来沾着油脂擦自己的车,就像如今的自行车修理铺有时干的那样?后来觉得实在不象话,这要擦多少次才能把手稿擦完啊?如果真要解决手稿,肯定是选择一次性消灭,而不是这种细水常流的方式。

我又查到,“覆车”在古代有种意思,专指一种捕鸟的工具,是不是拿手稿涂上蜡去捕鸟呢?不过,谢俨可能没有这么好的闲情,此外,蜡糊的捕鸟工具实在是有点难以想象。

后来我翻考工记,注释中说汉代的车多是有盖的。这又激发了我的想象,也许是谢俨用蜡涂了稿子,糊在车盖上挡雨挡太 阳?想到油纸伞的做法,那么蜡糊的手稿多半也跟其效果差不多。何况,南朝的时候虽然造纸术已经发明,但士子写文章,写情书,画画,还是多半在绢上,偶尔用 纸给人写信,还要先道歉,“对不起,我没有用绢,但不是因为不尊敬您,而是因为最近手头紧”云云。谢俨是军队上的参谋官,又是读书人,收入不会太差,所以 写的《后汉书·志》手稿很可能是在绢上。如此,用蜡涂了之后,在车上做车盖或者车身的衬层,也是很可能的。


 OK,这周的四库总目札记到这里结束了,为了枯燥而感谢大家看完,并最后讲个白儿胡子的小笑话:
 
《宋书·范晔传》记:范晔为“母如厕时产之,额为砖所伤,故以砖为小字”。

  评论这张
 
阅读(12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