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这人作文不太水

2006-09-18 19:43:3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札记精神

 

  每个自恋的人都不会放过用google搜索自己名字的机会,我也不例外,如果发现搜出的所有宋石男都是自己的话,就笑得卡卡作响,芳心大慰。

  这么多年只有一次,我发现上海有个做机电生意的先生,也叫宋石男。我苦口婆心地劝他改名字,他根本不耳食我,我冒了火向上海市公安局投诉,也没有下文。

  我一直为此苦恼。

  最近几月,这另外一个宋石男却突然消失在google引擎,我猜是投诉起作用了,公安局毕竟尊重文化人。

  现在,我终于一统宋石男的网页江山!我可以骄傲地告诉你们,你们只管去搜,不管用哪种引擎,那些宋石男嘟是我。

 

  但是,嘟是我也不好,如果做了啥坏事被揭发,一搜就知道是我,耍不了赖。就不如张连康这个名字,网页上有多个,不但有我调笑过的那个魔鬼翻译官,还有强奸犯,还有某副处长,还有研究生……所以,即使论坛上到处都是张连康出卖史景迁的消息,他也可以跟熟人抵赖,说,那个翻译书的不是我,我只是那个强奸犯……

  说回来,“三天不搜宋石男,意兴萧索色黯然”,所以刚才我又戴着负罪感搜了一下,除了从前贪慕荣华富贵写的有偿新闻外,发现新有个湖南文化论坛转了我一个近代史的帖子,副标题是:这人作文不太水。

 

  这个副标题朴实无华,却深深地打动了我,“这人作文不太水”,比和平街第一才子,宋美男,业余短篇小说之王,素人克星,前党报记者等等赞美,更令我喜悦。

  但立即,我就马不停蹄地开始忧伤:最近几天太颓废,我不是泡博客,就是打扑克,要不就逛商场当顾客,下馆子做食客,总之不务正业。这样下去,怎能保证“作文不太水”?

 

  从前,在颓废之前,我是个充实向上的读书人。今年5月以来,我每天都至少看4小时书。哈佛燕京图书馆非常好,借书不限期,也不限数量。(只有别人request你借的书,才需要及时归还,不然几乎可以借一辈子)

  我来了四个多月,借了200多本书,通读的有3、40本,泛读的有50多本,其余的也基本挑读过。同时,我做了不少札记,总有个百把条。(下个月我将着手整理,预计4万字左右,闷死你们!哈哈。)

  现在我想,那些“骄傲的湖南人”能说“这人作文不太水”,或许就因为我这老实巴交做札记的习惯。

  做札记,本是中外公推的好法子,网络发达后却少有人提了,人们认为这是刀耕火种的落后办法——做啥札记啊,搜索引擎现在多强大!复制粘贴的功能也不赖。

  我有不同意见。

 

  做札记的办法尽管原始,但好处实在太大了,目前仍不可废。它可以推进思考,增进记忆,即使不成熟,不系统,也没关系,在雄厚结实的札记基础上,精心整理,别出心裁,必能成就水准线上的作品。

  英国史学家卡耳说:即使我只读了很少一部分材料,但写的欲望若强,我就开始写,不一定从头,可以从任何段落开始。我边读材料,边写札记。因为写,冒出大量新鲜的想法,于是又促使人进一步去读……在这基础上,不断进行“再检查”,作出“新解释”,一本优秀的著作于是逐步形成。

  不止老外如此,中国学者也相当重视札记。

 

  我们报人的老前辈梁启超在《清代学术概论》一书中形容清儒治学,说:“大抵当时好学之士, 每人必置一‘札记册子',每读书有心得则记焉。”

  为王国维推崇的“国初之学大”的代表人物顾亭林,则将札记比喻为“采铜于山”。他自述写作《日知录》时,“早夜诵读,反复寻究,仅得十余条,然庶几采山之铜也”。

  为日本人抄袭最多,也最佩服的清代史家赵翼,更坦白自己最重要的作品都成于札记。在《陔余丛考》小引中,他说:“余自黔西乞养归,问视之暇,日夕惟手一编,有所得辄札记别纸,积久遂得四十余卷,以其为循陔时所辑,故名曰陔余丛考”。在《廿二史札记》小引中,他又说:“惟历代史书,事显而义浅,便于流览,爰取为日课,有所得即札记别纸,积久遂多”。几乎是无札记不成书了。

 

  另一位清代史学大师章学诚,则认为“凡天下至理多自从容不迫处得之。矜心欲有所为,往往不如初志。”因此,平日不经意的札记,却每能灵光乍现。他进一步说:“札记之功,必不可少;如不札记,则无穷妙绪皆如雨珠落入大海矣。”

  不过,将札记功能说得周详备至的,我以为是顾颉刚。(他本人终身做读书笔记,汗牛充栋,可惜目前只有海外整理出版的《顾颉刚读书笔记》10多大册,定价爆贵)

  顾颉刚在《虬江市隐杂记》中这么写道:“凡是人的知识心得,总是零碎的。必须把许多人的知识和心得合起来,方可得着全体。笔记者,个人至琐碎之记录也,然以其皆真实不虚,故其用至广。以小说史言之,有俞樾之《小浮梅闲话》等,于是有鲁迅《小说旧闻钞》,于是小说史者得有基础之材料。以经学言之,有臧琳之《经义杂记》等,于是有蔡启盛之《皇清经解检目》,于是欲综合历代经说求出一结论者得有基础之材料。必有零碎材料于先,进一步加以系统编排,然后再进一步方可有系统之整理”。

 

  他们的时代离我们有点遥远,但札记精神并不隔膜。用当代文化人的眼光看,所谓札记精神,也是一种博客精神。

  现在的博客,如果是积极的(不是无聊的情感日记博客,或无谓的扯淡日白博客),每一篇文章,就是一份札记。合起来,定能有些规模。

  而博客之间,如果彼此同气相求,同声共鸣,则合将起来,也必能为现代知识界贡献思想、文艺、历史等种种方面的新生势力。

  最后这些,实在有点扯淡,不过或可供老罗在9月18日接受专访,宣传牛博网的时候,假惺惺地引用。

  评论这张
 
阅读(14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