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小品文的生机  

2006-08-07 05:33: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大美女

            

 

            四一出品   2005-9初稿 2006-8二稿

            

            

              

            “你们不晓得,我一直有容貌法西斯主义”,望着火锅里翻滚的油沫,刘军说:“这就是为什么我整死不肯喝泸洲产青岛啤酒的原因”。

                 刚才,有位相貌得罪青少年的泸洲产青岛啤酒小姐过来劝说他们来几瓶,刘军斩钉截铁地拒绝了,说他们正备战2008年奥运会,要少喝点,但是一位身材不错,相貌干净的雪花啤酒小姐过来,他立刻就眉开眼笑地点了6瓶。

              “你这样是不对的”,老仲说:“你不能虐待相貌简陋的女性”。

                “怎么不对?”刘军脱掉一只拖鞋,单腿架在麻辣烫桌子下方的木格子上——奶娃立刻悄悄把自己那杯茶水拿开。刘军甩掉另一只拖鞋,继续反问:“连伟大的哲学家康德都有肤色歧视,就不允许我有容貌歧视?”

               “你鬼说,康德好久有过肤色歧视?”奶娃举起白眼,外加络腮胡子,瞪着刘军,希望这个职业撒谎家承认错误。

                  “你真是波大无脑!”刘军尖刻地看着奶娃浑圆的胸部,一声叹息:“除了睡觉打猪鼾,你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读书!康德的《论优美感与崇高感》你看过没有?里头响当当地说,黑鬼就意味着不优美,不崇高!”

                  “轰”,店子里吃麻辣烫的人群一下子炸了开来。

                 “散!”奶娃回头一看,喊了一嗓子,拖着188斤肥胖的身子正要开跑,不料刘军早象离弦的箭,一声不吭埋着脑袋从他身边飞快掠过。

            科学地看,他们坐的位置并不适合逃窜——背后是不知为何突然起火的一个桌子,桌子下面是极具杀伤力的钢罐液化气,一旦炸开方圆25平方米的男女必然被炸成麻子——前面是街边两排密密麻麻停放的自行车及电动自行车,腿短或肾亏的肯定跨不过去。

         然而,身高只有167,体重高达127斤的胖子刘军,却象匹贵族血统的赛马,几乎没有助跑,轻轻一射,就射过了车群,同时不忘记拿手刨翻身后的几部自行车,让奶娃没法同样射过去,在后边傻站着当肉屏风。仲仲则绕一个大圈子逃出生天。

             

            

            十分钟后,火被勇敢的小工用家喻户晓的干冰灭火器灭了,人们陆续回到座位上去。奶娃不开心地质问刘军:“你包谷儿把自行车刨翻爪子,老子都没办法跑!”

            “我们继续讨论丑鬼,不说这个”,刘军獐头鹿耳地四下张望,顾左右而言它。

                “你还记得我们牛华溪的四大美女吗”?仲仲从半空中插上一句,如同演唱会上吊着钢丝降下舞台的港台明星。

            “我当然记得”,刘军认真盘点:“她们是青蛙公主,长颈鹿仙子,小头皇后,还有斜眼美人”。

            那是167年前的事情了,当时刘军和仲仲还在乐山牛华镇读小学。镇上有非常出名的四个美女:一位的眼睛鼓得像高倍放大镜,随时都可能掉到地上,腮帮子又鼓鼓囊囊地像塞了两个拳头,唤作青蛙公主;一位的脖子异常细,异常长,还能扭成钝角,唤作长颈鹿仙子;一位的脑袋只有灯泡那么大,却顶着一头又乱又卷又多的秀发,唤作小头皇后;一位的眼睛分到脸的两边,离耳朵非常近还和嘴唇呈45度角,唤作斜眼佳丽。她们年纪相当,都在112岁,以至人们怀疑她们出生的那两年,牛华溪因为乡镇企业迅速崛起且大量偷逃税款,而被镇税务局投了毒。

            “我从小就讨厌丑女”,刘军诚恳地追忆:“小学时代有四大美女,中学又遇到江南七怪,我日!”他愤愤地唾了一口,希望扼住命运的咽喉。

            “当然!谁都喜欢丰满一点漂亮一点的女娃娃”,奶娃说:“我从小就有个原则,如果女人犯错,那么美女可以原谅,但是丑女坚决不能原谅!”

            “你们不要这样”,喜欢手把手教初中女生上机的电脑老师,牛华溪的IT教父——仲仲,突然峰回路转,把脸一沉:“我给你们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有个夏天,牛华溪发大水,建国以来最大的水。我刚小学六年级,喜欢到河边耍,有时还跟大一点的朋友顺着大水放筏子一直到五通桥。”

            “那天傍晚,我和同学又到河边看大水,顺便看看有没有放筏子的可能。一去就看到青蛙公主,独自端坐在河边,看着大水发呆。我们马上觉得晦气——小时候一看到四大美女总是不舒服,觉得要倒霉。”

            “公主一个人在河边,望着大水发呆,书包就甩在身后。我那个同学,牛华溪卫生院院长的儿子,从小那话特别大,又不穿内裤,体育课跑起来那东西在里面甩来甩去很醒目的,就是他。他说,史宣仲,我们去把她的书包偷了,看下有啥子东西,我掩护你,要得不?我说,不好吧,她告给老师听,我们要请家长。他说,现在黑悫悫的,看不到我们,她要是喊,我们就打她。”

        “我悄悄摸到她背后,提起书包就开跑。奇怪的是,当时她没有一点反应,等到我快跑到河坝的时候,她才回头看。”

            “就在她回头这一刻,我的神枪手同学将早准备好的鹅卵石扔了过去,准确命中她的额头,将她当场打翻。然后我们撒开训练有素的飞毛腿,一脸坏笑地逃离现场”。

            “后来我们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翻她的书包,一个旧兮兮的铅文具盒,一些课本,还有一个套头发的红绳,没有什么值得看的,除了一本带锁的日记本。这可是个希奇的东西。我们马上找了石头,砸开安全系数不值一提的小锁,看她写些什么……”

            “他写些什么呢?”插嘴大王奶娃终于忍不住好奇心的敲打,冒失地问。

            “我只记得一页”,仲仲努力从遥远的回忆里拔出那些断续的句子来:“第一页她用很大的字写满了这样的话――为什么我们活着总是让人瞧不起,让人讨厌?为什么总是有人拿难看的眼光看我们,吐我们的口水?为什么我们做什么事都没有人支持,都没有人帮助?为什么爸爸妈妈,都不喜欢带我们出去玩?为什么其他的孩子都快乐了,还要恨我们,还要让我们哭?……我们只看了第一页,就没兴趣看下去了”。

            这时候沉默冉冉升起,似乎清明上坟前的默哀。

            “后来呢?”有人问。

            “后来我们回到河边准备还她书包,她却不在那,我们就把书包放在原地,各自回家”。

            “再后来呢?”

            “再后来,牛华溪的青蛙公主从此消失。她的父母找了不少天,始终没找到,去下游问,也没有人见过。四大美女只剩下风尘三侠,可是每次我听到有人喊她们的外号,就如坐针毡”。

            幸好,泸洲产青岛啤酒小姐又走过来推销,让他们不致再度陷入沉默。最后他们要了12瓶,就那么慢慢喝着,等待长夜过去,又一个晚上被浪费掉。

            

  评论这张
 
阅读(125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