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迟过的端午节◎屈原不是断臂山的牛仔  

2006-06-02 05:33:56|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算错时间,我们只好迟过了一天端午节。但是,迟过总比不过好。怎么过呢?吃粽子?这边的不地道不好吃,粽子包得就像飞弹一样。划龙舟?这边的碴儿四,河里只有美国帆板和美国大波妹,没有中国龙舟和中国肌肉男。看晚会?波士顿不是五通桥,没有政府投资的龙舟晚会,看不到春春和张靓颖,更看不到我老爹穿着不打折的唐装去台上对着2米长的木板表演现场书法。(当时,我老爹背后还有一个女的穿古典纱衣跳舞,另一个女的尖起玉指弹古筝,我一想象这个场景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那就只好钞离骚了。

 

在我的古典文学生涯里,有三个非常重要的启蒙老师,第一个就是屈灵均,其余两个则是龙门和稼轩。

 

坐在公寓附近的一个咖啡馆,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我用很有耐心的行楷将离骚抄录一过,用的是近人王泗原的《楚辞校释》本子。其实不是最好的本子,有好几处的异文选择我并不同意。但是大致不错。

 

一边抄一边背,到处都是至美的句子,上天入地只有绝望的浪漫,活色生香全是高举的孤清。(这其实是废话,离骚的美没有句子可以形容,也不必用什么句子形容,凡是高小文化以上的,如果不读离骚,那就是半个文盲,如果读了不觉得惊才绝艳,那就是整个审美白痴)。

 

钞着钞着,我彷佛回到高三,那时我对离骚非常入迷,基本可以背诵完那2500字。可惜现在不能了。所以,抄完后,我又用两个小时试图温习背诵离骚,最终勉强完成。然后让刘颖抽背了一会,顺利过关。

 

不过瘾,再去哈佛燕京的图书馆借阅了两种楚辞注本。一种是宋朱熹的《楚辞集注》,算东汉王逸之后最经典的一个注本,还有一个是清蒋骥的《山带阁注楚辞》,是民国年间北平来熏阁影印雍正年间山带阁刊本,钱玄同为封面题签。本来我还想借阅萧从云的《离骚图》,林云铭的《楚辞灯》,但被人捷足先登,前几天还在馆里的,看来是端午节来了,大家都赶时髦地怀念起屈原来了。

 

说到赶时髦,不由想起今天看到新浪上一篇时髦的所谓文化随笔,说屈原是同性恋。这哗众取宠的命题其实不过是拾人牙慧,早在民国就有个姓孙的写了“屈原乃宫廷弄臣考的论文,结果被大家骂成了孙子。(四一补:前些日子有人说闻一多称赞孙的立论“完全正确”,我看她是根本没有读过闻一多的 《屈原问题——敬质孙次舟先生》。)

 

我认为现在重提屈原是同性恋的人,浅薄到不值一驳,但忍不住还是要去驳斥一下。不在此繁琐考证,只简约说三点。

 

第一,屈原是绝对贵族,也是当时士人之精神领袖,不可能是所谓宫廷弄臣,更不可能是楚王的小甜甜同性恋。只要读下龙门的《屈原列传》,就知道这个结论。屈原乃楚之同姓,曾任掌玺大臣,起草法令。当然,你一定要说龙门不是史家,是小说家,他为屈原所作的传不可信我也无计可施。只能承认你是中国思想界不世出的顶级明星。你比同时代的音乐家春春还更有杀伤力。

                                     

第二,屈原在离骚中的香草,美人,只是比喻,绝非爱情独白。这点写文心雕龙的刘勰早说过。他还说,“童蒙者拾其香草”,也就是说,固执迂腐计较香草的人,是小朋友,借用当代江领袖的话,是NAIVE!其实不必刘勰说,任何一个懂得诗歌的人都知道,什么是诗歌?诗歌就是比喻,诗歌就是非纪实。诗歌最怕索隐与附会。事实上,那些小朋友集中说屈原女性化的无非两处,一个是“指九天以为正兮,夫唯灵修之故也”,一个是“众女嫉余之娥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其实很简单,第一句就像说中国共产党万岁一样,是一种绝对的忠君思想,你可以说他愚忠,但我却看不出什么娘娘腔或者爱火花。第二处则更证明屈原是男人,他看不起女人,将政敌们,那些小丑样的腐败官吏比作女人,而且是爱造谣的女人,多痛快!哪里有什么同性恋的气息?!!

 

第三,屈原离骚中篇幅最大的一段,就是追求女人,正大光明,兴师动众地追女人,完全没有性取向问题。从听了女媭的一番责怪开始,他就上天入地地追求女人,不但追,而且追很多个,后来没有追到,还要“忽反顾而流涕”。而且,等到“灵氛吉占”之后,又要再度飘扬过海,大张旗鼓地西行去,去干什么?还是“求女”。当然,我们不会因此就傻到将屈原看成花痴,没追到女人就痛苦,就要投河。这里的热烈追求女人,之后热烈的失败,依然是比喻,无非是理想的一种寄托。好比崔大叔唱的,情况太复杂了,现实太残酷了,理想都破灭了。用离骚的本文则是那句:“闺中既以邃远兮,哲王又不寤;怀朕情而不发兮,余焉能忍与此终古”。很明显,闺中与哲王是对立的关系。而且,前者乃一种逃避现实的寄托,后者则是不能面对的残酷现实。怎么看,屈原都没有跟君主吊膀子的嫌疑。

 

接下来我还要为大家打下预防针,因为我担心还有一些荒唐的老调子会被浅人重新拣起,比如“历史上没有屈原此人”,“离骚做于汉代考”一类。前者不要相信,当时那个朱姓学者最主要的论据是战国文献中没有屈原的记载。但是实际上只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少一部分的战国史料上缺乏记载,而离战国时代很近的司马迁,却专门为屈原作传,他一定是看到了确凿的材料不过现在佚失了而已。除非有人可以考证现传的司马迁史记中屈原列传是伪作,否则就不能抹煞屈原于战国的确实存在。后者大家也不要相信,那个江姓学者最大的论据是淮南子中大量句子与楚辞雷同,所以楚辞作于淮南王刘安。可是,首先,史书包括注家序言上提到刘安做的都是离骚传而非离骚,传就是注释之书,如诗传,易传,绝非原著本身;其次,从相似的句子看,淮南子的文采实在相差太远,韵味全无,除了它抄袭楚辞外,得不出任何其他结论;最后,还是如前所说,除非能彻底证明史记屈原列传为彻底伪作,否则不能剥夺屈原对离骚的著作权。

 

抛开所谓学术争论,个人意见,中国好不容易有个大手笔的诗人,为什么不尊重爱戴珍惜他,非要想尽办法扭曲他抹煞他呢?这点上我们还不如日本鬼子,我曾见一本怪书,大约是《屈原与日本公元前史考》,里面考证屈原没有投河自杀,而是漂到日本九州一带,在那里写的离骚与九歌,九章。这当然是鬼说神谈,但也可见日本对屈原的敬重与爱惜。

  评论这张
 
阅读(147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