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看老婆游记(3)  

2006-05-24 05:3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我这种熬夜成性的猛男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时差问题,晚10点睡觉,早上6点起床。上会网,等刘影起床。8点,出门,逛哈佛大学去也。

 

哈佛没有大门,也没有围墙,就在这个叫剑桥的县城里四处散开。房子基本都不高,以多层建筑为主,色调多为暗红,间杂灰白和咖啡色。建筑多为红砖房,方方正正,时不时也跳出一些别样风格的房子,比如帝国风格的法学院,巴洛克风格的礼堂,后现代风格的设计学院。无论何种风格,整体都非常协调,新老搭配异常和谐。也许是树与草地的作用。这里很多大树,上百年的古木,枝条可以伸展到十几米远。在这些老树的团结下,建筑物遥相呼喊,轻轻的喊,亲密无间。

 

就连新修一座楼,有时也会搭座裙楼将老楼与新楼沟通在一起,绝对不将昨天,今天和明天武断而粗暴地分开。哈佛就是这样,新与老,传统与现代,在此地不动声色的水乳交融。因此无论哪里,都显得和谐,有底气。

 

忍不住替我们的一些大学默哀。像川大,本来也不少朴雅的建筑,但后来却象尿尿一样到处撒开丑陋的房子与道路。比如那只张着大嘴,蹲在地上以45度仰望天空的青蛙体育馆,多难看啊!

 

走过一棵大树,发现一只松鼠,贼眉鼠眼趴在草地上,看见大爷来了竟然也不害怕,不逃。大爷第一反应就是找把双筒猎枪来把它干掉,烤来吃。可是刘影说,在这里,捕杀任何一只野外的动物,都要被PUTINTOJAIL。哪怕只是在FRESH    POUND边打一只麻雀。渥凯,我放弃吃烧烤松鼠肉了。

 

乱走到一处砖房前,非常奇怪,我居然想起了小时在牛华和平街小学对面的元钉厂,门口也常常是这么一堆沙子,大门也是这样的深红。后来,我又在另外一处水泥房子中发现了牛华中学的工字厅的影子。

 

是不是在非常陌生的环境中,人会因为无知而变得象孩童,从而努力把所见的一些东西翻译成儿时熟悉的影像?以此找到自我确定。

 

不过,我可以保证这只是一时的幻觉。几天后,我就将操着一天比一天不那么低档的英语,攻打他们的男扮女装的酒吧,隔岸观察他们火热的生活。

 

接下来,刘影带我参观哈佛的三大博物馆。

 

第一件令我开心的是这些博物馆不要钱。多大方啊美国佬,我喜欢。大家都知道,我是个典型的墨子+杨朱主义者,勤劳节约,一颗饭粒掉在桌上都要塞到嘴里吃掉;舍人为己,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哈哈。

 

因为不要门票钱,我看得分外开心。

 

第一个是FOGGMUSEUM,全是西画。我认识的人不多,伦勃朗是认得的,毕加索的母与子也认得,凡高的自画像也认得,只是不知道是他30多幅自画像中的哪一幅,还有莫奈的邮递员,很值钱的。

 

除了这些最有名气的画,我就到处看热闹,主要盯着画上那些不穿上衣的或露点的胖女人们看。起初还看得认真点,装模做样的打量人家的散点透视和光影技法,后面就审美疲劳了,走马观花,就象<儒林外史>那个逛西湖的素质低下的游客马二先生。

 

第二个是SACKLERMUSEUM,东方艺术馆,这个我要稍微在行一点了,经常拿着馆内提供的放大镜对着古画的纹理和印章一顿猛看,假装是个青年的东方艺术鉴赏家。

 

奇怪的是,这里收藏的东方书画,中国产的很少,只有任伯年(清末海上画派的巨匠)的一幅花鸟,且不算他的精品,还有一幅明宣宗的工笔画,宫人与狗,上盖满了收藏章,是乾隆收藏过的,有石渠宝笈’\‘乾隆鉴玩 等章。

 

此外,多是日本和韩国的书画。我很不服气。虽然,有几幅日本浮世绘风格的也还看得,那幅地狱图狰狞,那幅男女团团座图色情暧昧。但是,哪里比得上我们吴道子的地狱变文图(据说吓死过人)和唐寅的春宫图(据说治好了很多ED病人,还造成大量青少年犯罪)

 

不过,此馆收藏的佛像,以中国产为主。最精致的是北魏,北齐,以及隋唐的贴金佛造像。其中一尊北魏佛像据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座佛的全身造像。非常华美。我是文史青年,我爱魏晋风度。那是个唯美的时代,尽管稍微有点娘娘腔。在那个时代,美男子可以肆无忌惮地傅粉涂脂,可以因为手和玉麈的柄一样白而被尽情赞美,甚至可以被女人肆无忌惮地看杀。那个时代的诗赋极其绮丽奢侈,那个时代的书法极其飘逸灵秀。眼前的佛像也是如此,线条柔和,细部尤其精巧。反正你一看了并不想膜拜,只想跟它们拥抱。当然,文物政策不允许。

 

第三个是自然历史博物馆,矿石\动物\植物标本漫天席地。可惜我一点都不在行,只能看热闹,到处把眼看花而已。唯一可提的是在一处上古某怪兽的足迹化石,我偷偷把手放上去,竟然丝丝入扣。看来,很多辈子以前,我可能也是一条风流倜傥毛骨峥蝾的怪兽。

 

这几个博物馆都以人命名,因为他们都是土老肥,出大钱捐修馆楼。在哈佛,几乎每个楼都有人冠名。搞得整个学校就像一个大庙一样,四处是施主的功德碑。哈哈。老婆介绍,有一座图书馆,有两个土老肥捐款。怎么办?从正门进去,挂的是一个土老肥名字,从后门出来看,又挂另一个土老肥的名字。老外也很懂得搞平衡嘛。

 

据说,哈佛法学院的主楼去年需要修缮,向校友募捐,本来100万美元就够了,结果那帮大律师们傻着捐,捐到几百万美元,用都用不完,只好又搞个基金,专门处理这笔善款。

 

不过,我想,律师富得流油,总比法院院长,公安局长肥得冒膘,要更进步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166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