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做好准备,压抑一下(情景短篇小说)  

2006-04-01 05: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玩笑

 

四一出品 200641  愚人节 消耗5瓶啤酒

 

 

41,我醒来的时候,躺在三环路的边上,星星从天上好奇地看着我。

 

脑袋一点也不痛,真的,如果你喝足够多,你醒来的时候脑袋并不会痛,只会一片空白。我不知道几个小时前是在哪里喝酒,正如我不知道几个小时前是跟谁喝酒。现在我只想找点水喝,尤其是三环路上飞奔而过的卡车声音大太,让我想拿点水来堵住喉咙,塞住耳朵。

 

如果一定要说下风景,我想没什么好说的,三环路你们都认识,单调、直白,跟掏出来洗干净的肠子一样,没有一点艺术性。除了深夜赶路的卡车,带着蛮不讲理的男人味在上面呼啸而过外,你不可能看到别的什么。什么?你说还可能看到小轿车?不可能,那些娘娘腔的高档小轿车从来就不配映入我们的眼帘。

 

现在让我告诉你,三环路边没有树木,所以不能提供诗意的尿尿的场所。不止没有树木,甚至草都没有一根。三环路边上就是这样,光秃秃的像是我们的心脏。如果你听到一两声乌鸦在叫,那不过是幻觉送给你最好的礼物。

 

是的,我现在的心脏就是光秃秃的,即使想用一点回忆来填补空虚,也做不到。因为伤感会妨碍它的流畅。这跟酒精没关系。只跟回忆的本质有关系。任何一种回忆,都不可能不带上伤感的调子。反正我就没见过有谁能够兴高采烈地回忆,除非他是个傻比。反正我每次试图回忆的时候,伤感就会爬上我光秃秃的心脏,不管那是好事,还是坏事。

 

喝醉的人类最大的局限是什么?

 

看不到眼前,却只去寻找渺茫的未来或者过去,宁肯迷失在浩瀚的虚无中,也不愿意低头系好自己的鞋带。

 

这个晚上我也犯了同样的错误。

 

我光顾着仰望星空,或者远眺路的尽头,却忘了把目光投向自己的手边。

 

幸运的是,现在我偶然这么做了。

 

尽管喝的很多,手边的东西依然让我惊讶。如果不是喝得太多没有力气,我一定会惊讶得跳上太空。

 

我看见自己的右手紧握着一把锤子,油光发亮,黝黑的头部在星光下显得那么沉默寡言,然而充满力道。

 

顺着锤子再往右看,是一具尸体,俯卧在地面,嘴巴啃着沙石,后脑勺对着星空,同样的沉默寡言,但是充满埋怨。

 

晃一下脑袋,努力让眼睛能够摆脱双影,我仔细观察这具尸体。它的后脑勺上有个致命的凹陷,像谁要在泥土中种朵小花之前,必须挖下的坑。坑里没有泥土,只有凝固的鲜血,由于星光没有日光灯明亮,那些凹陷与鲜血显得分外黯淡,没有出息,几乎像是舞台剧上的装饰。

 

我扔开手中锤子,轻轻触碰那具尸体,希望它能够弹将起来,告诉我它还有一息尚存。

 

可是它完全没有反应,而且越来越冰凉,凉得就像,就像你失去最爱女人时的心脏。

 

我努力想回忆起自己喝酒的情形,可是做不到。那么,喝酒之后的情形——如何在大醉中来到这里,如何用刚才在右手中的锤子打击身边那个人的脑袋,也绝对无法记起。

 

害怕?不会。一个喝多了尚未痊愈的人是不会觉得害怕的,他只会觉得恍惚,迷茫。

 

我并不害怕被押到郊县的草地上,被人抵着心脏开上一枪。我只觉得恍惚,迷茫。我只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手里多了一把锤子,身边多了一个被锤子击毙的尸体。

 

现在我只剩下一个想法,如果我不能想起为何到这里,为何打死身边这个人,至少,我要知道他是谁。

 

事实上,从第一眼开始,我就觉得有点熟悉,进而非常熟悉,身边躺着的这个不知从何而来的死气沉沉的尸体,是跟我从小耍大的,如果不是喝多了,我早就可以一口道破他的姓名。

 

仅从它俯卧的姿态,我无法看出端倪。它稍微有点胖大,下身穿着LEE牌的牛仔裤,说明它生前经济状况不错,上身穿着圣大保罗的长袖衬衣,说明它生前或许是个艺术青年。此外,唯一还能透露线索的只有它的一头卷发,乱乱的像是乌鸦或者喜鹊的巢,散发出混血的味道。

 

这些并不能告诉我它是谁,但我觉得非常熟悉和亲切,它一定是我非常要好的朋友或者亲人。

 

我已经无法压抑自己的好奇或绝望,我伸出右手,搭上他的右肩膀,跟着用左手搂住他的脑袋,将他翻了个身。

 

月亮忽然从群星与云朵的包围中突跳出来,所以月光径直照在他翻过来的侧面中,这个熟悉的侧面让我所有的回忆几乎再度醒来。

 

我还没来得及领悟谜底,他却忽然笑西西地跳了起来,高呼:SURPRISE!接着试图过来搭着我的肩膀,嘲笑我的醉态,跟我讲述这场玩笑的来龙去脉……深红的颜料还在他后脑勺闪烁着黯淡的光芒……

 

可是,依照维以纳学派的心理规律,受大惊吓的人,现在唯一的反应只有抓起丢在旁边的锤子,完全出于本能的,下意识地,向他长着一头卷发的脑袋猛击过去。

 

我并不知道要打击的是谁,正如他并不知道愚人节的玩笑会有什么后果,正如天上看着我们的星星,彼此之间并不知道渊源。

 

他的眼神就在我挥舞锤子的半空中击中了我的眼睛,16年前我就认识这个眼神,是的,我认识他。不止我认识他,而且他还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之一。他就是黄寒东,卡特尔王子,或者奶娃。

 

然而我的锤子已经无法刹车,它从半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挟着风雷的声音,准确地砸中他的脸,一直将他的头砸到地上,将那里搞得土花四溅。

 

之后我从狂乱与恍惚中惊恐地问:“操,今天是愚人节吧?”

 

 

  评论这张
 
阅读(7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