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是真名士不抄袭  

2006-12-28 05:30:38|  分类: 文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承焘先生不掠人之美

我们身处一个抄袭的年代。从撒娇教主到无良学者,抄袭已经成为他们最珍爱的房中术。

前段时间我逮住川大一个博导抄袭,他2002年出版的一本著作,关于郑和为何不能完成地理大发现的章节,有近万字抄袭自1980年代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位研究员的论文,连小标题都不改,也根本没有注明来源。我打算托人告诉他一声,如果他那本烂书有再版机会的话,请将抄袭的部分删掉。不过,我不知道当他先生把抄袭的部分删掉以后(我发现的只是一个章节,其余的尚未仔细侦探),那本书还能剩下些什么残骸否。

 抄袭,是一种盗窃,而且比普通盗窃更锤子,因为普通盗窃犯也许只是偷点钱包、手机什么的,抄袭者盗窃的却是别人的毕生心血。抄袭,又是一种自卑,而且比自卑更下作,因为普通自卑者对他人没有妨碍,而抄袭者却用自己的猥琐侮辱了大众的智慧。

 其实,在中国近古的学术传统中,尊重他知识产权,引文(包括借鉴他人观点)必须注明出处,已是一种起码的操守底线。

 比如顾亭林在《日知录·述古》中曾说:“凡述古人之言,必当引其立言之人;古人又述古人之言,则两引之,不可袭以为己说也”。

 再如章实斋在《文史通义·史注》中也说:“且人心日漓,风气日变,阙文之义不闻,而附会之习,且愈出而愈工焉。在官修书,惟冀塞责;私门著述,苟饰浮名。或剽窃成书,或因陋就简,使其术稍黠,皆可愚一时之耳目,而著作之道益衰。诚得自注以标所去取,则见闻之广狭,功力之疏密,心术之诚伪,灼然可见于开卷之顷,而风气可以渐复于质古。”

 而朱彝尊写《日下旧闻》,引书1600多种,不惮烦琐,一一注明出处。至于陈澧所撰《引书法》,则是清代传统学者对“引书规范”的一次集成总结。

 近日购得一套浙江古籍的《夏承焘集》全八册,夜间翻阅,发现夏先生在“尊重他人原创”上,堪称楷模。

 在我心中,夏是近现代治词学第一人,仅凭其《唐宋词人年谱》、《唐宋词论丛》与《天风阁学词日记》三书,已足加此黄袍。不仅我这么认为,王瑶主编《中国文学研究现代化进程》,选出近百年20位文学研究大家,词学方面就只选了夏承焘——他也是这20位大家中,离政治最远的学者。

 普通人修订再版书籍,一般只是在序言中称道一下给予指教的师友,但具体而言,哪些是别人的直接贡献,哪些是别人的间接启发,我们难以洞悉。夏承焘却不一样,他在多部著作(如《唐宋词人年谱》、《唐宋词论丛》等)修订再版时,均专门开列《承教录》于后,将自己著作增补中所有来自他人直接贡献或间接启发之处,悉数刊出,哪怕只是一点“野芹之献”,也绝不掠人之美。

 比如《唐宋词人年谱》后的《承教录》,收有清水茂、张凤子、王仲闻、王欣夫、傅璇琮等十数位学人的相关信函,长的几千言,短的不过百字,有些为知交,有些则是后学,均一一照录,如其自言:“一字之锡,皆吾师也”。(锡,通赐。《离骚》:“肇锡余以嘉名”。著名学者余嘉锡的名字或许正来自此句。)

 回看现在的学术界,如此谦逊而严谨的《承教录》,又有几人为之?我常常写“某某对此句亦有贡献”,一半是搞笑,一半却也是尊重他人原创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民出版社约我重写《中国通史》,我婉言谢绝。

? 转载注明出处 否则剥你光猪
  评论这张
 
阅读(71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