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古小摇街头争霸  

2006-11-23 05:31:1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一出品 20031117

 

 

1119日,31岁的古小摇准时在晚上7点捆起两袋旧书,到莲花西路摆地摊。当然之前他会去电垂询周必昌,另一个摆地摊的家伙,因为周必昌的名字起得好,必昌!当然更因为他有熟人的熟人在城管,可以提前得知城管的打猎计划。必须有充分的情报,古小摇不愿意被拿着冲锋枪的城管没收他的书,即使他们没有拿冲锋枪,古小摇也不愿意被他们没收。因为他们是文盲。而古小摇知道,自己不是,即使他18岁高中毕业之后就已辍学。

 

13年来古小摇一直在大街小巷中穿梭,收购旧书,只是旧书,不要废报。他觉得报纸是脆弱的,苍白的,属于文盲,而惟有书籍能够像天上的星斗一样,亿万年不歇地运转,亿万年不歇地放射光芒。除了从个体家庭中搜集旧书,他还喜欢一切倒闭的国营企业的图书馆,那里他往往能一次性打包更密集的智慧和梦想。

 

有些书他会摆上地摊,有些则会留下。他租的房子很小,只好在空中做文章。床头两边搭着两块大厚木板,形成一个结实的空中书房,堆放着300公斤重的书籍。木板已经被压得弯曲,形成了一个倒过来的天穹。他只有平躺在床上,因为木板最低的地方离他的嘴只有30厘米,离他的鼻子,只有25厘米。300公斤是个虚数,它们还在不断长大,古小摇希望等它们长到1000公斤的时候,能压碎木板,而他正好躺在木板之下。用书结束自己的生命,再用书给自己搭一座坟,这种死法古小摇觉得非常体面。

 

每天古小摇会用2/3的时间来阅读,在更年轻的时候也写点东西,但是过了25岁之后他基本上不再写一个字,因为沉默地阅读,沉默地思想,对于他而言,比写作更加富有快感。古小摇认为,除了他读过的一切书,留在身体里的一切字的余温,他什么都不是。但是因为有了这些字在他血管里流淌,他变得聪明、高尚,富含维生素、逻辑、美学、糖以及一切生命的热量。

 

他已经在内心中找到了力量,人最终可以留下的不过是够做“星光宾馆”里摆在马桶右上边的一盒火柴的那点磷,以及最多能够做成一根你可以用来上吊的6CM元钉的那点铁。所以他从来没有觉到惶恐或者绝望,因为他并不孤独,庄子、屈原、司马迁、杜甫、苏东坡、王夫之……还有希罗多德,柏拉图、弥尔顿、黑格尔、康德……以及上百名不朽的作者,让他感到充实。

 

他独自一人,然而站得像一座城市;他独自一人,然而走得像一支军队;他独自一人,然而热闹得像一个大派对。古小摇喜欢这种感觉,他喜欢独自狂妄,踏着蝗虫样的光阴的箭羽,在无限和永久中狂妄。而无限与永久,也许正喜欢他这样的人。

 

古小摇总是在暗夜里仰望上方堆着的300公斤的书籍,300公斤重的倒过来的天穹。这时他会感觉到雄浑的思想自上而下地压迫过来,像坟一样压在心脏。这时他就可以断定,自己会长成一棵墓边的能思想的松柏,根系一直伸到数千年以外,从殷墟一直长到现在,而枝叶上布满了曾经有过的美妙句子,露珠一般闪烁着血与泪的亮光。

 

即使在秋日凉夜的街头,古小摇在地摊旁边蹲着的时候,这些血与泪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发亮。

 

晚上8点以后,主顾渐渐多起来了,但是很多只是翻翻。古小摇今天的收成比较寒酸,1个多小时就卖出了一本《家庭医生》1998年合订本,3块钱。不过没关系,3块钱基本上可以维持半天的生活了。

 

古小摇继续蹲在地摊边看书,这时走来两个男子,一个戴幅考究的眼镜,似乎是个读书种子;另一个卷毛飘扬,身材魁梧,有点像打地下黑拳的。他俩有说有笑,也许是刚刚抢到了国家重点文科项目,又或是刚刚炮了免费的文学姑娘,总之心情很好。

 

“咦,你看摆地摊的还看书呢。”卷毛汉子大惊小怪地对读书种子说。

 

“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越是文盲,越要扮有文化。”读书种子显然具备出类拔萃的洞察力。

 

古小摇却依然蹲在地摊边看书,似乎他们的语言只是一次穿过50米真空管子的风。

 

“咦,他简直是个风一样的男子哦。”卷毛汉子大声笑起来,被自己的幽默搞得乐不可支。

 

“看得懂吗,你?”读书种子谦虚地低下身子,问道。

 

古小摇终于抬起头来,小心而虔诚地将书放进随身带来的绿色军用书包,站起身子,诚恳地回答:“我只看得懂一部分。不过我想也许比你更多懂一些。”

 

突如其来的袭击,有如连营大火,将读书种子一时烧到语塞。

 

“你晓得他是哪个不?”卷毛汉子连忙恶狠狠地帮腔。

 

“不晓得。”古小摇说:“看他戴眼镜的样子,莫非是个文盲?”

 

“他是比较文学博士!你敢说这些!”卷毛汉子得意洋洋地宣布,身边的比较文学博士推了下自己的眼镜,唇边绽开一朵幽雅的不易觉察的微笑。

 

“我也是个文盲。”古小摇诚恳地说:“但我不觉得他比我更不文盲。”

 

“哎呀呀,你这个神经病,说啥子哦?”卷毛汉子被触怒了。

 

“你随便拿本我地摊上的书,然后我来给你看看文盲的力量。”古小摇镇定地说。

 

博士更加惊讶,随手拿起地摊上一本洪兴祖的《楚辞补注》,问:“怎么看?”

 

“你随便翻到一页,报个页码就行了。”古小摇说。

 

博士随手翻到一页,说:“115页?”

 

“伯林雉经,维其何故?……动阖梦生,少离散亡!”古小摇背出一段梦幻般的文字。

 

博士没有说话,惊讶的眼神将他的脸变成一个略带愚蠢的问号:

 

“你全背得啊?!”

 

“您能给我解一解么?”古小摇说。

 

“这,……我的专业课没涉及这个”。博士讪讪地说。

 

“你学的什么呢?”古小摇问。

 

“比较文学。”博士老实地回答。

 

“比较文学?哦,比较文学。那你换一本西方的书吧,还是你挑?”古小摇神灵似的站在那里,一夫当关。

 

“我还有事,先走了。那本书多少钱?”博士指着《楚辞补注》。

 

8块。”古小摇回答。

 

博士不再说话,付钱买了那本书,与卷毛汉子快步离开。这时候周围的看客们开始唏嘘感叹起来,似乎在闹市看到了一个刚把麻风病人治好的耶稣。

 

而这一切喧嚣却和博士们一起飞速旋转起来,奔跑着远离古小摇。有种难以遏止的酥痒或者疼痛从他内心深处喷薄而出,经过喉管的时候变成压抑的怒吼,再涌到嘴边就变成了肆无忌惮的微笑。

 

可是城管忽然坐着卡车冲到现场,几名雇佣的民工跳下来,熟练地掏出麻袋,三两下就将古小摇的书装个精光,扔到车上,跟一些被没收的三轮车、烧烤箱、桌子板凳挤在一起。

 

古小摇默默地看着,什么都没说,微笑也仍然不肯消失。不过他坐了下来,就坐在街边的台阶上,点燃一根香烟。暗红的烟头随着他每一次用力的吸而发出格外的光亮,这也是秋日凉夜中,古小摇能感到的唯一温暖。

  评论这张
 
阅读(118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