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不要跟荡妇谈情  

2006-11-15 05:31:2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人迷的牙科收藏


据说唐朝的风流种子若喜欢上哪朵野花,就要把牙齿敲掉一颗来动给她。(那个割耳朵送妓女的画者也许是剽窃我们大唐遗风)

公元815年,有位衙门里的刀笔吏叫王老五的爱上了薛涛薛校书,当时王老五30多岁而薛涛已经美人迟暮,所以他们是姐弟恋。搞姐弟恋呢薛涛是有传统的,她哭着喊着去蓬元稹元大少的时候,也是相隔10多年的岁数。

这个王老五爱得很火暴,除了天天去薛涛的香闺外唱胡乐外,还常常弄点外汇给薛涛花差,甚至到望江楼高台跳水讨薛姐姐一粲。中间薛涛一高兴,也随他的韵和几首艳诗。如此一年多,王老五觉得应该献出牙齿了,就跑去找当时最牛比的牙医张小军(说是张仲景的好多代后人),麻沸散都没打,只用榔头老虎钳就搞定了一颗犬牙。当然涛涛收到的时候很是感动,至少看上去很是感动。她不但流了点香泪,晚上还陪王老五流了点香汗。

不过爱情这东西不像妇女的月信,即使完了按期也要回来,纵使不调也还可以吃当归煮鸡蛋吃回来。几个月后薛涛跑去长安看元大少,将王老五始乱终弃。

王老五在家里天天拿流的眼泪浇花,吐的血洗脚,唱“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如此几周,实在想不通,刚好薛涛从长安回来,他就跑去找她想要回牙齿。

薛校书正站在园子里看一朵开得好的香水百合,琢磨着要不要提点香精出来加到信笺里去耍子。王老五伤心欲绝地闯进来,手里不但没有提惯常的礼品盒,就连牛肉黄酒都没弄两斤一壶,只浑身簌簌地说:涛,我已不再迷恋你,把牙还给我。

薛涛微微一笑,款摆腰肢,用小手指头弯曲着点点空中,说:跟我走。

王老五随薛涛走到闺房,薛涛拉开抽屉,说:自己拿。

哦!却原来一抽屉都是各种型号各种颜色的牙齿,横七竖八地放着,各颗齿上血的颜色有些新鲜有些已经颓败,因为薛涛开抽屉有些用力,那些牙齿们就在里头做不规则的运动,四处散落就像古战场的骷髅头们遇到了一场狂风沙。

好了,现在我们不要再看王老五了,我们来看看奶娃。昨天,奶娃这厮本来准备要回自己的牙齿然后揣着去跳锦江。但是我给他讲了这个故事,他就释然了,尽管整个晚上他都在哽咽,就像我们当小杂种的时候,喝多酒以后经常做的那样。

(四一出品 2004年9月)

  评论这张
 
阅读(383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