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党报记者必读  

2006-11-11 05:31:3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所见关于党报最中肯之言论
来源:十年砍柴(老婆的老乡)
 
 
 
去年,《京华时报》的老总在一篇文章中说过:纸媒的严冬来了。其实报纸被电视、网络等强势或新兴媒体的冲击,并不是最近的事情。网络刚刚勃兴时,有人就预言将给报纸尤其是日报带来冲击,随着时间推移,这个冲击波越来越大了。一觉醒来,还有多少纸媒能活着,谁也没有把握。
电视、网络并不能淘汰纸媒,不同形态的媒体之间有着很强的互补性。问题是,不被淘汰的纸媒只能是那些市场化程度高,能被平民读者认可的纸媒,而那些把报纸办成领导讲话、部门政策宣传栏的官办媒体,大多数会慢慢地枯萎,最后死去,唯一的悬念是死亡的时间。
从产权上来说,中国今天所有的报纸都是“官办”,因为不允许私人资本办报。但同样的“官办”,一部分市场化程度高的媒体是官办的壳里,包容着民办的灵魂,这样的报纸在艰难的夹缝里和无情的市场里,有些凄凉倒下,有些茁壮成长,这是一种常态,不足为奇。而另一种官办报纸,即那些年头长、架子大、几乎完全依附行政权力而存在的各级党报、各行业报,它们会整体萎缩,一点点消亡,他们的危机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首先,市场留给它们的空间越来越小。每份报纸差不多是同样的面孔生硬、表情痴呆,既没有丰富的信息,又没有深刻的思想,也不能大声为民生疾苦呼吁,充斥的是领导讲话、典型宣传,哪个冤大头愿意自己掏腰包买这样的报纸?私人订户的比例一低,广告商很难上门,哪怕你自说自话有多少订户,广告商可比你精明。
其次,这类报纸内部暮气沉沉,各类矛盾交织。不像市场化程度高的那些新锐报纸,用工制度完全市场化,员工处在一种正常的优胜劣汰状态下,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没有什么历史包袱。而大多数机关报和行业报,人数多而年龄偏大,而其中构成又畸形,行政、党务、后勤等人员占相当大的比例,且具有编辑记者所不及的话语权。而在编辑记者中,又仿照行政机关那样等级森严,无衙门之名而有衙门之实,一个有想法有能力的新闻从业人员,在这样的环境和文化中间,不是渐渐地被同化就是出局,逆淘汰的力量无比巨大。要完全改观这种文化几乎不可能,谁能忽视人数众多的行政、党务、后勤人员?谁能将那些占在领导位置上而又长年和新闻业务隔膜的大爷们赶走?尤其在稳定压倒一切的语境下,而且这一部分人既是改革的对象,但同样又是改革措施的制定者和实施者,谁愿意把自己改掉?所以在这样的报纸中,几乎每次改革开始目标远大,最后会走向初衷的反面,把有活力的有能力的新闻人才改掉。这样的报纸,如果政府不包养起来,只能成为一艘艘泰坦尼克号,大伙儿一起沉下去。
那么,公共财政能不能包起来呢?这些报纸其实从创办开始就依赖公共财政而活着,因为它们大部分靠公款订阅。现在有关部门三令五申不许订报摊派,这样的政策说起来很有道理,可是放在大的政策背景下,就觉得矛盾而可笑。既然要政治家办报,内容要由上面掌控,又不让公款订报,你让人家怎么活?我们虽然是人民的政府,广大官员是人民的公仆,但并不等于人民的公仆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审美观一致,对信息的需要一致。人民公仆喜欢的新闻报道,人民未必一定喜欢,而且很有可能一定不喜欢。这就好比一个人包了个“二奶”,每月既不给她的生活费,又不允许她红杏出墙找别的男人,而且要她自谋出路,怎么可能呢?要么你就给钱把她包起来,要么就不管她,让她自由地到市场上拼杀去,而且不要等到人家年老色衰才给这种自由。
如此分析,若不允许订报摊派,又要这些报纸活下来,只有一条路,干脆用公共财政养起来。但公共财政的钱是纳税人交的,用纳税人的钱养纳税人不喜欢的报纸,是和历史潮流相违背的。即使要养起来,估计也有所取舍,不可能把所有的传统官办报纸都养起来,大多数报纸里的人将会被无情地抛弃。因为市场早就抛弃了我们,而官府呢,想全养心有余而力不足。
那么,栖身在这类报纸中的人怎么办?在这类报纸所提供的平台上,在无数条军规的威慑下,戴着脚镣究竟能跳出什么样的舞蹈呢?哪怕你本来很有潜质。那么,即使按着上面所喜欢的标准,每个月没死没活的干,几乎每天都能在头版上发表报道,就能成就一个广大受众认可的名记者么?因为报纸的影响越来越式微,你写得再多除了安慰自己,还会有多少人注意?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那么出路只有一条:转型。可如何转,转到哪里是个问题,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转型的。一部分人利用资源结交权贵,想办法混到仕途上去,这毕竟是少数;还有一部分人趁着还不算太老,狠狠心去市场化程度高的纸媒或者电视、网络,这同样需要实力;大部分人的生存技能已经被这种报社准机关的体制、环境、文化消磨掉了,人老珠黄的时候再被推向市场,显然是不人道的。
不过,尽管我身在其中,我以为被市场抛弃后,如果再被官府抛弃,也是咎由自取。这类报纸的从业者生活滋润的幸福时光,正值上世纪8、90年代,这个时期中国以牺牲普通农民、工人的利益,取得了经济建设的成就。这类新闻人在当时分享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的红利时,究竟给普通的农民、工人做过什么?稳定需要继续维持、经济发展不能放慢速度,这几乎是执政者全部合法性之所系,工人、农民的利益不能继续无限制地牺牲了,否则真有覆舟之忧,那么该轮到包括这类记者在内的所谓白领来牺牲了。在这种体制下,没有人永远是安全的,强者和弱者只隔一层窗户纸。看别人倒霉庆幸自己没轮上,当自己倒霉时谁会伸出援手?我们在监督公权、维护私权、推进民主宪政方面,究竟做过多少贡献?如果不但没有做多少贡献,而且还参与说假话、套话、大话来粉饰太平,那就意味着自己尝的那杯苦酒,自己曾经也参与过酿造,那么,还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作为前党报记者,我用微带象牙色的整个灵魂来支持砍柴此文。(尤其激赏最后一段)

 
  评论这张
 
阅读(109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