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命运交叉的残酷青春  

2006-11-10 05:31:3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数学尖子

 

四一出品 20031

 

   我读高二下学期的时候,得到一个去市里面参加省数学竞赛的机会。带队老师姓黄,一个老头子,干枯瘦小,严肃古板,带着我们4个数学尖子,都是男生,从县城出发,坐了1个多小时的公共汽车,再步行了10多分钟,来到了考试地点——一所电大的附近找了家招待所。把我们安置好,他便独自回房间看教材去了。这是老黄的习惯,尽管高中的那几本数学教材,他几乎都可以默写出来,但他一有空还是喜欢随便拿一本出来看,其状貌就像老和尚看经书一样。不过以我臆断,他肯定不算得道高僧。

 

   同去的4个学生里头,有3个平日就很熟悉,我、黄寒东、王小强。我们都酷爱数学,一方面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智力超群,一方面也确实为数学的魅力吸引。对我们三个来说,数学就像一个天使样的女孩,只要她肯跟你亲近,你就肯定有美感。第四个学生是刚从镇上一个破学校转来我们学校的男孩,牛高马大土头土脑,名叫古小飞。我们三个不太看得起他,因为我们的桥中是省重点,年年都有考上名牌大学的,在县城里算最高学府,而古小飞的学校连考上本科的都罕见,同时又盛产古惑仔、小骚货和少年犯,名声极坏。

 

   大家都是头一次住招待所,感觉很稀奇。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了一会儿,我提议凑份子出去下馆子,古小飞表示反对,也没说理由。看他那灰头灰脸的样子,我们3人也懒得劝说,就自行出去潇洒。那个时候,我们以不用功而成绩优秀自豪,或者以不用功而成绩劣等骄傲,对努力学习获得优秀成绩的学生报以广泛的舆论监督与批评。所以即使第二天我们就要参加生平第一次省级竞赛,我们仍然要喝些啤酒,再去游戏厅鬼混几个小时才肯回去。

 

   回招待所时古小飞已经睡熟,我们对他更加鄙视,因为生活有规律或者说早睡早起在我们看来,是一种绝对的恶习。所以我们有意大声喧哗,可古小飞安睡依旧,甚至打起惬意的小鼾。我们真恨不得跳过去殴打他,但考虑到他壮健如牛,且从小务农,属于有战斗力的体力劳动者,只能作罢。

 

   早上起床,我肚子痛惨,可能是头天喝了啤酒又吃香蕉的原因。急忙冲进厕所,不料里面有人正在照镜子。一看,却是古小飞,身上穿着一件洁白挺括的新衬衣,以我的判断,绝不是大路货。他见我进来,便退出了。我肚子太痛来不及细想,拉了再说。无诗一身轻!出了厕所,再看古小飞,身上的衬衣却不见了,还是昨天那件破烂陈旧的蓝色农民外套。我很奇怪,但也懒得问话,怕他以为我眼红新衣服,另外也不想让他有自豪感。

 

   考完了,我们讨论情况。满分140,我估计能得100分左右,黄寒东说也差不多,王小强愁眉苦脸地说考一半肚子疼,分了心,可能只有890分。我幸灾乐祸,说我早就拉了,你不拉是自己倒霉。古小飞却不说话。我们都很矜持,也就没有问他。不过以他乡下的教学质量,大伙背地里预测,能得个780分都是奇迹了。

 

   2个月后,竞赛成绩出来了。我103分,得了个省二等奖,黄寒东和王小强都不到90分,没得到名次。但我并不开心,因为那个土头土脑的古小飞,竟然得了132分,据说还是全省前三名!他收到了省奥数集训队的通知,但不知为何,却拒绝前去报到。

 

出于嫉妒或者钦佩,我跑去问他。他当时正在一棵榕树下看着白云发呆,对我的问话不理不睬。我便婆婆妈妈问个不停,他实在不耐烦了才说:“数学是我最好的朋友,用不着人来教我怎么处朋友,我也不想和人分享”。我听得似懂非懂,但坚持留下来,并拿出追求女孩子的手段,和他做了朋友。

 

古小飞从来不交数学作业,黄老师找他谈话,之后再也不提。许多年后我问及此事,黄老师苦笑着说:“他光在一本立体几何教辅上就找出了100多处错误。我教数学几十年了,对数学的理解还远不如他啊!”

 

跟古小飞混熟后,有天古小飞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别乱传。当我以子虚乌有的女朋友的健康名义发誓后。他告诉我,他发现了一个公式可以演算人的命运。我是酒精考验的马列主义者,当然不相信这些封建迷信的糟粕。他也没跟我辩论,只说,让我来算算你们几个和数学的命运吧。我表示不相信但还是可以听听。他便说,你成人后不会和数学发生太多关系,偶尔有,也只是偷藏私房钱跟老婆算假帐时用上一些。你别有才能和天分,在数学以外。黄寒东也不会和数学发生太多关系,他会有很不稳定的命运,而数学是害怕不稳定的。“王小强呢?”我问。古小飞笑下,说,王小强以后还会和数学勾勾搭搭,但将背离现在的初衷,他会以之作为谋生的工具,而不会用这个工具来挖掘一生的问题。

 

“那么,你呢?”我再问。

 

“我的命运会很悲惨。”古小飞说。

 

“为什么?”我最后问。

 

“因为我们一家人的命运都很悲惨。”

 

这次谈话发生的时间是94年春天,那时我精力充沛,糊里糊涂,自高自大,我不看书也不看报,不会想到自己今后会当不了科学家或高级技术人才。我也更不会因为古小飞言论的奇特和超前而觉得纳闷。现在看来,他这番话应该是71岁的人才能说出的,而那时他才17岁上下。可是在94年的春天,我只觉得他在学家住竹根滩的民间骗子吴神算,我坚信小飞眼里闪烁的决非天才的火花而是可耻的欺诈。

 

不久以后,古小飞跟社会上的小青年人打架,把人眼睛打瞎了一只,从此不知去向。具体原因当时我不知道。

 

黄寒东后来搞早恋,弄得一位胖乎乎的女生为他买醉买到洗胃,事发后女生辍学黄寒东留级。不久他又因盗窃同学钱物被抓了现行,终于被开除,到一家碱厂当工人。从此在社会厮混,醉生梦死、日赌夜嫖,甚至染上了毒瘾。数年后,将自己一位在桥中做出纳的好友的脑袋用哑铃敲得稀烂,为的是抢他所经手的8万块钱。因为记错保险柜密码,钱没抢成,他也懒得逃,就在当地电子游戏厅里赌翻牌机,几天后被警察捉到,次年戒毒日被枪毙。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故乡电视台的新闻里,公审大会上的他面目浮肿,眼神空洞,也无所谓生,也无所谓死。

 

王小强后来考上电力学院,毕业分配回市电力公司做预算,待遇不错,工作太少,成天喝酒打牌,混天过日。最近他买了套160多平米的房子,准备和谈了半年的女友登记结婚——半年前他去外地做工程预算,被老板请去风月时认识的一个女子,他们还是老乡,同一个乡同一个村的。

 

今年春节我回家,提起当初我们对数学的热爱,他根本没有回忆的兴趣,只一个劲劝我喝酒,还说了两句很有气势的话:一句是“用红酒漱口,白酒润喉,啤酒醒酒。”另一句是“钱嘛纸嘛,酒嘛水嘛,人嘛肉嘛”。我很郁闷,准备拂袖而去,王小强却突然问我:“你还记得古小飞吗?”我说:“记得啊,数学很好的那个乡下人嘛,高三时不知为何把人打瞎了一只眼睛,从此人间蒸发。”王小强说,最近他见到了那个被打残的人,据说是因为那人骂他姐姐是鸡,而他姐姐又确实在广东做那行当。还听说他从不和姐姐说话,她送过很多漂亮的衣服,他也从来不穿。不过我知道,最后一句纯属谣传,因为我亲眼见过古小飞在那间招待所的卫生间里,站在镜子前,穿着那件体面的衬衣,非常英俊,全身绽放出幸福的花朵,把漆黑的空间都照得亮亮堂堂。

 

我没有话说,只有跟王小强往死里喝,直到被现场丢翻为止。

 

如今写这篇故事,是因为最近我时不时会梦见做数学题,尤其从去年开始,当我不得不屡屡与广大的土老肥、奸商、权贵们斗智斗勇,做简单而复杂的计算以后。这时候数学对我来说,不仅是一种精神的安慰,更是谋生的必须。如今,春天来了又快结束,我常常开始回忆,这也许是走向衰老的暗示,也许是突然降临的诗意。

 

我偶尔会想起94年春天那个天才对我们4个数学尖子命运的推断。我不相信他言中了,更不相信他是用什么数学公式推算的。我固执地相信,一切都是巧合。如果不是巧合,也只是我自己在回忆中添油加醋。我坚信,古小飞那天除了自己的命运外,什么也没有预言。

  评论这张
 
阅读(160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