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创造十年·1996·狂啸  

2005-10-22 05:37: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狂啸

 

  

                                       四一出品 968

 

我生活在一个黄金世界里。在这里,任何一种激情都是罪行,因而任一种狂呼,大叫,痛苦,长笑,都是令人发指的不文明。

 

我和我的乡亲都是文明人,事实上,我们都是衣冠楚楚的斯文君子。我们争吵的时候都会象新闻联播播音员那样心平气和沉着从容,我们哭泣时也会象做广播操一样一板一眼有条不紊,从泪涌到掏手巾到擦泪到叠好放回,我们做的温温柔柔,很慢很慢。任何气急败坏,中风狂走,声嘶力竭,图穷匕现的事都为我们唾弃。这是一个祥和的黄金世界,在这儿,所有的欢乐和悲苦一样有分寸,大笑的人是可耻的,疯狂的,是道德沦丧的。

 

我是个害羞的男孩,我的女友和我一样内向。我们的爱情温温吞吞如白开水。可是,生命中没有了白开水也不成,得渴。我们就这样互相浇灌着对方属于爱情的那一片心房:偶尔拥抱,但草草了事,有时接吻,可是并不纠缠。不过,无论如何,我们是有感情的。我们的感情淡然如水,透明见底,又不可或缺。

 

这天我想去找她谈谈结婚的事。我的心跳得很快,我的戒指盒在袋中火一样地炙着我。激动忘形是我们这儿的违禁物品,就象香烟和妓女一样。我赶快深呼吸,以使心慢一点跳,并加意慢吞吞地走。真是欲盖弥彰,这儿刚差些撞倒位老太太,一迭声的“对不起”,神魂未定那儿又一头撞个广告牌。

 

终于到了。正正衣冠,微微含笑,轻轻扣门,她应声而开。

她仿佛刚出浴,长发披肩,犹有水珠,渍着水黑发越黑,脸上也有细微水珠附于肌理之上,衬得冰肌玉骨越发清凉动人。更有那束手可握的,呼之欲出的,……教我寸步难移,呼吸维艰。可我是正人君子,非礼勿视,吞吞口水,将视线自不怀好意处拽回,我拉手问好。

 

她叫我坐,我便坐。她又替我削梨,我便吃。我们的话很少,也很朴实无华,就象文盲一样。从小就是大舌头,我说不惯甜言蜜语,那会糊住我的大舌头,让它转都转不动,只能咿咿呀呀。

 

她问:“这半个月怎么你都没来找我?”

我说:“挺忙的。”

她问:“想过我吗?”

我说:“每星期一想你。

       每星期二想你。

       每星期三想你。    

     每星期四想你。

    每星期五想你。

    每个周末也想你。

 

她嫣然一笑,说我半月不见,油滑嘴舌多了,倒也讨人欢喜。我傻乎乎地陪笑,说不是我油嘴滑舌,实是我情深意切。

 

一下子我们都放弃了语言的本能,互相凝视着,只想让这一刻延长到下一刻,再下一刻……直到永远。

 

气氛是如此恰到好处的甜,我抬手向怀里摸戒指盒,准备求婚,同时我长身站起来——

 

可就在这时,我突觉胃里有股浊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下沉,并以生命狂奔的热情冲出生天。

 

“砰!”                     的、一、声。

 

刹那间我呆若木鸡,尴尬莫名,宁可立堕地狱的烈焰狂风,甚至火葬场的焚化炉,我都不要站在这儿,尴尬莫名,呆若木鸡。

 

我们都是文明人,拥有高尚的情操,雅致的情怀。对于这种尴尬的局面,我们最文明的办法就是:全无反应,佯作不知。

 

我的女友,我深爱的女友,却干了一件极度庸俗的事——她笑了。

她笑得花枝乱颤珠泪盈眶上气不接下气,她笑得荡气回肠歇斯底里似乎失却理智。

平心而论她大笑的样子是美的,仿似一朵狂放的野玫瑰。

 

然而我实在受不了这种令人发指的不文明!我耿耿于怀怀憾在心心有不甘,岂止不甘,我的心都苦成了一棵黄连树。

 

有礼貌的我恭敬地告辞,强作镇静地迈出她的门。出门的那一刻,我听见心里有些东西破碎的声音,铿然如白晃晃的玻璃碎落。

 

这天晚上我辗转反侧不能成眠,我的心中天人交战难以自休。痛苦使我低低地呻吟,我突然想纵声长啸,狂啸。

可是我一张口就哑成了一个鼻子不透风的喷嚏,又象是车胎在缓缓漏气,或者说象响尾蛇咝咝的吞吐血信子。

 

半夜里跑到旷野沉思,露水湿衣而不觉。坐在地上,月华如水,流淌一地。我看着地上白一块黑一块的光与影,突然有无量数的悲哀,徘徊,零落,栖迟和身不由己幕天席地袭来。我终于仰天对月,低回一叹。

 

后来我决定了,我写了封信给她,提出分手。寄这封信的时候,我哭了。我爱我的女友,可是,我更爱文明。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再好起来。我恢复了从前的朝气,努力地工作,拼命地提高素质,并被评为本市十大杰出青年之一。

 

那天当我作为杰出青年代表讲话时,我从人群中看见了我的前女友。她一点没有快乐的样子,她面如岩石般僵硬,她的目光在主席台上游离不定,终于寻捕到了我,我正在讲的题目是:不文明,毋宁死!她只看了我一眼,就扭头而去,再无反顾。那一眼空空洞洞又高深莫测,我看不出是责备,赞许还是鄙弃。

 

后来从会场记者拍摄的众多照片中,我发现了偶然将她摄入的一张。她的目光深处那么光亮,仔细看了很久,我知道那是她眸中泪的反光。

但那天出了演讲厅,我的脑中一直是那空空洞洞的眼光在飞舞盘旋,我差一点走上了快车道。梦游般地回到家里,时正中午,我心力交瘁,埋头便睡。

一睡着便开始梦,我梦见我有股狂啸的冲动从心最深处撕心裂肺地冲了出来。我在梦中拼命按捺,但这冲动排山倒海沛不能挡,我殚精竭虑,苦苦抵抗,以至于清楚地看到眉前的黑发顷刻白化。斜刺里杀出又一种想法,它从梦里最黑处溜出。这想法告诉我:只是在作梦,何必自苦如此!我一想也是,梦中的不文明并不算不文明,因为这不会造成事实,更重要的是,除我外,无人可知。因此,我仍是清白的,文明的。

 

我不再抵抗。我抬望眼仰天狂啸情怀激烈。我的啸声经天而行,摇曳不绝,又忽地就冲上了九霄,周游于天这啸声方下,都未息,如纯银般的声音又寻着地表而行,势如长虹,所过之处无不碧草绿波,飞鸟走兽。我不停地狂啸,声嘶之后辅以力竭,嗓子都出血了我就把血也啸出,于是我的啸声一片殷红。这片殷红的啸声最后找到了我前女友的怀抱,抚她的唇,绕她的舌,从她的口中进入,渐渐低昂,渐弱渐止。最后女友的人也开始变得透明,缓缓逝去,我的啸声终于被她的透明带走,不见。

 

这时才有种负罪感,我拼命四顾,虽见不到人总觉有无数只恶毒的眼在窥,无数张冷酷的耳在听。我惊惶如丧家犬,窜来窜去只想人不见,我这伤心丑态。

 

好久才平静下来,却有件事把我吓坏,我的嗓子嘶哑得象块烂布,而且在淌血。

 

难道我不是在作梦?

 

忽闻有人敲门,急开得门,却是邻居老张头。没等我请他入屋坐下,他已和气地指着我:“大白天你鬼哭神嚎些什么?”

 

沉默了一下,他正义凛然地挥挥手:

 

“什么人!还是十大杰出青年!

 

“真是令人发指的不文明!”

  评论这张
 
阅读(8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