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从叶德辉之死想到我爷爷之死  

2005-11-07 05:36: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书林清话》的叶德辉,长沙商会总会长,是死在农会手上的。时间是1927年。
他的学问很好,但人品却不太对劲。编房中术丛书,乱搞男女关系,为人吝啬,并且依仗28岁中的进士头衔横行乡里。
不过他有时也很有趣。
作为知名藏书家,他的书架上贴着“老婆不借书不借”的格言。书中常常夹着春宫画,因为他相信火神是女性,看了春宫图会不好意思,就不会来烧书了。
 
他跟我爷爷不是一代人,也没有什么共同处,除了两个地方,一个是同为旧文化的嗜好者,一个是都死在所谓“改朝换代”之际。
 
我爷爷是死在解放初期的军管会手上的,时间是1951年4月1日。
关于我爷爷的生日,现在已经没有长辈可以说得出来,惟有通过我阿婆是1900年出生的事实大概猜测,他可能是1890-1900之间出生的人,也就是跟郭沫若、胡适、许地山等等是一个时代的人。
 
从我开始染上一种叫“历史癖”的非流行病之后,也就是最近几年,我一直想做一件很有点迂腐的事,那就是重修家谱。
 
家谱不是封建迷信,相反,即使不是贵族和世家,每个平凡的人家都有权利修整流传自己的家谱,因为对每一个人来说,血缘关系是最值得珍惜的东西,而家谱恰恰能满足你不仅是对回忆和好奇的要求,说再玄一点,它更是一部记录你自己灵魂来源与传承的家庭史。即使我们的祖上并不出色,但也并不妨碍我们对他们的追想、热爱与尊敬。
 
失去了自己家庭史的人是不幸的,我也是其中一个。
 
我爷爷死的那年,我爸爸才6岁,我大伯当时28岁,作为前政权的一个粮食局小科长,正在交代问题,我三伯17、8岁,在读高中,是他将爷爷收殓。但是现在他已经记不得葬在何处,也许就在如今犍为县的一个商业步行街的店铺下面,但我更愿意想象爷爷就长眠在某个街心花园下面,或者广场的喷水池下面。
 
今年国庆,三伯一家从重庆回到五通桥,一起去犍为看看,我跟着去,因为想找一下关于自己祖上的蛛丝马迹,但是坐了1小时的车去,看了下文庙(大伯、三伯等人当时在里面读书),吃了顿豆花饭,雨下起来了,一行老的老小的小就匆忙返回,什么也没找到,一个字都写不进家谱。
 
我很失望。
 
爷爷的死因,现在有三个版本。
 
一个是我爸爸的说法,转听自大伯,说爷爷在1948年曾不知识时务地考上了世纪末的县长培训班,结果当了1年的福乐县(小县,只当现在一个镇那么大)县长,就被清算了。但这个说法有点经不起推敲的是,当时做过前政权小县长的仅乐山就有几十百把个,但被清算的并不多。我爷爷以前是教私塾的,没有什么不良记录,也没有什么势力,为何会被清算?
 
一个是我三伯说的,当时新政权的军管会一个头头看上了我爸爸的二姐,但她抵死不从,更远上北京读大学,这个头头恼羞成怒,就把我爷爷抓来关了半年,然后杀了泄愤。做不了女婿,就做刽子手,这符合多数武夫的行为逻辑,但是,也有经不起推敲的是,我爸爸的二姐在我爷爷被关押期间,尚在犍为,以她们那一代人的孝顺,她不太可能宁愿牺牲父亲的性命,也要保全自己的清白。我爸爸的二姐后来在中国科学院下面的药物研究所做了研究员,有一次她跟我说,学文的太难,学理的其实相对轻松多了,因为发明新药物并不难,但要发明文史新见非常不容易。她编著过厚厚两册的《中草药》词典,我见到过,卖得太贵,又看不懂,就没有买,虽然很想只因为著者是我亲戚就买下来,但作为专业藏书者,我不能开这个坏头。
 
最后一个是我大堂哥说的,转听自他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大伯娘,废狗的外婆,说是当时阿婆的弟弟在犍为做生意,得罪了人,我爷爷帮他的忙,结果被陷害致死。这个说法也有很大的漏洞,首先阿婆的弟弟并没有送命,为何一个仅仅帮忙的人要被判死刑。其次,大伯娘的话常常有点悬,2003年她过85岁的生日(以前的说法是她比我大伯大三岁) ,但是去年回家,她就过上了93岁的生日!说是一直比大伯大十岁,怕他知道后不干,就隐瞒了年纪。我担心如果相信了大伯娘对爷爷死因的说法,她明年又跟我们说,要过100岁的生日了。
 
现在,综合来想,我宁肯相信自己的一个猜测,根据我爸爸的性格和我的脾气来看,如果性格也讲究流传有序的话,那么我爷爷的脾气一定也很古怪、易怒,像颗定时炸弹一样随时可能爆炸。他一定得罪过不少人,尤其是小人,因为他疾恶如仇的性格在我父亲身上依然保留得非常清澈。在那个改朝换代的时间,小人很容易窜到一个得意的位置,上下其手,大报其仇。
 
然而没有人能够告诉我到底什么才是我爷爷的真正死因,因为他不是名人也非要人,他只是一个还算有学问有性格的小知识分子。这样的人死去了史书上不会有记载(我翻检过大量的相关地方志),报纸上更不会有确凿报道,甚至民间也不会有人记得。我爷爷没有经过公开审判,就在一个晚上被拉到野外枪毙。时间是1951年4月1日。在那一年,相信全国还有非常多的这样的执刑。他们的子孙,现在有的也许和我一样,在苦苦追究自己爷爷的死因,但大多数,肯定早就失去了对这种死因探究的热情,他们宁肯去研究三流明星自杀的新闻,也不会再关心自己爷爷为什么无辜或有辜地死去。
 
 
  评论这张
 
阅读(59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