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造社新任社长宋石男

从精力旺盛的种马过渡到精光内蕴的骏马

 
 
 

日志

 
 
关于我

知名自由撰稿人

一个温柔敦厚的反叛者。 一个童心不泯的思考者。 一个醉眼朦胧的清醒者。 一个干干净净的纵欲者。

网易考拉推荐
 
 

勤奋的人是值得尊敬的!(新作上市)  

2005-11-30 05:36: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巷口

 

四一出品 20051129

 

*闷棍恶魔

 

阳光肆无忌惮地从没有帘幕的窗外照进来,在镜子里他的眉毛上打上亮光。时间是上午10点。

王涵洞喜欢照镜子,每天早上他都要对着镜子端详一会儿,看曾经的邪恶和刚发生的邪恶有没有在他脸上刻下哀叹。

自恋是一生浪漫故事的开端。王涵洞一直这么认为。而堕落,是人生最必要的美德之一。

今天去找些什么乐子呢?对着镜子,王涵洞的眉毛扭成了忧郁的八字。

笑一下,嘴唇边立刻涌现出残酷的两条纹路。左边一道是因为强奸,右边一道是因为诱奸。顺着笑纹往上,鼻子如用刀削,鼻尖上闪着残忍的亮光,那是因为白日或午夜的剧烈斗殴。

再往上,一双漂亮的眼睛,似乎纯洁无暇,但瞳孔里隐藏着不可告人的轻浮和蔑视。那是因为数十次的诈骗与抛弃。

眉骨下方,太阳穴微微往里面陷着,如果动怒它就会突突地跳个不停。太阳穴是个陷阱,左边的小坑记载着对父亲的疯狂忤逆,右边的小坑记载着对母亲的无情辱骂。

因为瘦削,两颊的骨头支棱出来,它们是累夜酗酒、赌钱、嫖鸡的活证据。

今天该干点儿什么?太阳底下,还有什么新鲜事没做过?

每当黔驴技穷的时候,王涵洞就去翻《成都商情报》,从那些庸俗而充满感官刺激的社会新闻中,他常常能得到闪电般掠过长空的灵光。

“闷棍恶魔昨日被执行枪决”。这则新闻立刻如裂了缝的鸡蛋,将王涵洞的眼光牢牢地钉在上面。

那个身高只有156的青年农民,吴有良,独身抢劫,使用的工具是一条沉重的铁棍。在2年内,他流窜7个省,作案80多起,造成60多人死亡,10多人终身残废,运气最好的3个女孩,被奸后余生。

普通闷棍劫匪不可能造成这么大手笔的伤亡,记者分析,吴有良是独行抢劫,因此下手非常果决,同时,因为瘦小体弱,他每次必须用尽全力,才能保证被害人没有还手的机会。此外,完全随机的流窜做案,好似布郎运动一样没有规律,让人民的卫士们极难破获此案。这三个因素,联手成就了建国历史上最大的闷棍恶魔。

王涵洞的眼睛里闪着极度愉悦的光芒,吴有良在他心目中的形象高大伟岸,不可一世。把报纸揉成一团丢到垃圾篓里,坐在沙发上,他独自构思着心事。

是的,杀一个人,人生就完满了。什么都试过,惟有杀人这种伟大的行为一直与他无缘。人生的精义在于体验,而杀人是所有体验中最令人铭心刻骨的一种。它可以让边缘人物进入主流,让主流人物达到巅峰。在这个枯燥单调的时代,好的天才太少,坏的同样匮乏,绝大多数都是庸庸碌碌的人,比蚂蚁还低微,比纸还轻。每天,他们在停尸房一样的办公室里做着尸体一样乏味的工作,而一到晚上,他们又按部就班地躺进尸袋,在空虚的睡眠中浪费着弥足珍贵的生命。在这个干枯冷寂的时代,灰色是最基本的色调,惟有犯罪可以给它添上一抹亮色。惟有颗粒粗糙的杀人事件,可以让这个麻木不仁、矫揉做作的社会被电流击中,瞬间现出一丝鲜活的样子。

“上十字架的人是伟大的殉难者。”王涵洞想,“杀人犯是这个时代最后的基督”。一种对即将来到的巅峰体验的憧憬,让他眼里充满颤抖。“要传播伟大心灵所感受到的颤栗是不可能的,也没有必要。深夜的巷口,我将完成一次伟大的救赎”。

楼下传来收荒匠的吆喝,王涵洞冲上阳台,大声叫住他,然后带着一身火焰跑下去。

收荒匠有50多岁,艰难的岁月在他脸上残忍地刺下了道道痕迹。然而,只用看他空洞无物的眼神,王涵洞就因为了解而失望——这个人没有犯过哪怕只是公车爆炸的轻微罪行,他的人生勤劳朴实、周而复始,胆小慎微、缺乏滋味。如果不是太阳灿烂,小区的人们在身边走来走去,现在王涵洞就想一铁棍把他送往天堂或者地狱,享受鲜花或者硫磺的芬芳。

“你这根棍子卖不卖?”王涵洞指着那条铁棍发问。

收荒匠自行车后座有两个大筐子,装着废旧书报、啤酒瓶子,杂色金属。这一切都那么委琐无聊,只有那条铁棍鹤立鸡群。它站在筐子里,一身黑衣,面色冰冷,看上去极有分量。它站在筐内的左侧,固执地指向天空,像是谁愤怒中对上帝伸出的中指。

只用30块钱,王涵洞就收获了死神送给他的这把镰刀。吹着口哨上楼去,放好铁棍,王涵洞换上运动衣,出门,去25小时健身俱乐部,准备练一上午的臂力。

大约14个小时后,强大的臂力肯定会派上用场。

*土老肥克星

 

下午2点,我喝得二麻二麻地,坐在朋友钟皮新买的汽车前排,晒着阳光,脂肪在皮肤下温柔地暗涌。觉得自己就像一朵肥实的花儿,我却完全想不到,10个小时以后,大祸就要临头。

“惟有喝酒让我觉得还不用急着去自杀”,我说,脸红扑扑得像苹果:“就像福尔马林天生就是要用来泡尸体一样,酒也是天生就是要用来泡我们这种人的。这种风俗从很早就可以看到端倪。应该相信,那些人的鲜血,郦食其、弥衡、阮步兵、嵇叔夜、刘伶、晏小山、李卓吾、金人瑞,他们的鲜血,如今就在我的血管里流淌”。

钟皮没有理会我,只把汽车开得一耸一耸的,表示你在说春。

上午10点,我率领了一批媒体兄弟去参加一个土老肥的项目启动暨新闻发布会,拿到丰满的红包后,大家立刻集体退场,这时候土老肥正在台上结结巴巴地朗诵我替他草就的演讲稿。读到《双城记》的题词时就有点老火,待到苏轼《晁错论》中的警句出现时更加抓狂,等到荀悦《审鉴》的华章突兀地冒出来,因为断不了句,他窘迫得几乎要哭出声。

中午12点,我们一伙人去杨彦波新买的150多平方米的豪宅痛饮了一番。出于礼貌,我表扬他新房的装修相当有品味,非常符合小姐的审美观,若参加县份上的卡拉OK厅装修大赛肯定夺冠。

哦,我喝多了一点点,还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黄寒东,人称卡特尔王子,美丽少女都喜欢,成熟少妇也眷念,她们都叫我“床上战斗机”。但是另外一些人,更了解我的人,却尊敬地称我为“土老肥克星”。

每次遇到漂亮的少女,18岁以下的,我就会目不转睛地看,喉咙里似乎要伸出手来。但是,一遇到土老肥,我却会更加来劲,直接就伸出手去,像火箭炮一样准确命中他们的口袋,轰出个大洞,然后拿出铲子,把爆米花一样炸出来的钞票铲走。

让土老肥信任你相当简单,你只需要在最初摆出一副看不起他们的架势,过一会儿却甜言蜜语热情洋溢就可以。唯一的困难的是,让他们不要多拿钱给你。很几次,我都想学浮士德一样对着土老肥大叫:“够了,真的太多了,停一停!”但是他们从来不肯理会,以至我的良心长期发炎。

今天去铲的土老肥,靠做培训起家,卖出过2万多本营养保健师证书,每本800块。奇怪的是,土老肥自己的公司里仍然有人面带菜色。最近,他搞了个新拓展的项目,请我去做内容包装、媒介推广。

“中华当代才女培训认证?”这个项目的名字当时就把我震住了,除了老婆以外,我想不出还有谁会上当来拿这么一个证书。

“是的。内容你可以尽情策划,但是名字不能改”。

“真的不能改?”我起身,埋下脑壳,右腿抬起来,停在半空,做出要走的架势。

“不能。我打算把整个项目的包装推广方案打包给你们做,4万块干不干?此外,媒体广告和软文投放如果有兴趣,也可交给你,每个月大概有40万的投放量”。

这时候就算有基地组织的人肉炸弹走进屋子里,我也要重新坐到椅子上,一步都不挪。“没问题,这是个好项目,宋总,我一定殚精竭虑,为您服务。”

在我的职业生涯里,这种土老肥有个学名,叫“优质客户”,对他们一定要好,他们才是你应该援助的希望工程。

前几天,我帮他投了两家报纸的平面广告,亲自制作的标题全是鬼扯。一个是:

让怀瑾握瑜的边缘女性进入主流,让初露锋芒的主流女性达到顶峰

中华当代才女培训认证强势启动

另一个是:

内心充满希望的女性前途无量

中国梦想:超级才女在路上

广告一登,我就四处组织电话队,当天土老肥就接到了200多个咨询报名电话。晚上,他激动地给我来电:“黄老师,下周能不能再策划两个广告,尺寸再大点!”

噢!当少妇要求你尺寸再大点的时候,你不可能满足,除非动手术。但是当土老肥,世界上最可爱的人,要求你做广告的尺寸再大点的时候,你一定会颔首微笑:“没问题,宋总,我这就安排”。

 

 

*大祸临头

                   

现在正好是深夜12点,一个尴尬的时间,不知道这一刻究竟该属于昨天,还是今天。深夜12点的人们分外脆弱,分外野蛮。

深夜12点,辜报应看见有人跪在马路中间哭泣,任身边的卡车呼啸着穿过,走过去才发现那个人就是他自己;深夜12点,苏二扔掉手里的扑克牌,颓然倒在茶楼的藤椅中间,“跑路”两个鲜红的大字在面前吹着口哨飞舞;深夜12点,黄翔绝望地关掉手机,打开台灯,趴在床头柜上开始画毛卡;深夜12点,吴江准时拨通前女友的电话,告诉她自己正在嫖鸡,顺便祝她新婚快乐;深夜12点,毛毛虫开着奥迪A6在通江大道上奔窜,车门已经撞掉了半扇,车尾灯早不知去向,车身上到处是凹进去的坑,车头却鼓了起来,像个残疾人。再撞10分钟,他会把车开回自己的楼下停好,对所有的人所有的黑夜喊叫:“妈卖批!老子不干了!

深夜12点,土老肥不再是生活的重点,酒和回忆完全占据了我的芳心。事实上,我刚跟朋友喝完最后一打啤酒,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

半个小时前,我们在路边玩“就地爆炸”的游戏。22岁以后,我再没玩过这种无聊的青春小游戏,没想到刚才却时光倒流。

1997年我们喜欢玩“就地爆炸”的游戏,我发明的。喝多了,将啤酒空瓶子提在手上,使劲往地上掼,并且不松手,为的就是感觉手中的碎裂迸射感。有时也用袖子挡住脸,横着往电线杆上掼,同样不松手。这个有一定的危险。朝鲜小伙子朴正杰(我一直怀疑他应该有个兄弟叫朴正欢)是我们的小兄弟,那时才大一,有次他也玩就地爆炸,老拇指死死攥着瓶肚就去砸,结果把手削了好多血出来,校医院的帮他挑玻璃渣都挑了一个小时。玩这个的诀窍有三个:一是手要逮瓶子上方,离瓶肚要远点。二是爆破点要寻找瓶肚与瓶颈相交的地方。三是动作要快,不能拖泥带水,就是寻找一刹那的爆发。

我想,青春的秘密正在就地爆炸游戏中藏着,无聊、冒险、比狠,寻找一刹那的爆发。然而,作为土老肥克星,青春正在挥着手帕跟我说再见,慢慢走向另外成长中的小孩子的怀抱。所以我打算赶快回家,按部就班地躺进尸袋,用空虚而甜美的睡眠浪费又一个晚上。

忽然饥饿的感觉冉冉升起,爱喝多的人最明白这种酒后的食欲,跟性欲一样不可遏止。想了想,加油站背后的巷口似乎有个烧烤摊,如果今天城管没有出来打猎,我就可以吃到可口的牛肉、鸡腿,还有排骨。也许因为饥饿的原因,我的右眼皮一直在不停地跳。

加快脚步,我飞快地朝着巷口走去,完全不明白大祸即将临头。

“我有一只枪,扛在肩膀上;子弹上了膛,刺刀闪光!”熟悉的旋律划破夜的宁静。这是我手机的铃声。停下脚步,接通电话,是宋石男,一个正直忠厚的朋友,他喊我去看冠军杯比赛。

“喔凯”,我说:“不过现在才12点多一些,冠军杯245才开始。我肚子饿,先去吃点烧烤,然后就来”。

“喔凯”,宋石男说:“我现在肚皮有点痛,先去拉点东西。你吃快点,等我拉完,你就吃完,然后你就过来”。

挂掉电话,我接着往前走,巷口就在眼前,奇怪的是没有惯常看到的烟雾,难道城管今天又出来打猎了?把他们轰走了?我的右眼皮还在跳。

最多还有2米,我就得拐进巷口,让那边的阴影把我吞没。

忽然,街边一个黑影吸引了我的视线。他背对着我睡在路边,一动不动,褴褛的衣服中四处可见破洞中黑色的肉。仔细倾听,可以发现他还打着惬意的小鼾。我从来没有跟乞丐对过话,这时不知为何突然有强烈的好奇心要推醒他,聊上几句。

手还没有搭上他的肩膀,他就侧过身来,吓了我一跳之后,继续睡。

好长的胡子!只有在京剧和三国演义连环画中才可以看到的长髯,垂落在他的胸口,不对,是一直搭到肚子上。胡子上沾满了汤水、饭粒和灰尘,但如果用点伊卡璐,它的飘逸一定可以气死关云长。

很小的时候,我有认真观察人生每一个细微处的好习惯,提开水回家,我都会在路上停留,看蚂蚁耍,然后逮几只放在滚烫的铝皮开水壶上,看它们越跑越慢,越跑越轻,最后枯干死掉。

现在,我重新起用小时候认真的艺术家态度,观察着乞丐的惊人长髯,心想每一寸胡子一定都埋藏着一个奇特的故事。可惜赵小姐不在,不然她一定可以用拙劣的技法,出色的感觉,将这个长胡子乞丐画下来。

看了几分钟,饥饿将我从观察家的积习中唤醒,继续朝前走,最多还有1米,我就可以走进巷口,气派地走到烧烤摊旁,点20串牛肉,10串排骨,2个鸡腿。

右眼皮为什么跳得那么厉害?跳了好几分钟了。

“我有一只枪,扛在肩膀上;子弹上了膛,刺刀闪光!”锤子,哪个又打电话?

“我拉完了,你吃完没有?”

日你先人!根本没有回答,直接挂掉电话,右眼皮继续跳着,我急切地拐进了巷口。

迎接我的只有冷冷的月光,冷冷的街道上空无一物。

“狗日的城管!下辈子全部发送到索马里投胎,让你们也尝一下吃不到消夜的痛苦!”我诅咒着,抽身要往回走——

这当儿,我的鼻子忽然闻到一股很浓烈的焦味,恩?没有烧烤的嘛?循着焦味,我放尖眼睛看去——

呀!————……————!!!!!!!!!!!!!!!!

映入眼帘的惨境让我失声大叫,心脏如被人猛击一拳,瞬间惊呆了,甚至丢掉了呼吸。

巷口有个电线箱,悬在电线杆中部,下面用铁丝网围住,有标语写着“禁止攀爬”。一条电线不知为何挂落在地面,犹闪着微弱的火花,在电线四周,是一滩尿迹。尿迹没能保持原始生态,首先因为它并没有被完成,其次因为撒尿的人摔倒在附近,将它破坏了。

现在,那个撒尿的人躺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再不可能完成那次撒尿,现代医学告诉我们,尸体既射不了精,也撒不出尿。我不敢走过去细看,但焦味如此浓烈,它肯定一身漆黑、面目全非。

离尸体几米处,有一根铁棍,孤独地躺在地面,固执地指向午夜的远方,仿佛一根折断了的上帝的中指。

 

 

  评论这张
 
阅读(129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